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6 牵制赵泽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9本章字数:2031字

    康奈一头雾水道:“既然用乔总的方案,那我们来干嘛?”

    我诡谲一笑道:“给你俩放假啊,其他人可没这个待遇哦。这段时间辛苦了,借这两天好好放松一下。”

    康奈和杜磊相互看看,还没反应过来,痴痴道:“这⋯⋯你说得是真的?”

    “你看我像是说谎吗?”

    康奈连忙摆手道:“徐总,都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那有心思放松,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错失这次机会。”

    而杜磊对我深信不疑,一只手臂搭在康奈肩膀上道:“你瞎操什么心,老大敢如此说肯定心里有底,康小姐,晚上一起去唱歌怎么样?”

    康奈厌弃地推开杜磊道:“要唱你去唱,我没那功夫。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回公司了。”说着,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别介啊,还有更重要的事呢。”

    “啥事?”

    我凑上前咧嘴一笑道:“晚上能否牺牲下你的色相?”

    “啊?”

    康奈吓得连连后退,一旁的杜磊不乐意了,拦在前面道:“朗哥,工作归工作,朋友归朋友,你不能把康奈往火坑里推吧,也不太够意思了。”

    我瞪了眼一把推开道:“那有你什么事,再说了,我作为她师傅,和亲妹妹一样,能做出一些出格举动吗。”

    杜磊一言不发,而康奈的脸通红通红的,眨着眼睛道:“徐总,你⋯⋯”

    “别害怕,我又吃不了你,坐下说。”

    康奈心神不定地坐下,我道:“今天晚上我要约一个重要的客人,事关金沙湾项目,能不能成就在此一举了。”

    俩人眼巴巴地看着我,问道:“谁?”

    “韩旭东。”

    “这是谁?”

    我不打算卖关子,直截了当道:“韩万山的儿子。”

    杜磊诧异地道:“你不是说韩万山只有一个女儿吗,怎么又冒出一个儿子来?”

    “韩旭东是韩万山和他前妻所生,一直跟随母亲在欧洲生活,今年过年回来后就没走,目前担任集团副总裁。表面上是副总裁,其实只是个摆设,没什么实权,因为他父亲压根不重视他,典型的扶不起的阿斗。”

    “眼看韩万山将来把公司交给赵泽霖,他能服气吗,几次与赵公开撕破脸,摆明了要抢夺继承权。不管怎么说,他好歹是韩家血脉,怎么可能把百亿资产拱手让给外人。”

    俩人听着一愣一愣的,杜磊许久回过神道:“不是亲儿子吗,韩万山为什么不重视他?”

    “这涉及到家庭内部矛盾,我那知道。不过父子俩的关系闹得很僵,韩万山这次去新加坡疗养,就是被他气出毛病的。”

    “哦,既然如此,那韩旭东凭什么和赵泽霖对抗?”

    我点燃烟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要知道百业不是他韩家的企业,除了韩万山外还有十几个董事,这些董事个个不是省油的灯,自然有从中搅局的,尤其很多老臣对韩万山重用赵泽霖很是不服气,所以,韩旭东背后同样有强大的势力支持,最大的靠山是他亲舅舅曹如诚,百业集团的总裁。”

    “卧槽!”杜磊惊讶地道,“没想到百业内部如此复杂,简直比官场还黑暗啊。”

    我弹了弹烟灰道:“商战与官斗有着本质的区别,后者讲究伺机而动,厚积薄发,而前者更讲求执行效率,金钱速率,相比起来更为残忍。不用说一个企业,就是一个家庭都有矛盾,包括蓝天,同样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要不是白佳明手腕硬,估计早就倒闭了。”

    杜磊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道:“你打算让韩旭东来牵制赵泽霖?”

    “聪明!”我点头道,“商战嘛,最主要讲究策略。赵泽霖掌控着百业的经济支柱地产业,韩旭东能善罢甘休吗?据我所知,韩万山最开始是让赵泽霖出任集团总裁的,曹家能拱手相让吗?后来干脆让召开董事会直接让赵控制集团经济命脉,直接把曹如诚架空了,这个总裁当得有些憋屈。”

    康奈有些迷糊了,道:“那为什么不直接找赵泽霖谈判,而非要用这种方式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坐起来道,“不知你留意没有,赵泽霖今天说了一句话,他只是这次竞标评委会委员之一,而韩旭东和曹凡文也是委员,如果我们能拿到更多的支持,即便赵泽霖投了反对票也没用。”

    “这样做不觉得有些赢得不光彩吗?我们应该拿实力说话,而不是旁门左道。”

    康奈对我的行为很是不耻,我将两罐可乐摆放到一起,问道:“康小姐,请问这两罐可乐那个是高尚的,那个是卑鄙的,分不出来吧,广告业这一行也如此,你能说出那个方案好那个坏吗,有具体评判标准吗,他们也在赌博,押对了就赢了,押错了全盘皆输。”

    “在以前,我也和你一样,觉得自己的作品非常完美,一点都不输那些所谓的4A广告公司。但后来才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除去作品的价值外,更多的是背后博弈。人情在中国是无法绕开的,这就是现实。要知道,参加此次竞标的不知我们蓝天,还有好几个公司呢,你知道他们没有在背后开展公关吗,媒介部是干什么的。”

    “此外,刘彤已经多次与赵泽霖接触,人家根本不买账,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了。当然了,我们是光明正大的。”

    杜磊好奇地道:“你和韩旭东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现在才与他接触?”

    “我和他并不熟,喝过一两次酒而已。不过袁野和他挺熟的,他们同在飓风俱乐部,经常在一起飙车,玩得相当牛逼,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玩得起的。你也知道,我对金沙湾项目并不感冒,既然牛魔王一心想拿下,只好动用这层关系了。”

    杜磊一针见血道:“我看你不是为了牛魔王,而是为了乔菲,对不?”

    我笑了起来,杜磊也跟着哈哈大笑,反倒是单纯的康奈面无表情看着我俩,似乎在回味我刚才说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