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2 青涩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8本章字数:2032字

    父亲走后,我一上午坐在那里发呆。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屏幕,然而,她没有打过来。

    活了这么大,除了家人我没牵挂过某个人,即便是大学时期的那场恋爱如同过眼云烟尘封在记忆中。唯独叶雯雯,时常在某个时候偶尔想起她。或许,这就是初恋的味道。

    都说童年的记忆是最深刻的,而我的童年过得灿烂无比。那时候厂子里有几千人,来自五湖四海支援祖国建设。厂子建在山沟里,与外界与世隔绝,可里面什么都有,电影院,商店,图书馆,医院,学校,篮球场……我们这些厂矿子弟每天都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地度过最美好的童年。

    一直到九十年代末期,曾经热闹非凡的厂子在经历了曾经的辉煌后黯淡收场,几千人如同当年一般背起行囊依依不舍离去。

    如同坐监狱般的世外桃源,看不到外面的花花世界,自然把目光集中到厂里为数不多的女人身上。因为我们厂是兵工厂,男性居多,女性成了稀缺物种,即便再丑再矬的女人的追求者都一大堆,严重的狼多肉少。

    即便是我们小屁孩,居然也是男孩子居多。叶雯雯以出众的外表和甜美的微笑成功荣获“厂花”的称号。然而,她有个当厂长的老爹,以至于很多人都敬而远之。

    我和她同龄同班又是同桌,如此安排是因为我学习好,遭到许多男生的嫉妒。李文涛常常警告我,不准我和她说话,更不准做出亲昵的举动。一到下课,旁边围满了男生,施舍般地追着聊天。

    即便是同桌,我很少与她讲话,一直到那年的元旦文艺晚会。她邀请我一起唱《七子之歌》,第一次与她手牵着手站在舞台上,以至于很长时间舍不得洗手。

    回忆总是青涩的,如白驹过隙从指尖悄然溜走,爱情的种子还来不及发芽就消失在烟雨风尘中。叶雯雯走后,袁野比我还伤心,非要拉着我喝酒,直接喝到医院洗胃。

    童年就这样结束了,我没有再见到她,但那份淡淡的情愫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遗忘,甚至忘记了她的存在。然而,她突然又出现了。

    我内心是复杂矛盾的,既想迫切地重逢,又不想打破心底的记忆。害怕一见面触发潘多拉盒子,陷入灵魂深处的情锁闸门。

    叶雯雯的归来彻底扰乱了我的思绪,以至于忘记了乔菲交办的事。等她黑着脸出现在门口时,我才魂不守舍回到现实。强颜欢笑道:“我马上弄,十分钟后亲自交到您办公室。”

    刚打开电脑,手机不适时宜响了。看到陌生的号码在跃动,仿佛叶雯雯在挥手致意。犹豫许久,颤抖着手接了起来。

    没有像电视情节里沉默几分钟然后含情脉脉地说你还好吗,就像再熟悉不过的老友在打招呼:“徐朗,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在哪呢?”

    叶雯雯的随意反而让我有些局促,结巴道:“呃……我在单位呢。”

    “哦,是不是蓝天大厦?”

    “嗯。”

    “几楼啊。”

    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连忙坐起来道:“你该不会来公司了吧?”

    “不用了,我看到你公司的指示牌了,马上就到,出来接一下我。”说罢,匆忙挂了电话。

    我整个人都懵了,有些不知所措。冷静片刻后,快速整理衣服,昂首挺胸出了门。

    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叶雯雯穿着雪纺衫荷花裙亭亭玉立站在那里,带着婴儿肥的脸颊洋溢着久违的笑容,温婉迷人。唇齿浅露洁白整齐的牙齿如皓月挂空,清澈的大眼睛仿佛在诉说昨日的故事。恍然间,似乎穿越时空回到了孩提时代,而站在面前的,是梳着麻花辫穿着碎花裙的豁牙妹。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叶雯雯带着腼腆深情地望着我,似乎有些紧张地抓着手提包,双腿极不自然地并拢,低头一抹山茶花的微笑。

    我抿嘴一笑,避开眼神望向一旁,只见所有同事都放下手头的工作直勾勾地盯着我,不时地张望门口的叶雯雯。

    叶雯雯大方地走了进来,一股淡淡的洗发水味穿腔入鼻,来到跟前踮了垫脚尖,伸手在眼前晃了晃道:“徐丁丁,不认识我了?”

    本来酝酿好情绪准备发出一番感慨,却被一阵哄堂大笑扰乱了思绪。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尴尬地小声道:“小雯,能别叫我小名吗?”

    叶雯雯似乎明白了什么,捂着嘴冁然一笑,点了点头。

    “走,去我办公室。”

    刚进了办公室,杜磊风风火火冲了进来,呲牙咧嘴笑道:“朗哥,听说来了位大美女,能介绍一下不?”

    我白了一眼,叶雯雯倒也随意,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叶雯雯,是徐丁……徐朗的发小。”

    杜磊恍然明白,连哦了几声,激动地道:“原来你就是叶雯雯啊,听我们徐总经常提起你,说你长得跟天仙似的,今日一见果然美若仙子,真的太漂亮了。”

    叶雯雯咯咯地笑了起来,捋捋头发道:“是吗?”

    “那当然了,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

    我厌弃地打断杜磊,扯开久久不肯松开的手道:“去去去,那儿都有你。”

    杜磊嘿嘿一笑道:“雯姐,徐总时常念叨你,说你是他的初恋情人,他现在还单身,一直在等你,可以的话给他一次机会……”

    “滚!”

    我一脚踹上去,杜磊连连后退跑了出去。又推开门捏着嗓子道:“雯姐,我哥是好人,给他一次机会。”说完,以迅雷之势关门离去。

    被杜磊这么一闹,本来就紧张愈发尴尬。我手无举措无处安放,低声道:“别听他瞎说,闹着玩的。”

    叶雯雯不太在意,四周打量一番眼神落到我身上,停留片刻道:“我来之前一直想着你会变成什么样,没想到变化不大,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呵呵。”

    “是吗?”

    “嗯,还是那么帅气,尤其是笑起来,带着坏坏的表情,用现在的词叫雅痞,不知妥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