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5 有意冷落我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1本章字数:2013字

    “老徐,快看,这就是我帮你物色的店铺,上下两层六间,一楼做展示厅、接待室,还能隔出一间办公室,二楼做摄影棚和换衣间,绝对够用。另外,这边是卖传统服装的,那边是品牌旗舰店,前面穿过巷子还有个商场,这个位置绝了。”

    我父亲摸着下巴频频点头道:“不错,不错。”

    方诗音又道:“这家店铺昨天才刚搬走,原来是卖童装的。要我说这老板脑子不好使,在这里买什么童装啊,这里是什么,是年轻人浪漫的地方,外地游客旅游的地方,不亏死才怪。”

    “我来之前有个老板已经要租了,打算开酒店,我三下五除二就说服他,而且抢在他前面付了定金,要不然都给租走了。”

    我和我爸惊讶地看着她,道:“你把定金都付了?”

    “嗯呐,一年房租十万,三年一签,总共三十万,先交了一年的。”

    我俩再次惊愕,直摇头道:“不可能啊,这条街的房租两间二层都要十万了,这是三间啊。”

    方诗音嘿嘿一笑,操着四川话道:“这就要看本事咯,反正已经租下来了,明天就可以开始装修。如果信任我的话,把这件事交给我吧。”

    我俩相互看看,我点点头道:“我看行。”

    父亲不敢相信,充满质疑的口吻道:“你能行吗?”

    方诗音身子一挺,背着双手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学过室内设计,最起码的审美还是有的。不过有个小小的要求,在我装修期间你俩谁都不能来看。”

    “那不行,是我开店又不是你开店,我搞艺术的不相信你的审美观。”父亲极力拒绝道。

    “你那都是老一套了,知道为什么生意不好吗?别看你梳着辫子蓄着胡须,打扮得虽潮,思想太保守僵化,就像八十年代的照相馆似的,人家小姑娘小年轻谁进去啊,估计也就老头老奶奶拍个纪念照免冠照什么的,你说是不是,徐朗。”

    这番话说到点子上了,我拼命点了点头。我父子俩虽无话不谈,但有一点绝对聊不到一起,那就是对艺术的理解。我认为这样好,他偏偏觉得那样好,好歹我是中美院出来的,审美再不齐也比他强吧,那不成,不允许对他的作品指手画脚。

    现在的店铺装修风格确实老土,就跟乡村非主流葬爱系列的,而且婚纱摄影赶不上时代潮流,现在都是ps年代,可他固执地依然用实景,沿用老技术合成。不过也奇怪了,也有很多人用他拍照,或许正是他的固执才有更多人信赖他的技术。

    父亲像辩解,方诗音拉着他道:“走走走,先吃饭,边吃边聊。”

    来到一家四川火锅店,方诗音熟练地点好菜,要了几瓶啤酒兴奋地道:“我好久没吃火锅了,今天中午一个人点了一桌子全都吃完,老板都吓着了,哈哈。”

    父亲难以置信,道:“你一个人吃完?”

    “嗯呐,不相信啊。”

    “那你怎么还吃啊。”

    “想吃就吃呗,我天生吃不胖,身材依然如此苗条。”说着,比划了下身材。

    说实话,到了她这个年纪身材保持的如此完美,着实不易。不过,我推测她没有生过孩子。道:“对了,方姐,你还有别的名字吗,现在的名字绕口了,让人不得不想起方世玉,不是说不好听啊。”

    方诗音笑着道:“水野诗音是我的日本名字,其实我中国名字不叫这个,有点土,方佳佳。”

    “这个好,多顺口啊,以后叫你佳佳咯。”

    方佳佳无所谓地道:“随意,不就是个代号嘛。”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看到是王熙雨的,心里咯噔一下,起身到门外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她声音低沉地道:“徐总,实在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今天下午我见过刘总监了,她说按照公司规定办事,60万元一分钱都不能少。收费标准其实不算高,但我们确实囊中羞涩,所以,我们以后再合作吧。不管怎么说都非常感谢您,您是我遇到最好的合作伙伴。”

    刘彤果然说到做到,不近人情。我耐着性子道:“王总,今天我正好有点私事不在公司,这样,你明天上午来找我,今天怎么答应你的就怎么做,如果实在不行,我接私活给你干。”

    王熙雨听着很感动,许久道:“这样合适吗?”

    “我说合适就合适,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做人诚信为本,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是不是太为难你了?”

    “这你不用管,公司内部的事我来协调。”

    “好,那我明天上去去找您。”

    挂了电话,心头一阵窝火,随即给牛魔王拨了过去。

    牛魔王已经知道了此事,道:“徐朗,以前的事就不说了,但今天这事确实太出格了,说句不好听的,坏了公司规矩,传出去以后怎么接活啊。不巧的是,今天秦凡拿到了海宁超市的大订单,这么一对比,我更是难上加难了。”

    我固执地道:“牛总,我承认在这个项目上存在感情用事,但请您把目光放远一些,当年马云的淘宝还被人看不起呢,结果呢,现在是世界级的交易平台。年轻人创业不易,您应该扶持一把。”

    牛魔王态度很明确,道:“我现在只要眼前利益,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另外,我不是慈善家,而是商人。商人唯利是图,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而不是感情用事去投资。对不起了,我不予支持。”说完,挂了电话。

    这是牛魔王第一次驳我的面子,我心里有些落差。从另一个层面看出,他的心已经不在蓝天传媒上了,而是迫切地想拿到一个大项目尽早升职。金沙湾项目的失败给他带来不少的打击,而平时并不重用的秦凡为他拿到了订单,这是有意冷落我吗?

    忽然间,我觉得有些可笑,我只不过别人利用的工具罢了。在利益面前,谈什么狗屁友谊,只有赤裸裸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