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5 一切全靠你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8本章字数:2083字

    公司规定中午不让饮酒,而牛魔王带头违反了规定,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心情却格外舒畅。

    吃完饭,我俩为了挥发身上的酒气又移步到咖啡厅,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

    牛魔王喝得有点高,情绪很高涨,眯着眼笑道:“徐老弟,今天就咱俩人,有些问题大可不必回避。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喜欢乔菲?”

    我酒量还行,头脑完全清醒着。靠在沙发上抽着烟道:“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她挺漂亮的。不过几日接触下来,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我预感到她不会在云阳久留,说不定那天就返回日本了。对于一桩没有保险的爱情而言,我不会轻易出手的。”

    牛魔王频频点头道:“说得没错,是这个理。我虽然不清楚乔菲的底细,但听过一些传闻,可能她父亲与白董之间有联系,至于是什么关系不太清楚,应该很不错,要不然白董也不会一再叮嘱我了。”

    “你今年26岁吧,这个年纪是该成熟地看待爱情了。这里面牵扯的不仅是婚姻,还有家庭,生活,甚至孩子等等。我觉得吧,你和乔菲并不般配,即便是有可能,人家将来拍拍屁股一走,投入的感情全都白费了。”

    “还是现实点为好。找个本分的女人,各方面条件都不差就行了。我倒是有个人选,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谁?”

    “行政部的张茜。”

    我连忙摇头道:“我去,拉倒吧,没兴趣。” 

    牛魔王身子前倾道:“怎么,人家张茜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又是云阳本地人,家里条件不差,有车有房还是独生女,她父亲是做生意的,这么好的条件哪找去。别挑了,再挑就把自己给耽搁了。”

    我无奈笑笑道:“这和爱情是两码事,我对张茜压根就没感觉,再好的条件也是白搭。谢谢您咧,还是我自己来吧。”

    “真的不考虑?”

    我坚决地点了点头。

    “得,那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牛魔王话锋一转道,“和你掏心窝子聊了这么多,应该能理解我了吧。还是那句话,有委屈尽管和我说,不仅要好好配合乔菲工作,而且要帮衬她支持她。”

    我摇头晃脑道:“配合可以,不过她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意见出了问题与我无关。”

    “行,这个锅我来背!”牛魔王加重语气道,“徐朗,我能不能当上副总裁,一切全靠你了。”

    回到公司,客服部的员工看到牛魔王进来了立马打起精神假装工作,这种不务实的工作作风确实有些不像话。但总监白杨是董事长家亲戚,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影,旁人也不敢说什么。

    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会不会白杨接替总经理的位置呢,牛魔王没说,有这个可能。

    路过乔菲办公室,看到她正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旁边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脸色不太好,可能是最近加班的缘故。想起上午的话,心里有一丝悔意。

    我没有进去,而是回到办公桌前以最快的速度把上半年的工作总结写出来,让康奈给送过去。

    快到下班时,袁野来了电话,在电话那头一惊一乍地道:“徐朗,雯雯回来了你知道不?”

    “嗯。”

    “那你咋不提前给我打电话呢,太不够意思了啊。你现在在哪,赶紧过来,雯雯说她一会儿就来了。”

    我侧身看看电脑上的时间道:“还早呢,等我忙完了过去。”

    “都啥时候了忙什么呢,命令你赶紧过来,咱们几个好好聊聊。”

    挂了电话,我起身站在窗外望着远处的夕阳美景,内心却格外平静。不知为什么,我不太想见叶雯雯,完全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时过境迁,我早已不是当年的徐丁丁,她也不是曾经的叶雯雯,而是持有美国绿卡的海外华人。

    云阳市有港口,像她这种在国外生活的数以万计,并不稀奇。今天上午的见面生疏了许多,当年的激情早已熄灭。

    正胡思乱想着,乔菲敲门进来很客气地道:“徐朗,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事?”

    乔菲有些难为情地道:“能送我去一趟医院吗,我脚踝……”

    我低头瞄了一眼,见左脚踝肿了起来,通红通红的,把皮鞋都撑得变形了。走过去责怪道:“都成这样了还穿高跟鞋,脚不要了?”     

    她不好意思地埋下了头。

    我麻利地收拾好东西,道:“能走路吗?”

    乔菲不自然地收了收腿,咬着牙点了点头。

    “别逞能了,要不我背你?”

    乔菲脸一下子红了,本能地后退几步道:“不用,我可以走。”

    “那走呗。”

    我在前面走着,她一瘸一拐地在后面跟着,在众人的目光下离开公司。到了大厦门口下楼梯时,可能天气炎热的缘故,只见她双眼一闭,像一团橡皮泥似的往一边倒去,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估计脚就废了。

    乔菲脸色变得煞白,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眉头紧锁,嘴唇发紫,表情扭曲,闭着眼睛咬着牙痛苦呻吟着。

    她的样子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抱着她晃了晃道:“你没事吧?”

    乔菲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试图站起来。

    我心切地道:“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老老实实听我的,先坐下别动,我去开车。”

    扶着她坐下,我气喘吁吁跑到停车场,差点没把我气死。不知那个傻逼居然把车别到我车后面,往前出不去,往后出不来。

    “这是那个傻逼停的车啊。”我冲着大楼喊道,结果可想而知。就是吼破了喉咙也没用。

    屋漏偏逢连夜雨,事情偏偏凑到一起。我气愤地往车屁股踹了一脚,又急急忙忙跑回去,恰巧看到杜磊骑着摩托车出来了。我二话不说,跑到前面伸手拦住。

    杜磊一个急刹车,瞪大眼睛看着我怒吼道:“吓死我了,我他妈的还以为遇到碰瓷的了,你不要命了?”

    “别废话,赶紧下来,我用一下摩托。”

    “干嘛啊,你的车呢?”

    我懒得和他解释,一把拽下来夺过头盔把车钥匙丢给他道:“你开车回去,我有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