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4 绝对不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1本章字数:2031字

    我差点摔倒,道:“你说什么?”

    方诗音很认真地道:“我住你家啊,不可以吗。你放心,房租一分钱都不会少。”

    我仔细想想,这倒是个办法,只是老头会同意吗?猛然间,我想起了父亲说得话,心中有了主意。道:“你过来住可以,不过我说了不算,诺,看见了没,你得征求那位帅大叔的意见,他是这里的主人。”

    方诗音站在窗户前瞄了眼,兴奋地道:“你爸确实挺帅的,而且打扮很时髦个性,是个摄影师吧?”

    我有些吃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方诗音说出了自己的推断理论,道:“头上扎着辫子,蓄着胡须,不是搞音乐就是搞艺术的。”说着,指着墙上的照片道:“这幅《云阳夜景》落款是徐汉东,我猜得没错吧。”

    没想到她观察的如此仔细,点头自豪地道:“算你猜对了,他可是我们云阳市赫赫有名的大摄影师,其作品拿过不少国际大奖呢。”

    方诗音踮着脚尖一直看着我父亲,笑着道:“你还别说,你爸长得真挺帅的,就像陈酿的酒,越品越香。”

    我好奇地道:“你到底是哪里人啊,无论从说话到举止都不像日本女人。”

    方诗音眨着眼睛,操着一口四川话道:“我就不是日本人啊,地地道道的四川成都人。”

    “哦?那你怎么跑去日本了?”

    方诗音似乎不想提及过去,道:“我在日本生活了12年,26岁那年去的。”

    她无意之中暴露了自己的年龄,没想到她已经38岁了,居然保养得这么好,简直太神奇了。

    她也意识到了,慌张道:“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啊,千万别和外人说。”

    我嘿嘿一笑道:“这有什么,我还以为你才二十七八岁呢。”

    方诗音眼前一亮,摸着脸颊害羞地道:“我有那么年轻吗,呵呵。”

    “那你怎么和乔菲是好姐妹呢,这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吧。”

    “什么叫忘年之交,年龄不是问题,情投意合才是最真诚的感情。”

    “哦,那你不打算回成都了?”

    方诗音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喜欢菲儿吗?”

    “呃……”

    “你要说实话。”

    我叹了口气道:“喜欢有什么用呢,反正她也不打算回来了。”

    “不,她会回来的。”

    从方诗音的眼睛里,我能感觉出她知道乔菲的很多事,道:“那你告诉我,她这回去干嘛了?”

    方诗音闪烁其词道:“这个嘛,还是你亲自问她吧。”说着,转身去了阳台,往吊床上一躺,摇晃着道:“我真心喜欢这里,有山有水还有竹林,梦寐以求的地方。”

    小心翼翼收拾好花瓶碎片,我用布包起来,打算找古玩店修复一下。道:“对了,你不是让我给你找工作吗,除了夜店别的事能干不?”

    “那要看干嘛了。”

    “我爸工作室正好缺一帮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去试一试。”

    方诗音蹭地跳下来,拍着手兴奋地道:“好啊,正好我也喜欢摄影,跟着你爸长长见识。”

    我上下打量一番撇嘴道:“就你这身打扮,我估计得把顾客吓跑。”

    “真要是去了你爸工作室,我穿得保守点,哈哈。”

    “成,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只能试着帮你说一说,人家答应不答应还是两码事呢。”

    这时,父亲呼喊着吃饭。我眨眨眼道:“待会你看我眼色行事。”

    “ok!”

    云阳的夏天是炎热的,不过桃花港这块风水宝地却凉爽无比。坐在葡萄架下听着流水潺潺,嗅着泥土气息,品尝着美味佳肴,对于城市人来说,难得的一份宁静。 

    方诗音倒也不客气,主动张罗着摆放碗筷,饭菜上桌后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一惊一乍地道:“我靠 ,简直太好吃了,这么多年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红烧鱼。”

    我和父亲不约而同地笑了。方诗音倒满啤酒端起来道:“徐大哥,感谢你为我准备了一大桌子丰盛的午餐,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敬你一杯。”

    我差点没喷出来,笑着道:“你叫我爸什么?”

    方诗音一脸认真道:“徐大哥啊,怎么了?”

    “哈哈……你叫他大哥,我叫你什么,这辈分乱的。”

    “那我总不至于叫叔吧。”

    想想也对,她38岁,和我爸相差12岁,和我也相差12岁,得,到坎上了。

    父亲笑呵呵道:“啥都别叫了,干脆叫我老徐吧。”

    “这个好,多亲切,哈哈。”

    这个院子很长时间没有女人了,妹妹放假回来顶多住几天就又走了。方诗音的到来增色不少,再加上她火辣的性格活跃气氛,顿时一片生机盎然。

    我冲着她挤了挤眼,她立马明白意图,转身道:“老徐,我听说你工作室缺人手,你看我成不?”

    父亲举着筷子愣在那里,我故意埋头吃饭躲避眼神。过了半响道:“这事啊,我还得考虑考虑。”

    方诗音立马道:“哎呀,考虑什么啊,徐朗已经说了,他让我住这儿,以后咱俩一道上班,一起下班回家,甭提多合适了。”

    父亲再次吃惊,我低着头偷乐,他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踹了我一脚。

    “老徐,行不行啊。”

    “啊……嗯……我这段时间正考虑搬工作室呢,等那边就绪了再说吧。”

    方诗音一拍桌子道:“那正好啊,到时候工作室装潢可以帮你参谋,我就是学室内设计的,兼职服装设计。就这么定了,我敬你一杯。”

    父亲还没来得及反应,方诗音已经把他给套住了。他起身抓着我拉到后面的小花园小声训斥道:“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

    我摇晃着身体,漫不经心道:“你不是说缺人手嘛,她正好找工作,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嘛。”

    “少给我打岔!她要住我们家?”

    “嗯呐。”

    “不行,绝对不行!”父亲严肃地道,“你了解她吗,谁知道她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带家里来,现在的社会多险恶啊,万一她是国际犯罪分子,我们就是窝赃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