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0 我是你上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8本章字数:2003字

    乔菲果然说到做到,金沙湾项目落到项目二部手里。秦凡过来取资料时好不得意,阴阳怪气道:“徐总,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谁做不一样呢。我们项目二部也是人才济济,相信拿出来的方案不比你们差。”

    我淡然一笑道:“那是自然的,好歹秦总是奥美出来的,我这三脚猫功夫比不得,预祝你旗开得胜,一举拿下,到时候白董亲自为你大摆筵席庆功。”

    “那是自然的,呵呵,那我都拿走了啊。”

    “慢着,待会我让康奈送过去吧。”

    秦凡眼珠子一转,摆出妩媚的姿势道:“怎么,不打算都给我们?”

    我看着他道:“你们不是人才济济吗,我们做出来的都是糟粕,不值得看。”

    秦凡若有所思起身道:“徐朗,虽然你早一年比我进入蓝天,也不可否认你的能力卓越,但有时候这些都是次要的,只要能拿下项目,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行,但坚守自己的执着和傲慢,最终还是会被淘汰的。”

    秦凡的这番话是有目的的,很早就听说公司要提档升级,向国际的一流的广告公司看齐,全面打造新型大传媒,大广告,首当其冲要动刀的就是创意部。

    据说这次内部组织结构调整是由从秦凡提出的。牛魔王并不懂广告业,但为人处世八面玲珑,极其圆滑,擅于玩弄权术,既对我器重有加,又向秦凡暗送秋波,此举是为了寻求平衡点,万一我那天辞职了秦凡正好顶上去。

    按照传闻,项目一部和二部要合并,增设影视传媒和视觉传媒,如果是事实,我和秦凡之间面临着二选一。谁去谁留,金沙湾项目起决定性作用。

    我满不在乎道:“我的执着是为了创造精品,这是作为广告人最起码的职业操守和底线,至于会不会淘汰,你说了不算,走着瞧。”

    “走着瞧!”

    作为一名广告人,看着自己的作品就像孩子一样呱呱坠地,然后茁壮成长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此外,与文人有着同样的毛病,那怕是不做,也不愿意别人对自己的作品指手画脚。

    再回到乔菲身上,从世界一流的广告公司出来,但对作品的理解远远达不到深度,我真怀疑她的真实身份。

    电通公司,日本著名广告公司,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可谓是业界标杆,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公司,假如将来能进入该公司工作,此生无憾。

    但在实际操作中,国际广告公司很容易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他们不了解中国国情,市场调查一塌糊涂,没有真正深入到最底层触及需求,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强行市场推广。诸如失败案例很多很多,但不可否认拍摄的广告很精美。

    房地产业,可谓是支撑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利益,不管出台什么限购政策,购房热情依然不减反增,而购买的主力绝大多数来自普通民众。比如像我这样从农村走出来的山里娃,向往城市生活,渴望成为市民,但至今没有属于自己的立锥之地。

    受众群体的受教育程度不同,传达信息必须简单粗暴,以最简短最直接的方式打动他们的心,而不是营造多么唯美的仙境。

    再者,地产从业者往往是改革开放后率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他们从前也是农民,很了解面对的顾客需求是什么,直接表达想法往往是最常用的。

    我敢说,这次竞标的六家广告公司中,大部分与乔菲的构思一样,把环境因素和地理优势作为宣传卖点,如此一来,竞争优势何在?

    而我的方案与众不同,抓住了消费者内心的虚荣和尊严,却打不动乔菲的心。

    正如杜磊所说,让我放弃真的有些不甘心。深思熟虑后,我觉得有必要和乔菲进行一次开诚布公的对话。

    中午快下班时,我起身来到她办公室,见秦凡正手舞足蹈讲解着,而她聚精会神认真听着,时而蹙眉噘嘴,时而凝神点头,似乎对其方案很认同。也难怪,俩人都是从大公司出来的,自然有共同语言。

    过了一会儿,秦凡一脸兴奋走了出来,看到我一个捉摸不定的笑容,道:“徐总还没去餐厅啊,待会可就人多了。”

    我没搭理他,推门进去道:“乔总,我想和你聊一聊方案的事。”

    乔菲看了我一眼,低头忙着整理桌子上散落的资料,良久道:“金沙湾项目已经交给秦总了,而且他的idea很有创意,我们还有什么可聊的,没必要了。”

    我耐着性子道:“乔总,我和百业集团的赵总接触个几次,他是个粗人,喜欢简洁明了的广告效果,越简单通俗越好,而你把这个项目想得太高大上了,真的没必要锦上添花。”

    乔菲捂嘴打了哈欠,疲惫地起身道:“徐总,有想法是好事,但这个项目现在不由你负责……昨晚一宿未睡,我的回去休息一下了,晚上还得加班呢。”

    见她要走,我张开双臂急忙拦着道:“乔总,即便不采纳我的方案,真心希望你慎重考虑,金沙湾项目集团白董非常重视,一旦失之交臂,有损蓝天的声誉啊。”

    乔菲绷着脸看着我,嘴唇微微一抿道:“徐朗,我再说一次,这个项目现在由秦总负责,不是你,我是你的上司,你说了不算,请让开。”

    我怔怔地站在那里,许久挪动脚步让出了路,乔菲踩着高跟鞋咣咣有节奏离去。

    “shit!”

    我真搞不明白白佳明用意何在,这就是高薪挖来的人才吗,盲目自大,狂妄傲娇,听不进别人的任何意见。再者,这分明是派来折磨我的,刚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夺走了方案,把我批得体无完肤也就算了,但那公司的声誉做赌注,代价有些太大了吧。

    不管了,她干她的,我干我的,最终大主意还得牛魔王来定,我倒要看看他如何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