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0 猝不及防的接触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9本章字数:2014字

    没想到她也来了,多少有些意外。想起今天中午的爽约,我不是太想见她。道:“她不知道我要来吧?”

    “知道啊,我告诉她了。”

    “我去,嘴上有把门的没,今晚我主要是谈正事,不是来玩的。”

    袁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不就是那点破事嘛,待会东子来了我和他说,这事包在我身上,这下成了吧。”

    袁野看着吊儿郎当,办起事来绝对可靠,基本上答应的事都能办到,要是办不到的想办法也要办到,这才是兄弟。不过金沙湾项目可不是小事,我心里不太踏实。道:“那他多会到?”

    “不知道,我两个小时前和他通过电话,正在东沙岛上玩大的了,估计待会输完了就过来了。不急,叫上他们一起上来先玩会。”

    东沙岛是一个小岛,面积不大,距离海岸十几海里,属百业集团旗下的产业。岛上各种设施一应俱全,极其神秘而隐蔽,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我没去过,不过听袁野说那里是接待尊贵客人的地方,一些政府要员和企业家的后花园。

    我哪有心思玩,道:“算了吧,没心情。”

    袁野一把搂着我道:“走吧,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下,过两天邮轮就要起航了,想来玩都没机会了。”

    还不等我说完,袁野来到包厢内挥挥手道:“走,大家上去先玩会儿,我请客。”

    杜磊率先响应,站起来手舞足蹈道:“那就太谢谢袁总了,康奈,走啊。”

    康奈没有起身,而是用眼神征求我的意见。看到她期许的样子,我只好道:“既然大老板袁总放话了,那就去呗。”

    刘彤投来异样的眼神,似乎认为我是来玩的。上前小声道:“不是说谈金沙湾项目吗,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这不等人嘛,先娱乐娱乐。”

    刘彤对于不着调的我充满不信任,阴沉着脸道:“徐朗,我大老远过来找你不是来玩的,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说着,拿起椅子上的包蹬蹬离去了。

    杜磊试图要拦,我挥挥手道:“算了,让她去吧。”

    三岁一代沟,何况相差九岁,刘彤是工作狂,像拧紧了发条卖命工作,很少给自己放假。性格使然,无法改变的。

    来到更衣间换上泳裤,待康奈穿着比基尼出来时杜磊又一次大呼小叫,而我却没心思,心里想着待会如何面对叶雯雯。

    此时此刻,夜幕低垂,整个海平面安静下来,而邮轮上人声鼎沸,时不时传来阵阵爽朗的笑声回荡在繁星上空,随着灯光的摇曳和高亢的歌声点燃了夏日的激情,随处弥漫着浓烈的荷尔蒙味道。

    来到冲浪台,袁野冲着不远处打了个口哨,叶雯雯优雅转身,看到我一个迷人的笑容,挥了挥手迈着大长腿走了过来。

    以叶雯雯的姿色和魔鬼般的身材,是个男人就把持不住,包括我。尤其白茫茫一片飘过来时,双目充血,双腿打颤,感觉血液沸腾了,以一百八十迈的速度往头顶冲,这要是脑血栓患者立马痊愈,半身不遂都能挣扎着爬起来健步如飞,不愧是美联航的空姐。

    此时此刻,男人的表情是空前一致的。即便是康奈,都投向羡慕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胸前,不由得自惭形秽。

    接受了美式教育的叶雯雯没有露出丝毫害羞,在灯光的照射下自信而大方,特有的魅力和气质力压群芳,群星黯淡。一个很标准的空姐笑容,落落大方道:“你来了。”

    我居然没有反应,杜磊在背后推了一把才回过神错乱颌首。

    叶雯雯望向身后的康奈,上下打量一番道:“这位是?”

    康奈主动伸出手道:“雯雯姐,你好,我是徐总的下属康奈,早听徐总说过你,今日一见果然美丽大方,气质非凡。”

    叶雯雯眉心稍微舒展,甜美一笑道:“过誉了,你也很漂亮。这位我认识,你叫杜磊吧?”

    昔日的杜磊牛逼吹翻天,到了这时候紧张的手忙脚乱,怯怯地伸出手,声音低沉地道:“谢谢还记得我,经常听朗哥提及你,很高兴认识你。”

    袁野有些急不可耐了,催促道:“待会再聊,我们去冲浪。”

    这时,叶雯雯伸出了手,我有些尴尬了,还不等反应过来,一把抓着的手向“沙滩”边飞奔而去。仿佛时空穿越,回到了童年时代,我们俩手牵着手奔跑在阳光海滩……

    正好是冲浪时刻,一个大浪打来拍到我身上,重心不稳直接滑到,把叶雯雯一并倒地,扑在我怀里,身体来了一次猝不及防的接触。

    一般情况下,女人会尖叫一声触电般坐起来,而她没有,双臂揽着腰环抱,脸颊紧紧地贴在胸膛上。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脸色最为难看的当属袁野了,而赵玲娜没心没肺地跑过来又推了一把,浪再次打过来,我们俩瞬间淹没,那一刻,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只听到疯狂的尖叫和浪水在脸上胡乱拍打着。

    浪水退去后,我似乎清醒了,立马挣脱开站起来,连忙道:“不好意思。”

    赵玲娜咯咯地笑了起来,故意道:“什么不好意思啊,我看你是故意的,分明想占我们家雯雯的便宜,你说是不是啊,袁野?”

    袁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一个勉强的笑容道:“走,我们玩大喇叭去。”

    我读懂了袁野的心思,那晚他说喜欢叶雯雯,还说如果我要追求主动退出,而刚才的举动分明刺激了敏感神经。我追上去拦着道:“咋了?”

    袁野不看我,淡然笑道:“没事啊,好好的问这个干嘛。”

    我和袁野是铁哥们,从来不藏着掖着。即便是再牢不可破的友谊,都容易被金钱和女人瞬间摧毁。我使劲在后背上捶了一拳道:“别胡思乱想,我从来不和你争。”

    袁野回了一拳道:“说他妈的什么呢。”

    我俩不约而同大笑起来,交换了个眼神,决定拿赵玲娜开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