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6 和你商量件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9本章字数:2019字

    “笃笃笃……”

    “徐汉东,在不在?”我站在门外拍打着门。之所以直呼其名,是他强烈要求的,说这样更显得亲近。不过我俩的关系明着是父子,更像是“兄弟”。

    不一会儿,卧室的灯亮了。随着一阵脚步声,父亲迷瞪着眼睛打开门,看到是我没好气地道:“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家啊,不让我回来啊,是不是里面藏着女网友啊。”我嘿嘿笑道。 

    “去!什么女网友啊。这都几点了,回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喝酒了?”

    “喝了点。”

    父亲打了个哈欠,走出门外坐到一旁的石凳上,道:“说吧,是不是缺钱了?”

    “手头确实有点紧,不过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等着啊,我上去洗个澡马上下来。”说着,转身向前面的楼房走去。 

    父亲在后面喊道:“你吃饭了没,要不要给你做点?”

    “煮点方便面吧。”

    我们家三口人,一人一座房。原先我住着后面的小平房,后来父亲搬了进去做了书房。妹妹在后面的楼上,我在前面的楼上。一层太阴冷潮湿,二楼冬天阳光充足,夏天有银杏树遮挡,压根不需要空调。

    外面古色古香,里面完全现代化。一百多平的房间分割成两室一厅一卫,进门宽阔的客厅铺着地毯,摆放着沙发家具,连着客厅还有个大阳台,上面摆满各种花。夏天的时候,躺在阳台吊床上喝着啤酒,吹着习习凉风,聆听着竹林轻抚和蛙声地鸣,无比惬意。

    靠近桃花河一侧是两个卧室,一个用作书房,里面摆放着母亲留下来的钢琴,已经很长时间没人弹过了。平常我就周末的时候回来住几天,如果遇上加班出差什么的,半个多月甚至很长时间都不回来。

    洗了个澡,身上清爽许多。换上短裤下了楼,父亲已经煮好了方便面。喝了一晚上的酒确实有点饿了,风卷残云般很快消灭了。

    吃饱喝足点燃一支烟,浑身舒畅。父亲在旁边一直目不转睛看着我,一脸疑惑道:“现在可以说啥事了吧。”

    我看了他一眼道:“能借我点钱吗,下个月发工资就还你。”

    “多少?”

    “你看着给吧。”

    父亲起身进了房间,不一会儿走出来拿着卡递过来道:“这是你给我的那二十万,一分钱都没动,物归原主。”

    我推回去道:“这是让徐晴留学用的钱,不能动。你的钱呢,该不会都花在女网友身上了吧。”

    父亲瞪了我一眼道:“前段时间新购置了一套设备,花光了。还问我了,你的钱了?”

    “呃……”我眨着眼睛道,“借给磊子了。”

    他知道我和杜磊的关系,没有追问,道:“这钱你先拿着吧,妮子后半年才去留学,到时候就赚回来了。”

    “那不成,还是留着吧,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今晚不是和雯雯在一起吃饭吗,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

    “嗯,难不成我还和人家开房,我可没那么开放。”

    父亲哈哈大笑起来,道:“丁丁,我听你冯姨说雯雯早就和她男朋友分手了,而且打算回来发展。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要不考虑考虑?”

    我弹了弹烟灰抬头道:“你觉得合适?”

    “那当然了,你冯姨一直想撮合你们。雯雯长得多漂亮,而且知根知底的,我挺喜欢这丫头。要我说,你就别挑了,凑合凑合得了。”

    我立马反问道:“我还觉得你和冯姨挺般配的,那你怎么不凑合?”

    父亲笑容僵在脸上,很明显是生气了。我连忙道:“好了好了,就当我没说。”

    冯雪琴都我父亲可谓是痴心一片,都等了这么些年了依然如此。而他一直放不下我母亲,再加上与雯雯的父亲是战友,始终迈不过去那道坎。

    父亲没有理会我,道:“还有啥事?”

    我往前凑了凑,堆着笑脸道:“爸,和你商量件事,假如让外人住咱们家你愿意不?”

    “谁?杜磊吗,可以啊,这孩子挺老实的,你们一起搬回来住吧。”

    “不是他,是……一个女的,你见过的。”

    父亲懵了,半响道:“我见过?雯雯?”

    “不是她,要是她我就不用拐弯抹角了,是我的上司,今天在公司见过。”

    父亲努力了想了半天,频频点头道:“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长得挺漂亮,不苟言笑的吗?”

    “是她。”

    “你喜欢她?”

    “没有,扯得太远了,你这人怎么这样,见个女的就往那方面想,就不能有纯洁的革命友谊嘛。”

    “那你不喜欢干嘛领家里来?”

    我耐着性子道:“她从日本回来的,孤苦伶仃的,没有住处,我是看着她可伶,所以……”

    “你了解她吗?”

    我摇了摇头。

    “那怎么行,我们家从来没外人来过。你一不喜欢她,二不了解她,怎么能随随便便把陌生人往家里领呢,不行不行。”

    我苦苦央求道:“爸,她真的很可怜,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又没有亲人,今天又受了伤,我看着都心疼。我是她下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不管吧。”

    父亲半天不说话,许久带着怀疑的口吻道:“真的是单纯的同事关系?”

    我竖起手指起誓道:“绝对的,我还看不上她了。你放心,我给你付房租,外面多少钱就给你多钱,亲父子明算账,一分钱都不少你。”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父亲呢喃道。 

    我知道他的顾虑,之所以买下这座院落,更多的是因为母亲。一楼的一间房里专门是为母亲布置的,里面挂着母亲的遗像,几乎每天都要进去打扫,陪她说说话。他不想让外人打破这份宁静,更不想让陌生女人扰乱了母亲的寂静生活。

    我搂着他的肩膀道:“爸,我妈都走了这么多年了,家里也应该增加点人气了。你说你一个人住这里,我实在不放心。要是有个人陪你作伴,我工作也安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