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5 桃花港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9本章字数:2093字

    我尽量装作镇定,道:“哦,你这房间多少钱一晚啊?”

    服务员笑脸相迎道:“乔女士住的是最好的总统套,一晚8888元。”

    尽管我已经知道,还是被吓了一跳,这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吗,太奢侈了。

    “不打折?”

    “不好意思先生,现在是黄金期,我们没有优惠的。”

    我忍不住又要做好人了,硬着头皮一狠心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递过去道:“给我刷五万吧。”

    输入一连串密码后,五万元就这样飞走了,着实心疼。可摊上这事了,又不能坐视不管。

    就当是陪我睡了一晚的补偿吧。

    临走时,我一再嘱咐道:“如果乔女士问起来,别说是我支付的。”

    骑着摩托沿着滨江路漫无目的前行,脑海里始终萦绕着乔菲的影子。那忧郁的神情和倔强的脾气挥之不去,仿佛在曾经某个地方遇见过。亦或是梦里,亦或是上一个轮回。

    不知不觉来到阳光海滩。尽管已是深夜,沙滩上依然有不少游客。一对情侣手牵着手在沙滩上追逐嬉闹,一伙年轻人在海边喝着啤酒谈着吉他放声高歌,不时传来阵阵狂笑,青春的气息伴随着海水味道扑面而来,让人羡煞不已。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渐渐远离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取而代之的是忙碌的工作。很长时间没有给自己放假,好好放松一下。阳光海滩承载着太多的儿时记忆,当年和叶雯雯就在这里分收道别,以及那淡淡的深情一吻。

    阔别多年,她又闯进了我的生活,有些措手不及。如果说对她没有丝毫想法那是假话,可一切太突然了,没有一丝防备。

    我不是木头人,今晚唱歌时她的眼神说明了一切。尤其是牵手的时候,炙热的温度透过指尖顺着血液直抵心间,如同上学时手肘不小心触碰到手臂般心跳狂乱不止,似海水触礁碰撞,似海鸥掠海激荡,可过后内心又是平静的。

    席地而坐,掏出一支烟点燃,袅袅烟气随着微风卷入广阔的海面上,不远处的灯塔忽明忽暗,不时传来几声汽笛声。海的那一边,深邃而寂寥,澎湃而恬静,如同女人般无法猜透她的心思。“哗——哗——”这是她内心的呐喊和倾述。

    我一直有个习惯,遇到了烦心事就来海边坐坐,有时候一坐就一晚上,很容易被大海的胸怀感染,在涛涛浪声中渐渐平复。今天也如此,抽了两支烟后心情好了许多,起身拍拍屁股的沙子,跨上摩托车往家的方向急速狂奔。

    我家住在云阳市郊区的一个小渔村,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桃花港村。三面环山,一条小溪穿村而过,春季来临时,漫山遍野的桃花装点的分外妖娆,景色绝美。 

    相比起繁华发达的城市这里多了些宁静和市井,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没有喧嚣吵闹的车水马龙,依然保持着那份传统和古老。万幸的是,这里没被开发商盯上,要不然早就被开发得面目全非。不过,这些年游客越来越多,打破了曾经的那份与世隔绝的幽静。

    与别的村庄不同的是,这里的建筑风格完全是徽派建筑。白墙青瓦,小溪潺潺,竹林环绕,梅香飘曳,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十分惬意唯美。相传,清朝末期安徽三兄弟在此落户,经过百年的沧桑洗礼,发展成如今几百人的村落。

    1258厂倒闭的时候,我父亲作为技术工种被分配到大亚湾,然而他果断放弃了。为此,他师傅和他大吵了一架,希望他一起南下,将来前途无限。可他固执地拒绝了,拿到了二十万元的安置费留在了云阳。

    其实他还有另一条路,那就是回到自己的故乡京城,毕竟亲人都在那边,相互也有个照应。他还是放弃了,用他的话说,对云阳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无法割舍。其实我知道,他是忘不了死去的母亲,不忍心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守候那份真挚的爱情。

    1258厂正式倒闭后,拿到安置费的人纷纷到城里买房安家,而我父亲没有盲目随从,把目光放到了心仪已久的桃花港。他厌弃城市的喧嚣,喜欢怡然自得的田园生活。花了十万从村民手中买了一座院落,当时的十万可是一大笔钱,都以为他疯了。不过现在看来,他的决定是明智的,外人羡慕不已。曾有人出200万买房,果断拒绝了。

    如此优美宜人的环境,我也非常喜欢这里。唯一的缺点是距离市区有点远,上班的话大概要走一小时的车程,万一要遇上堵车什么的,那就天天迟到了。

    穿过一座石拱桥,借着昏暗的灯光沿着桃花河畔的石板路走几十米,就到家了。尽管我母亲不在了,但我父亲很懂得经营生活。门口栽了一片竹林,院子里几百年的银杏树枝丫伸到墙外,在白墙青瓦的衬托下更显得绿意葱茏。尤其是到了秋季,落了一地的金黄树叶,美不胜收。

    打开大门,院子中央是一个精致小巧的金鱼池,四周摆放着梅花盆景,左右两侧是游廊,正面是一栋二层小楼,穿过厅堂,后边还有一栋楼房,左右为耳房,从左侧穿过拱门,又是一个小院,三间平房,门前是用葡萄架搭起的菜园子,这里是我父亲的书房,他平时就居住在此。

    由于是京城人,父亲把京城四合院的元素巧妙地与南方园林结合起来,别具一格,颇有格调。这座院子要是在京城前门大街,至少价值几千万。

    当年父亲二次创业的时候条件异常艰苦,欠了一屁股债供我们上大学,又咬着牙开了工作室,要不是我坚持,差点就把房子给卖了。从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才慢慢缓了过来,去年年底把最后一笔外债还清,生活才有了一丝起色。

    用他的话说,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他就是这样乐观的人,有再大的烦恼都能看得开,潇洒地过着每一天。然而,这些年一直单着,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这也是我当初回到云阳的主要原因。他为我付出了大半辈子,我应该好好地陪伴他,孝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