• 第96章 事是我干的

    更新时间:2018-08-17 10:00:22本章字数:2000字

    看来她已经有些动摇,韩梦蕊继续添油加醋道。“表姐,人是我找的,事是我干的,就算败露了也牵连不到你头上啊。”

    陆嘉玲这才听明白,原来她是想让自己出钱,想着不用自己的名义,确实保险了许多。

    “而且我道上的朋友都是些为钱不要命的,只要出的起价,什么事都敢做。”她绕道陆嘉玲身后,声音温柔却带着嫉妒。“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恨呢个丫头吗。”

    这句话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个女人都和他分开睡了,他还是对自己爱搭不理的,自己确实不该坐以待毙了。

    “什么时候动手。”她的声音不轻不重,要不是这次有共同的目的,她才不会搭理这个表妹。

    韩梦蕊一听她答应了,高兴的掩着面娇笑起来。“呢就要看表姐你的资金什么时候准备好了。”

    陆嘉玲实在见不得她这副妖精样子,连忙起身打开办公室的门。“我会尽快给你。”

    她也不想再多久,“呢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说完她就扭着屁股出去了。

    韩梦蕊刚走出公司,手机的信息通知声就不停的响起。每次转账的金额都不多,每次转账的账户也不同。她微微一笑,看来她这个表姐还是留了一手啊。

    “这是定金,事成之后结尾款。”这是最后一条短信的内容,显然手机号也不是陆嘉玲的。

    不过韩梦蕊也没有计较这么多,拿了钱就赶紧联系人了。

    这几天陆宜川都没有露面,到让顾骆琳心神不宁起来。也不知道杨丽梅的事他处理的怎么样了,还没到下班时间她就出了公司,想在回家前出去转转,这几天的事情真是压的她喘过气来。刚走到一条小巷子准备吃点路边摊,就感觉肩部酸痛,瞬时间没了知觉。

    在暗中观察的韩梦蕊勾起一抹嘲讽,给陆嘉玲发去一条短信。

    “事半功倍。”坐在办公室里的陆嘉玲看到这四个字,都能想到顾骆琳被五花大绑的场景。动作这么快,看来是已经预谋很久了。她不在乎韩梦蕊会用什么手段折磨顾骆琳,但这对她来说却是个一石二鸟的好事。不管这件事成功与否,傅家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始作俑者的,自己又做的呢么隐蔽,是绝对不会查到自己头上的。她含笑删了呢条短信,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了。

    好在顾骆琳的底子还不错,没过一会儿就醒来了,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还感觉全身酸痛,动弹不得。挣扎了下才知道是双手和双脚都被绑住了。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

    她努力的做着深呼吸,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车子在不停的晃动着,应该是在走一段山路,有水声,那附近不是水库就是河流。没有人说话的声音,自己应该在后备箱。

    辛亏她的手机随身携带,单手艰难的从裤子后口袋里拿出手机,想要拨打求救电话。要是在以前她一定会报警的,但现在她却特别想打给傅珈泽。刚准备拨打电话,却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她又赶忙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大哥,这次绑的这个妞儿可真水灵。”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一边打开后备箱,一边说到。

    后车盖被打开,有微弱的灯光照了进来,顾骆琳赶忙停止了动作,装作昏迷。

    这时呢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也说话了,“是啊,看着还挺年轻,不知道是不是个雏儿。”说话的时候还带着淫笑,听的顾骆琳一阵犯恶心。

    小喽啰也是兴趣大发,上去就准备打开麻袋,感觉但有人靠近,她的心里碰碰直跳。没想到袋子没打开,但是听到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原来他是被呢个胖子一巴掌扇开了。“老板还没到,你要干嘛!还想不想要钱了!”虽然色心大起,但他也还记得自己的任务,更何况这次给的佣金呢么多,干完这票就可以隐姓埋名了,他可不想出什么差错。

    一想到那一摞摞的钞票,小喽啰也赶忙认错。“还是大哥想的周到。”点头哈腰的就像看见自己亲爹一样,生怕他钱给自己分少了。

    胖子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行了行了,快把人搬进去,老板和兄弟们一会儿就到了。”说完他就离开了。

    小喽啰白了他一眼,便开始动手搬麻袋了。或许是他身材太矮小的原因,扛着顾骆琳走的每一步都很艰难。这倒是让顾骆琳听清了外面的声音。有水流声,不急,应该是条小河,风吹过有霎霎霎的声音,看来植株长得都不矮,不是荒草地就是农田。

    没过一会儿,这些声音都消失了。“动作怎么呢么慢,快点!”一阵催促的声音传来,小喽啰赶紧费力的快走了几步,把她扔到了处空地,完事还喘着粗气。“大哥,这娘们儿看着没多少肉,这抗起来还真他妈重。”

    “行了行了,别墨迹了,快把袋子打开,一会儿老板来了是要验货的。”胖子看了眼手表,催促到。

    小喽啰一听要打开袋子,赶忙把腰弯了下去,他早就想摸摸这个女人的小脸蛋了。

    昏暗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竟为她添加了几分柔弱美。她闭着眼睛不敢轻举妄动,突然感觉一个粗糙的东西挨上了自己的脸颊。小喽啰的手放肆的在她脸上游走着,心里的兴奋全都展现在了脸上。这女人的皮肤还真是滑,就像丝绸一般。

    外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胖子赶忙过来踢了他一脚。“老板来了,快点和我出去!”说完就跑出去了。

    一听财神爷来了,小喽啰站都没站稳,连滚带爬的也出去了。听到门合上的声音,顾骆琳这才敢睁开眼。

    她努力的适应着灯光,看到了一道大大的铁门是关着的,想必呢两个人就是从呢里出去的吧。四周还有一些生锈的管子,横七竖八的连接着,看来这是一间废弃的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