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5 陪我去见客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8本章字数:2089字

    好不容易熬到七点,收拾东西准备赴约。刚走到门口,迎面与进门的乔菲相遇,差点撞一起。

    乔菲略微尴尬,很快恢复正常状态,捋了捋飘逸的长发道:“你这是去哪?”

    我冲着墙上的挂钟努了努嘴道:“乔总,现在是下班时间,从公司规章制度看我们已经解除了劳务关系,我去哪和你没什么关系吧。过问别人的私生活不觉得有些不妥吗?”

    乔菲淡定地道:“既然你对公司制度如此熟悉,那知道不知道有一条加班规定,要无条件服从。今晚创意部全体员工都要加班,包括你。”

    我把单肩包往沙发上一扔,摊摊手道:“成啊,不就是加班嘛,那你看我能干嘛,是伺候您沐浴更衣呢还是端茶倒水。”

    乔菲眉头微蹙,道:“我没功夫和你贫嘴,说件事,晚上我约了恒通地产的李总吃饭,到时候你和我去。”

    我愣怔半天诧异地道:“我没听错吧,您老怎么想起我来了。金沙湾项目现在不由我负责,再说了见客户是客服部的事,你去见有什么意义呢。”

    乔菲没有太多废话,直截了当道:“今晚八点香格里拉大酒店,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说完,转身离去。

    我冲着背影喊叫道:“喂,我没答应你啊,再说我也要见客户……喂,喂……”

    她没有搭理我,径直进了项目二部。

    我坐在沙发上揣摩她的用意,既然这个项目已经交给秦凡,为什么不带他去而是我?

    此外,她要见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从小玩到大的冤家对头李文涛。

    李文涛和我,以及袁野的父辈都是1258工厂的,而我们在外人眼里正是所谓的厂矿子弟。李文涛的父亲是工程师,在厂里相当牛逼。相反,我家老头熬到最后只是个宣传科科长。

    李文涛家境优越,当年在厂里称王称霸横着走,直到我和袁野把他装进麻袋里暴打一顿丢进河里才算老实点。这都是过去的事了,高中毕业后,我和袁野都考上了大学,而他读了个三流大专,没读完就辍学了。

    厂子倒闭了,平时联系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直到今年才得知成了恒通地产总经理。我们有过一次通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即便是金沙湾项目也从来没找过他。

    想到要见他,我不由得的苦笑起来。看来,冤家路窄啊。    

    不管有多少种疑问,既然事关公司利益,有再大的意见也得去。没办法,看来今晚见不上小雪花了。随即掏出手机打给了王总监取消了晚宴。

    十分钟后,乔菲再次出现在我办公室,急急忙忙道:“可以走了吗?”

    我看着她漫不经心起身,没说一句话提着包哼着小曲下楼了。她加快脚步尾随其后跟了上来,眼神似乎在抱怨,又在隐忍。

    出了公司大楼,我猛然冒出一个想法,有意向刁难下这位高冷傲慢的上司。回头故意问道:“乔总,我们怎么去啊。”

    “公司不是给你配了车吗?”

    “哦,开车去啊。”

    “你说呢。”

    我佯装思考片刻道:“乔总,是这样,现在正值堵车高峰期,从这里去香格里拉搁在平时最快也得四十分钟,要这个点去,一个小时能到就不错了,估计就错过约定的时间了。再说了,既然约客户吃饭,那肯定要喝酒吧,喝了酒我是不敢开车。”

    乔菲信以为真,一脸急切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得意笑道:“两种,要么坐公交,要么坐地铁,你选择吧。”

    “哪种最快?”

    “怎么说呢,各有利弊。公交需要半个小时,但也有可能堵车。地铁倒是挺快的,不过站口距离我们这儿还有走十分钟的路……”

    乔菲懒得听我掰饬,果断做出决定,坐地铁。

    她穿着高跟鞋提着包站在路边焦急地拦着出租车,结果半天不见车影。情急之下,打算走路过去。

    “徐朗,你能不能快点,要迟到了。”

    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我心里莫名暗爽,算是报了下午的仇。走上去道:“乔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有些人格分裂啊。”

    乔菲立马停住脚步,愤怒地看着我道:“什么意思?”

    “你看啊,在公司对我是大喊大叫,恨不得把我给开除咯,而私底下又是另一副面孔,到底哪个是真实的你?”

    乔菲抿了抿嘴唇道:“我没时间和你聊这些,赶紧走,来不及了。”

    “那你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今晚让我陪你见客户?你不回答我就不去了。”

    乔菲沉默片刻,没好气地道:“秦凡正在赶方案,他抽不出身,而你大闲人一个,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什么叫大闲人,这不是你造成的嘛。既然如此,我不去了,忙着呢。”说着,转身离去。

    “站住!”

    我没有停,乔菲连忙追了上来拉住我,放缓语气道:“徐朗,不管你对我有多大意见,等完成这个项目再聊好吗?”

    女人的柔弱是我的弱点,妥协的乔菲多了些小女人的娇柔。好比昨天下午在车里哭泣,稀里糊涂借给她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道:“那你说实话,我就去。”

    乔菲长舒一口气道:“我知道你的人脉广,而且经常与百业集团打交道,相比起秦凡你更胜一筹。”

    我得意地笑了,道:“这还差不多,我爱听。那咱俩的赌约还算数吗?”

    乔菲不由得脸红,眨着眼睛道:“你真希望金沙湾项目落到别人手里?”

    “那倒不是,要不然也不会重新写方案,那你看了吗?”

    “还没来得及。”

    “哦,那今晚见李总谈什么,要是人家问起方案你又如何答复?”

    “这你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

    “好,我就安静地在一边坐着吃吃喝喝,业务的事情只字不过问。”

    乔菲看了看手机道:“真的来不及了,能边走边聊吗?”

    “成!”

    从乔菲的走路频率和姿态看,腰板挺拔,双腿紧绷,摆动幅度呈现60度,标准的职场礼仪规范,颇有女王的气度和气场。人和人就怕对比,从前觉得公司其他女同事打扮时髦新潮,这么一比较,才知道什么叫清雅脱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