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8 放低身段屈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8本章字数:2010字

    乔菲瘸着腿使劲推开我,一时间手无举措。情急之下,冲着服务员招招手扶着我进了8005房间。往舒软的大床上一扔,完全不省人事,抱着枕头呼呼大睡。

    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以至于睡得格外踏实。等到睁开眼时,熟悉的一幕又出现了,这不是那天与乔菲相遇的房间吗?

    我猛然坐起来环顾四周,电视机柜上摆放着各种化妆品,门口处有一双红色高跟鞋,茶几上堆放着一摞书,以及未抽完的女士香烟。阳台晾衣架悬挂着那件淡绿色连衣裙,没错,这是乔菲的房间。

    我怎么又来这儿了呢?

    对于昨晚的事情我断断续续记得,至于指着李文涛的鼻子臭骂时还清醒着,可后来发生了什么完全记不清了。难道是她把我带回她的房间?

    我心中一阵窃喜,又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嗅着散发着淡淡百花香味的被褥,那天的一幕再次浮现在眼前。

    不过让我好奇的是,乔菲居然还住在香格里拉酒店,这可是一晚好几千的总统套啊,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另外,她的银行卡不是被冻结了吗,难道借我的钱享受奢华般的生活,简直惨无人道。

    关于乔菲,身上有太多未解之谜。我无法预判她经历了什么,但有一点很清晰,从日本归来选择蓝天传媒绝非本意,亦或迫不得已,亦或无奈之举,其中个由只有她知道。 

    突然间觉得那里不对,身上只穿着内裤,谁替我脱的,是她吗,一定是她,除了她还有谁。想起那光滑如丝的肌肤,不由得偷乐起来。

    躺了一会儿完全没睡意,干脆起床来到宽大的客厅,倚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看到茶几上摆放着一个快递盒子,已经是打开的,地址一栏是日语,应该是从日本寄过来的。

    我很好奇里面是什么,小心翼翼打开,又赶紧合上。偷看别人的东西太不地道了,何况是女人的。正盘算着干点啥事时,卧室传来一阵手机铃声。起身进去看到是杜磊,慵懒地接了起来。

    “徐总,卧槽,总算接电话了,你现在在哪呢?”杜磊着急忙慌道。

    “在外面啊,怎么了?”

    “你的心可真大啊,牛魔王正发飙到处找你呢。”

    “哦,找我干啥?”

    “还不是金沙湾项目的事啊,你赶紧来吧,出了点小状况。”

    联想到昨晚的事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淡定地道:“先替我稳住,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以最快的速度洗漱,穿好衣服直奔公司。刚出了电梯,杜磊一脸急切跑了过来道:“我的好哥哥啊,你可真够牛逼的,牛魔王正提着刀四处找你了,就差掀房顶了。”

    “有那么严重吗?”

    “废话,听说你把人家恒通的李总给打了?弟弟佩服你如黄河之水泛滥连绵不绝……”

    “得得得,少贫了,他知道了?”

    杜磊四处看看压低声音道:“可不是嘛,今天早上刚来就火冒三丈大喊大叫,把乔总还臭骂了一通。我劝你待会见了他最好老实点,主动承认错误,兴许能避免暴风雨。”

    远远没想到李文涛会如此做,足以可见其小人心。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怕死卵朝天。

    在众人怪异的眼神下我昂首挺胸如同上刑场似的来到牛魔王门外,正准备敲门听到他在里面打电话,语气谦虚,态度诚恳,似乎在为昨晚的事赔礼道歉。

    我顺势推门进去,牛魔王射来不寒而栗的眼神,狠狠瞪了一眼又堆着笑脸道:“赵董,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的鲁莽和冲动。这样吧,改天我做东,亲自为您赔礼道歉。好好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您忙。”

    挂了电话,牛魔王脸上的笑容瞬间烟消云散,走到门前啪地关上门,指着我气得发抖,半天道:“徐朗啊徐朗,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长本事了,都会打架了,看不出来啊。你要有本事去打拳击啊,在这里耍什么威风。”

    我太了解牛魔王了,向来吃软不吃硬。我嘿嘿一笑道:“牛总,大学那会我学过空手道,还参加过国际比赛拿过大奖……”

    “够了!”牛魔王黑着脸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知道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差点让我们错失金沙湾项目。要不是我腆着脸求情,人家直接把蓝天踢出局了。”

    我收起笑容道:“牛总,这事真不能怨我,你是不知道那李文涛,对乔总动手动脚的,明知道她受伤非要喝一瓶酒,我能坐视不管吗,再说我也没动手打他,简直是血口喷人。欺负人不是怎么欺负的,蓝天虽小,但有傲骨。”

    兴许我最后一句话打动了牛魔王,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道:“徐朗,你也老大不小了,在处理一些事时能不能冷静点。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在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既然谈到此,我表明了藏在心底的话,道:“牛总,或许你也看出来了,我对金沙湾项目压根不上心。暂且不说这是不是百业集团的一次策划,把我们当猴耍或许早已选定了。就说百业和蓝天两家集团吧,我们凭什么放低身段屈服于他?”

    牛魔王看着我许久没说话,沉默片刻坐起来道:“其实我早看出来了,你对此事不上心,所以我让秦凡去做。但是,你了解百业和蓝天的关系吗?”

    “略知一二,以前听别人提及过。”

    “不,你不懂,而且外界只是谣传,不是真实的。有些事呢,我不方便明说,既然白董很重视金沙湾项目,咱就得好好干。另外,咱们是广告公司,头上顶着巨大的业绩压力,你不希望年底总部召开股东大会时我们蓝天传媒排到最后吧。” 

    “不管你有什么想法,都得给我藏起来。先把这个项目拿下来再说,明白不?”

    我咬了咬嘴唇道:“我可以参与,可是乔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