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5 后果由我承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0本章字数:2012字

    我一把抓住杜磊的衣领,道:“不是你是谁发的?”

    杜磊嘿嘿一笑道:“我就发给徐璐了,谁知道她发给其他人了。再说了,昨晚那么多人都在用手机录,说不定是别人传出来的。何必较真呢,这是好事,你现在已是网红了,哈哈。”

    我拿杜磊没一点脾气,松开手径直走进去,公共办公区的女同事纷纷尖叫起来,徐璐冲在最前面,一脸花痴相道:“欧巴,你唱的太好听了,我就是你的南方姑娘,娶我吧。”

    “哈哈……”

    徐璐的话瞬间引爆,所有人都在起哄,齐声高喊着:“娶她,娶她……”

    对于这种玩笑,简直是家常便饭,徐璐是无下限无节操的大力污神,相当开放。不过她们只敢和我开玩笑,说明在公司的人缘还不错。

    我一屁股跳到桌子上,摇晃着腿道:“娶可以啊,嫁妆呢?”

    徐璐也来了劲,道:“上海徐家汇一套房,途观车一辆,处女一枚,如果不介意再给你陪一个儿子。”

    “卧槽!你是处女?我可能认识一个假徐璐。”

    徐璐绷着笑脸,眨眼道:“是不是验一下就知道咯。”

    再一次哄堂大笑,我也跟着笑了起来。正摇晃着腿继续污下去,抬头看到乔菲站在门口面无表情一脸严肃看着我。目光相遇后,她狠狠瞪了一眼,转身进去重重地关上了门。

    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时间好心情散尽。其他同事看到了这一幕,都乖乖地回到座位上,徐璐冲着乔菲办公室翻了个白眼,撇嘴道:“神气什么,成天板着个脸,好像谁欠她钱似的。”说完,笑盈盈冲着我道:“欧巴,晚上有时间吗,今天小江过生日,一起去乐呵乐呵,正好听你唱歌。”

    我没有搭理,从桌子上跳下来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刘彤急匆匆推门进来了。火急火燎道:“牛总早上去总部开会了,临走时让我召集各部门负责人主持召开会议,研究金沙湾项目,十分钟后到会议室。”

    “还研究什么?”

    刘彤看着我淡定的样子,没好气地道:“我的徐总,还有四天就要参加竞标会,到现在我们连方案都不成形,难道你一点都不着急吗?”

    我拿着杯子冲了杯咖啡,慢悠悠道:“我觉得乔总的方案挺好的,没必要再修改。”

    刘彤瞪大眼睛半天不说话,过了片刻道:“这个方案已经被赵董毙掉了,拿去参与竞标不是找死吗。徐朗,我一直很赏识你,不过近期对你相当失望,一点都不上心,就因为没坐上创意总监的位子?如果是,我可以向牛总提出来,你来媒介部当总监。”

    刘彤是真急了,我摁着她坐在沙发上道:“彤姐,这篇已经掀过去了,以后就别再提了。另外,我对你们媒介部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还是安心的坐稳吧。再说,你那工作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没有你,整个部门就得瘫痪。”

    这马屁拍得恰到好处,刘彤面部肌肉稍微松弛了些,像小女生噘了下嘴道:“你就会说好听的,真拿你没脾气。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到底怎么想的。”

    “不是说了嘛,就用乔总的方案。”

    “你确定能行?”

    我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刘彤对我的判断力深信不疑,不过这次心里不落忍。担心地道:“徐朗,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太相信你。毕竟是几千万的单子,真的不希望落入旁人之手。”说着,将手里的文件夹打开递到我面前道:“这是这次参加竞标会的广告公司,你看一下。”

    我接过来大致浏览了一遍,知名广告公司奥美果然在其中,还有海鸥,以及上海东方广告,杭州神画广告……共有六七家。刘彤的公关能力确实厉害,这么机密的东西都能拿到手。道:“知道他们的标底吗?”

    “这是商业机密,不可能知道的。不过我侧面打听了下周大海那边,他这次一心想拿下,最近频繁进出百业集团,动用了各种关系,甚至还听说专门去了趟新加坡探望韩万山,可谓是不惜一切代价。听他的口气是,这个项目不在乎赚钱,只在乎打响海鸥品牌,所以他方案的标底绝对是最低的。”

    “哦,那我们的标底是多少?”

    刘彤道:“我初步建议是1800万,除去各种运营成本和人力资源,我们可以赚到1000万。牛总今天去总部开会顺便会和白董商讨,如果可行,打算把标底压到1000万,也就是说,我们也赚不了多少钱。实在不行,咱也赔本赚吆喝,即使赔钱也得拿下来!”

    看到她铁骨铮铮的样子,像是刘胡兰上刑场。我思索片刻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牛总的意思?”

    “我的,牛总那边我来说服,毕竟此次竞争对手相当厉害。”

    “不赚钱你接他干嘛,好像我们上赶着要往人家脸上贴,真的没必要。”

    刘彤见我还不开窍,凑过来拿起笔道:“我大概算了一笔账,不在乎这次合作,是为了长久合作。据我所知,金沙湾项目完工后紧接着环岛新城即将开工,这个项目可比前者要大许多,到时候还不是顺理成章吗。”

    “一码归一码,鬼知道以后是什么情况。”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百业集团表面一团和气,实则暗战激烈,金沙湾项目都争得这么厉害,以后的项目还不知道能否实施。说句不好听的,万一韩万山一死,真正的厮杀才刚刚开始。当然,这些话不能和她说。

    刘彤急了,把笔一扔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现在不清楚韩旭东那边的动静,如果他能拿到金沙湾项目,一切顺理成章。如果拿不到,那就另一说了。

    赌博,押注只能押一边,我决定把这次机会全部押到韩旭东身上。

    没有什么理由,一切靠直觉。

    我认真思索后道:“按照原计划推进,出了问题,后果由我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