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5 你家的规矩太多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1本章字数:2103字

    我撇嘴道:“有那么严重吗,你看她样子像犯罪分子吗?”

    “我不管她是干什么的,不行就是不行。再说了,这里只容得下你母亲,别人想都别想。”

    父亲显然生气了,但他说得没错,我确实不了解方诗音,即便是肤浅的了解也只是她自己说的。不过我一向相信直觉,从本质上讲,这不是一个坏女人。道:“爸,我的做法确实有些不理智,可我认为她一个善良的女人。乔菲让我照顾好她,可我还要工作,哪有时间照顾她啊。就当你帮帮忙,行吗?”

    父亲的心一下子软下来,许久道:“去我那边工作可以,但工资肯定不会高,撑死三千。但住家里我觉得不现实,毕竟我是男人,孤男寡女的算什么。”

    我嘿嘿一笑道:“以您老的魅力,拿下她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一边去,没大没小的。”

    我央求道:“乔菲说她住一阵子就回去了,总不能让她一直住酒店吧。你要是觉得不妥当,我天天回来住还不成吗?”

    父亲白了一眼道:“那干嘛不住你那边?”

    “我那地儿太小,上个卫生间都费事,再说还有杜磊,多不方便啊。”

    见父亲正在犹豫,我直接打了针强心剂,摇晃着手臂道:“爸,和你说实话吧,我看上乔菲了,可她好像不喜欢我。要想拿下她,攻克方诗音应该是很好的突破口。为了你儿子将来的幸福,你务必得出手相助。”

    这番话说到点上了,父亲斜着眼看我道:“这次来真的?”

    “当然了,和于影分手三四年了,我啥时候这样认真过。只要把乔菲搞到手,你就等着抱孙子吧。”

    父亲脸上总算有了笑脸,直接泼了盆冷水道:“你喜欢人家,人家不见得能看上你,还抱孙子,得了吧。”

    “我靠,有你这么说儿子的吗,总不能咱俩都打光棍吧。”

    父亲终于松口了,不耐烦地道:“好吧好吧,不过可说好了啊,不能把她撇给我就不管了。另外,既然是你答应的,让她住你房间,其他房间的东西绝对不能碰,尤其是你妈的房间。”

    我立正稍息道:“遵命,我一定会和她讲清楚的。”

    这时,方诗音蹑手蹑脚地探脑袋道:“你父子俩在这里嘀咕什么呢。”

    我搂着父亲的肩膀道:“没什么,我俩说会悄悄话,走,喝酒去。”

    饭桌上,方诗音反客为主,滔滔不绝地给我们描绘着日本生活,害得我都有点想去,同时,成功把我爸给拿下。

    老头激动地道:“我早就想去日本采风了,可一直没机会去,听你这么一说,我必须得去一趟了。”

    方诗音豪爽地道:“成啊,随时都可以。等到了日本,我全程接待你,陪你好好游山玩水,领略下日本风情。”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来,喝酒。”

    吃过饭,方诗音主动要求洗碗,可从来没洗过的她直接干掉俩盘子,父亲心疼不已,挥手道:“你们去一边聊天吧,我来。”

    回到房间,我道:“我爸同意你来我们家住了。”

    “真的?”

    方诗音兴奋地飞扑过来,我连连后退道:“大姐,咱能不能矜持点,受不了你了。”

    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安静地坐在那里。

    我继续道:“住这里可以,不过是有条件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房间,楼下的房间不能进去,是我妈曾经住过的,还有我爸的展览馆。对面的楼不能去,那是我妹妹的房间,她不喜欢外人进去,包括我。后面的小书院不能去,那是我爸的书房和起居室……”

    “好了好了,太啰嗦了,我明白了。”方诗音不耐烦地道。

    “那不成,有些事必须交代清楚了。”我起身道,“这是我的房间,大老爷们味道太重,你没必要进来。你就住这个家,但是钢琴尽量不要碰,我妈的心爱之物,弄坏了老头和你拼命。床单被罩什么的都是新的,如果介意的话可以自己换。”

    方诗音一边听一边摆弄着头发,道:“还有什么快说,真事儿多。”

    “还有,以后在穿着打扮上要注意点,像你今天这身有些太暴露,我爸是比较传统的人,可能看不惯。还有,你的内衣不要晾在阳台上,最好挂到卫生间……”

    方诗音彻底失去了耐心,站起来道:“算了,我还是回酒店吧,你家的规矩也太多了。”

    我巴不得如此,道:“住酒店最好不过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干涉你。”

    方诗音不乐意了,往沙发上一坐道:“我还就不走了。”

    “不走可以,那你就得按规矩来。”

    “好吧好吧,我听你的还不成吗,啰嗦!”

    聊完此事,我很自然地聊到了乔菲,道:“你能给我讲讲乔菲的故事吗?”

    方诗音一愣,道:“你想听什么?”

    我点燃烟道:“她说她父亲在一个月前去世了,什么原因,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吧,又是为什么要来云阳?”

    方诗音斜靠在沙发上,沉默了许久道:“她爸是自杀的。”

    我惊讶地道:“不是出车祸吗?”

    “是的,他开着车直接开进了海里,等捞起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为什么?”

    方诗音哼笑道:“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欠了一屁股债吗。她爸嗜赌,把公司输出去了,把家输出去了,什么都没有了,到现在还欠着几千万,乔菲逼得实在没办法了,不得已选择离开,因为她已经无法正常生活了。不过她没有逃避,敢作敢当,替父还债,这次回去主要是处理债务了。”

    我听着牙龈一紧,错愕道:“欠多少,几千万?我的天哪。”

    “可不是嘛。原先她爸生意做得很大,在日本开了七八家中国餐馆,后来投资北海道旅游开发,前前后后赚了不少钱。可谁知上了贼船,迷上了赌博。原先只在日本赌,后来去了澳门,拉斯维加斯,马其他,一输不可收拾,把家底都败光了。”

    “即便如此,他依然不肯收手,从黑社会那里贷了高利贷继续赌,在去世的那天晚上,他输了一千万,所以就自杀了。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只留下一个烂摊子和一屁股债,全都丢给了乔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