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2 有你没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8本章字数:2014字

    李志文虽不是团队的关键人物,但他离开或多或少影响我的心情。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职场和部队一样,春夏秋冬,来来去去,最终会有分别的那一天。若干年后,或许公司也不存在了,然而那份曾经的友谊一生难忘。

    看着李志文从乔菲办公室出来,我心里空落落的。闭目沉思片刻,拿起请假条走了过去。

    看到我再次出现,乔菲一点都不惊讶,自顾低头查阅资料。我没搭理她,直接把请假条放到面前。

    乔菲眉头轻蹙,进而舒展开来。抬头看了看我,二话不说拿起笔签了字,直接丢给我。

    本以为她会说道一通,挽留几句,再不齐问问为什么请假也可以啊,结果没有。我也懒得搭理她,拿起请假条准备往出走。

    “等等!”

    我停止脚步,并没有回头。

    乔菲起身来到我面前道:“徐朗,你对我有看法吗?”

    我轻蔑一笑道:“您是我的上司,我哪敢对您有看法啊。我身体不适,需要去医院看病。”

    “什么病?”

    “老年痴呆加帕金森。”

    “哦,那我建议你去精神病院看看。”

    我歪着头斜视着她道:“管得着嘛。”

    来到牛魔王办公室,与我预料的一样,先是大发雷霆,又是苦口婆心,反正就是不签字。道:“徐朗,现在全公司上下都在为金沙湾项目忙碌着,你可倒好,居然请假,和谁耍脾气呢。”

    我满不在乎道:“金沙湾现在由秦凡负责,乔总又把我的人调走了,我有何用?如果不同意请假的话,那我干脆辞职算了。”

    牛魔王气得吹胡子瞪眼,反正不同意请假,道:“我不管你心里想什么,现在不准离开,想请假等竞标会结束后,我给你放半个月假。”

    请假的事被牛魔王无情地驳回来,心里异常不爽,同时遭到同事无情的嘲笑。

    徐璐挤眉弄眼道:“徐总,新来的总监是不是够火辣,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哈哈。”

    我拖过椅子反坐在上面,头倚着靠背怅然道:“火辣是火辣,像一只长满刺的刺猬到处扎人,我看她是提前进入更年期,按道理说不应该啊,找几个猛男给她去去火估计会好点。”

    徐璐扑哧笑道:“我听磊子说你看上人家了?”

    “切!”

    我把头昂得老高,摆出不屑的表情道:“我会看上她?得了吧,就是这辈子不娶也不会看上这种女人。以为自己是海龟就了不起啊,像她这样式的上街一抓一大把,省省吧。”

    徐璐撇嘴道:“啧啧,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你敢说心里没想过?瞅你那天魂不守舍的样子,花痴一般,口是心非,哼哼!”

    我站起来道:“璐璐,这么和你说吧,我要是看上她就和上次一样裸奔,这次直接去滨江路,沿着跑一圈……”

    徐璐忽然神色紧张起来,一边咳嗽一边眨眼睛。我依然滔滔不绝地讲着,浑然不知乔菲已站在身后。

    我似乎意识到什么,转过身看到她黑着脸怒目圆睁,尴尬笑了笑道:“我没说你,说璐璐呢。”

    乔菲眉移开眼神眼微低,双手交叉一脸严肃道:“你没事做吗?”

    我故意凑到她面前嗅了嗅,耸耸肩道:“你觉得我应该干什么,要不给你拎包?”

    乔菲本能地往后躲,用手指勾了勾鼻尖道:“创意部全体都在为金沙湾项目忙碌着,而你却无所事事在这里聊天,你觉得合适吗?”

    我一屁股坐下来,翘着二郎腿冷笑道:“这要问你自己了,不是我不干,而是你不让我干。这样也好,多轻松自在啊。”

    乔菲似乎拿我没办法,气得鼻翼翕动,环顾四周道:“徐朗,创意部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离了你照样可以。愿意干好好干,不愿意干立马滚蛋!”

    我不乐意了,站起来阴沉着脸道:“你以为你是谁,来蓝天才几天,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吗,还就告诉你了,创意部有你没我,有你没我。”

    现场气氛瞬间凝固,徐璐拉着我的衣角不停暗示着,而乔菲显然有些难堪,脸颊泛红,嘴唇发抖,许久道:“不就是驳了你的方案吗,还有没有点团队意识?时至今日依然沉浸在当年的凡尔斯项目中,即便是成功了,在我眼里照样不合格。”

    “对,我能力有限,反正就这水平,行不行你看着办吧。”我愤愤地道,“乔菲,做人不能太过分,按照你的想法是不是打算下一步解散项目一部?”

    乔菲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道:“当着大家伙的面,我们打个赌吧,就赌这次金沙湾项目竞标。”

    “成啊!怎么个赌法?”

    “如果我赢了,你沿着滨江路裸奔一圈,从今往后要服从我的安排,如果我输了,立马辞职走人,把总监让给你。”

    我乐了,回头道:“大家都听见了吧,这可不是我说的。”

    众人不作回应,默默地注视着我们俩。

    我一拍大腿起身,凑到耳边小声道:“这个赌局我接了,但赌注咱得换换。如果你输了,没必要辞职走人,让我亲一口怎么样?”

    乔菲的脸唰一下子红了,旁边的人捂嘴偷笑。她瞪着我看了半天挤出一个字:“滚!”

    我挑眉笑道:“滚什么,滚床单吗,我很乐意效劳。”

    乔菲很明显生气了,而我却无比的解气。其他同事眼巴巴地看着她接下来如何收场,谁知她痛快地答应了。指着道:“就这么说定了。”说完,甩着臂膀愤怒离去。

    我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高声喊道:“乔菲,你就等着输吧。”

    她没有回头,径直进了办公室。

    一旁的徐璐赶紧把我拉到一边道:“徐总,你疯了吗,真打算再裸奔一次?”

    “你咋知道我要裸奔,告诉你,她这次输定了。”我斩钉截铁地道。

    徐璐不安地道:“乔总监好歹是在国际4A待过的,又是高薪挖过来的,我真替你捏一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