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4 神一样的人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9本章字数:2007字

    与周大海道别后,杜磊望着远处的车影道:“朗哥,周大海刚才的话是啥意思?”

    我似乎预感到要发生什么,可又觉得不太可能。摇头道:“他变了,已经不是从前的总监了,现在是总经理,同行对手,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广告公司,急需拿出像样的作品来立足,而金沙湾项目是最好的切入口。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一定会动用各种手段拿下这个项目。”

    “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转身淡然一笑道:“该咋办就咋办,他迫切需要,我也需要。不管这次谁赢谁输,都会成为陌路人,这就是赤裸裸的商业战争。此外,不要忘了还有其他公司也会参与竞标。走吧,回去再说。”

    回去的路上,我猛然记起答应去叶雯雯吃饺子,连忙拿出手机发现有七八个未接来电,冯雪琴3个,叶雯雯5个。吃饭时手机调成静音,喝酒中倒把这茬给忘了。

    怎么办,这下可把冯雪琴得罪惨了。

    “靠边停车!”

    杜磊以为发生什么事了,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道:“咋了?”

    我没有理会,快速思考着对策。可想了半天没想出来,最后只好乡父亲求救,赶忙拨通了电话。

    父亲听闻后,埋怨地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好心好意邀请你吃饭,结果驳了面子,这事我不管,你自行处理吧。”

    “我的好老爸,我真不敢给冯姨打电话,肯定会劈头盖脸训斥一通。要不你打个电话,就说我临时有应酬,求求你了。”

    父亲架不住我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了。我开心地道:“这就对了嘛,回头我请你吃饭。”

    父亲突然插了一句道:“你真不懂冯姨请你吃饭的目的?”

    “呃⋯⋯知道。”

    “那你是在刻意回避?”

    我歪着头靠着车窗道:“也不全是吧,我本来打算过去的,真的有应酬了,不信你问杜磊,就在我旁边。”

    “好了,别和我解释了。既然没这个想法,回头我和你冯姨说一声,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正有此意,频频点头露出笑容道:“还是你了解我,谢了。我还有事先挂了,你自己多注意身体啊。”

    挂了电话,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一旁的杜磊大致听明白了,道:“是昨天来得那位吗?”

    “嗯。”

    杜磊投来羡慕的眼神,叹了口气道:“朗哥,我真他妈的嫉妒你,放着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不动声色,简直是浪费资源。”

    我没有搭理他,点燃一支烟望着窗外,复杂的思绪随着微风飘到海的那一边。

    回到家里,三下五除二脱掉衬衣西裤,换上宽大的短裤,光着膀子往沙发上一趟,吹着凉爽的空调,这简直是炎炎夏日里最惬意的时光。

    杜磊拿着冰镇可乐过来丢给我,道:“朗哥,你了解赵泽霖吗?”

    “略知一二。”

    杜磊好奇地道:“说来听听。”

    我起身喝了一大口碳酸汽水,咂巴着嘴道:“据说他和你的校友,本科毕业后考取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在全世界顶尖的沃顿商学院攻读金融硕士,还没毕业就入职花旗银行,后又跳槽到微软,最后到了纽交所。百业集团董事长韩万山当时谋划上市计划,与其相遇十分投缘,不惜重金把他挖回来,出任副董事长时才29岁,一晃六年过去了,早已成为百业的核心人物。可以说,韩万山不在时,一切都由他说了算。”

    杜磊听后唏嘘不已,啧啧道:“如此牛逼的人物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才比我们大几岁,可人家已是身家千万,哎!同样是校友,我他妈的现在混得多惨,连个落脚地都没有。”

    “何止千万,早已过亿!”我补充道,“听牛魔王说,赵泽霖早在三年前已经迎娶了韩万山的独女,如果为真,那百业集团将来还不是他的。”

    “卧槽!怪不得如此牛逼,原来如此啊。”杜磊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牛逼什么,上帝永远是公平的,赐予你更多的财富必然会夺走无法割舍的东西,甚至是内心的伤疤。据说,韩万山的独女是个残疾人,而且长相抽象,正因为如此,韩董对他女儿和婚姻做得十分保密,以至于外界鲜有相关传闻。”

    杜磊再次惊愕,瞪大眼睛道:“真的?”

    “只是传言,真实情况不得而知。”

    杜磊半天没缓过神来。我用脚踹了踹,嬉笑道:“要是让你坐拥千万然后娶个长相丑陋的残疾人愿意吗?”

    “愿意,当然愿意啊,哪怕是植物人我也愿意。”

    杜磊的回答让我大出所外,鄙夷道:“还以为你很清高,没想到也是个拜金主义者。”

    “切,你不愿意?”

    “我肯定不会。”

    “拉倒吧,那是你没遇上这等好事,要是遇上了肯定屁颠屁颠巴结着求娶。你仔细琢磨琢磨,有了钱什么事不能做,不就是个老婆嘛,搁在家里外面的美女多了去了,要是没钱去哪找美女?人家正眼都不瞧你。古代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个个是美女吗,也有很多歪瓜裂枣的政治联姻,人哪,还是现实点好。”

    我反驳道:“没有爱情的婚姻你觉得人生完美吗?”

    “这一点都不矛盾啊。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两码事,婚姻只是人生的枷锁囚笼,若不是为了传宗接代,我想没几个男人愿意跳进火坑。只要有了钱,什么狗屁爱情,那才是完美的人生。”杜磊无边幻想着,仿佛自己就是赵泽霖。

    这是一个千百来最具争议的话题,我虽然表现得奔放,但骨子里比较传统,尤其是见证了父亲母亲的甜蜜爱情,幸福婚姻后,始终相信真爱一定存在。而我这些年苦苦追寻等候的,是一段浪漫的爱情。

    乔菲的出现,我认为等到了。可是,她的冷漠和孤傲拒人千里之外,似乎像一只受伤的刺猬蜷缩成一团,不让任何人靠近,触及她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