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6 我是她同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8本章字数:2023字

    我推着摩托来到公司门厅,杜磊也屁颠屁颠跑过来,看着靠坐在廊柱上乔菲,一惊一乍地道:“乔总这是咋了?”

    “傻站着干嘛,过来帮忙啊。”

    “哦哦。”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乔菲弄上摩托车,杜磊关切地道:“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能行。”说着,发动摩托一溜烟蹿了出去。

    就近来到一家医院,看病的人比逛市场的人还多,即便是下班了挂号的队伍直接排到大厅口。我把乔菲扶到长椅坐下,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些眼晕,这要排到猴年马月啊。

    来到最前面看到一个面相和善的女子,打算利用我的人格魅力博取同情心插队。潇洒地走过去甩了甩头笑着道:“嗨,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女子一脸茫然望着我,良久道:“我们认识吗?”

    “当然认识了,忘了上次在海岛酒吧了吗,咱们还一起唱过歌呢。”

    女子看了看身后的女子,勉强一笑道:“对不起,我从来没去过酒吧,你可能认错人了。”

    “啊?不可能啊,你不是那谁谁谁的同学吗?”

    女子愣怔片刻直接戳穿我的把戏,道:“你是不是想插队啊。”

    “呃……”我没有撒谎,指着远处的乔菲道:“妹妹,那边有个紧急病人,情况很严重,你看……”

    本以为女子会心软,谁知白了一眼头偏向另一侧。

    世态炎凉啊。

    抓耳挠腮想了半天,猛然想起叶雯雯的母亲冯雪琴就在这家医院,还是副院长,赶紧找出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在一个院生活过,自然再熟悉不过。何况我家老爷子和她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说起话来相对随意。手机铃响了两声接了起来,笑呵呵地道:“是丁丁啊。”

    我顾不上客套,连忙道:“冯姨,我现在第五人民医院,我一同事需要急诊,您看……”

    冯雪琴疑惑地道:“你不是和小雯在一起吗,怎么,该不会是小雯出了事吧。”

    “没有,是我同事,真的很紧急。”

    “好,我现在安排人急诊,你现在在哪?”

    “门诊大厅。”

    “那你待着别动,待会有人过去找你,需要不需要我过去一趟?”

    “不劳烦您了,非常感谢!”

    “客气什么,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冯姨能帮的一定帮。”

    挂了电话,心情舒畅了许多。不一会儿,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路小跑过来,环顾四周锁定了我,走上前客气地道:“请问您是徐朗吗?”

    “嗯。”

    “病人在哪?”

    我冲着一脸惊讶的乔菲努了努嘴,医生行动迅速将她扶到移动床上推向走廊一侧的急诊室。

    在门外等候的间隙,袁野来了电话,拼命催促:“你小子怎么还没过来啊,小雯和文涛都来了好大一阵子了,就差你了。”

    我本来也不打算去,恰好又碰上乔菲这档子事,搪塞道:“我正在单位加班呢,可能要迟过去一会儿,要不你们先吃吧。”

    “什么?加班?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还加班,赶紧的滚过来,咱几个好不容易在一起聚一聚,别撂挑子啊。”

    袁野还没说完,张文涛夺过手机吼道:“徐朗,你该不会是因为我在不过来吧?”

    我冷笑一声道:“想多了,真的有急事。”

    “还是金沙湾的项目吗,我也正好想和你谈谈,快过来吧。”

    “真的暂时走不开,你们先吃着,我随后到。”

    一番推辞后挂了电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似乎在逃避,至于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怎么想的。

    心烦意乱地来到门外,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伴着海水的微风拂面吹来,给燥热的心掠过一丝淡淡的清凉。

    靠在门柱上点燃一支烟,望着若隐若现的繁星闪烁,丝许未褪去的霞光环绕在云江上空,仿佛在编织五彩斑斓的梦想。夜色阑珊,月影迷离,在这未央的夜,荡尽岁月的尘埃,暗叹繁华如烟。

    26岁的年纪本应该朝气蓬勃,奋发有为,而我却安于现状,乐不思蜀。越来越喜欢追忆往事,时常回味曾经的精彩瞬间而沾沾自喜,陶醉其中。按照心理学,这属于逃避现实,喜欢沉浸在过去的维度满足内心的空虚。

    亦或是对的,就好比叶雯雯的出现,彻底扰乱了我的生活。那仅仅是孩提时代的情愫初开,那一晚海滩的快乐时光仿佛发生在昨日。

    那一晚,她踮起脚尖轻启朱唇在我额头吻了一下,然后深情地望着我说喜欢我,时至今日都能感受到湿漉漉且柔软的嘴唇,以及那淡淡的洗发水味道。

    三天后,她消失在我的世界,从此无影无踪。以至于很长时间神魂颠倒,直到今天都忘不了那柔软的一瞬。

    不止无数次幻想过重逢的那天,在内心深处无数次演练过拥抱,可真正面对的时候却不知所措,成了一个人的独角戏。

    可能是我想多了。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而且很快会离开。何时才能相见,也许不会再见。

    “谁是病人的家属?”

    医生的喊叫打断了我的思绪,匆忙丢掉烟头踩灭跑进去道:“医生,我是她同事。”

    “哦,她家人呢?”

    “这……”

    医生似乎明白了什么,拿着笔在纸上划拉两下道:“你随我进来吧。”

    看着医生一脸严肃的表情,我忽然有些紧张,该不会查出其他问题吧,赶紧尾随进去。

    医生坐下摘掉口罩道:“病人脚踝关节脱臼,而且韧带拉伤,建议住院立即手术。”

    我松了口气道:“严重吗?”

    医生抬头冷冰冰地看着我道:“你说严重吗,已经脱臼了还穿高跟鞋,真不知道现在的女人怎么想的,为了臭美都不顾及身体健康了。”

    “您批评的对,随后我一定狠狠批评她。那就按您的意见赶紧住院治疗吧。”

    医生面无表情道:“病人要手术的,需要家属签字,你能代替吗?”

    我愣了愣道:“我签字管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