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2 内忧外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2本章字数:2063字

    回到办公室,挂上胸牌,瘫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着。

    金沙湾项目竞标失败,对于公司而言造成巨大损失,而对于我而言却是一次展现自我的大好时机。这不,百业集团两大高层不约而同请我吃饭,着实有些意外。但二人有何目的,一时半会猜不透。

    不管怎么样,这是好事,不过应该向牛魔王汇报一下,要不然还以为不把他放在眼里。

    来到办公室门外瞄了眼,牛魔王还没回来。他这两天神魂颠倒的,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正准备回办公室时,刘彤鬼魅一般出现在面前。不知为什么,我看着她有些害怕,想起上午的那个项目就觉得心里没底。

    “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佯装不知道:“考虑什么?”

    “早上和你谈的那事啊。” 

    “哦,这事⋯⋯我再考虑考虑吧。”

    刘彤急切地道:“来不及了,今晚那老板就要答复,如果你不做,我可交给秦凡了啊。”

    “随意。”我本来就不想接,推给秦凡更好。

    刘彤似乎有些不信任秦凡,拦着我道:“徐朗,我真的不想把这个机会让给秦凡,而且对方点名让你策划,为了公司利益,请你以大局为重。”

    “点名要我?这不可能吧,我的名气有那么大吗?”

    刘彤一本正经道:“我不骗你,人家看过你以前的策划案,而且他们对你为金沙湾策划的方案很感兴趣,也希望能策划出如此唯美浪漫的主题。” 

    我异常纳闷,道:“他们怎么知道金沙湾方案的?”

    刘彤直截了当道:“我给他们看的。”

    “彤姐,你怎么能这样,虽然已经对外公开了,依然属于机密,怎么能随随便便泄露给外人呢。”

    “竞标已经失败,这方案已经没用处了。如果不拿出做过的方案,怎么能打动他们。”

    “好了好了,那我也说一句实话吧,这单子我真不想接,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我不耐烦地进了办公室,刘彤跟进来继续道:“如果对方给出无法拒绝的价格呢?”

    我淡然一笑,靠在桌子上道:“那我倒想听听能给多少。”

    刘彤伸出三个手指头道:“我报价三千万,对方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开什么玩笑,花三千万做广告?还不如赞助个栏目拿冠名权呢。”

    刘彤不理会,又道:“即便三千万不可能,两千万应该没问题。我算了一笔账,即便是请一线明星做形象代言人,有七八百万出来了。运作两百多万绰绰有余,这样一来,我们可以赚到一半。你放心,只要你能拿出满意的作品,我向牛总提议给你拿200万提成,怎么样?”

    听到这个数字,我有些心动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今天拼死拼活还不都是为了钱吗。

    见我在犹豫,刘彤走到门口关上门道:“这个项目我不计划对外公开,也就是说只有你,我还有牛总三个人知道。倒不是说见不得阳光,而是为公司挽回一些损失和颜面。假如真有一天蓝天传媒不存在了,我们这些人就要流落街头了。”

    “另外,你不是想接世达装饰的单子吗,只要你愿意,我不再过问。”

    不得不否认,刘彤在工作上比任何人都努力,包括我在内多比不上她敬业。可是,这种泯灭良心,夸大其词的广告我实在做不出来。如果当年不是遇到庸医,我妈也不会那么早就离开。

    我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拿着笔若有所思划拉着,许久道:“彤姐,广告可以做,但我有要求,必须按照我的意思来。”

    见我答应了,刘彤顿时眉飞色舞,走过来拍着肩膀笑道:“这就对了嘛,做我们这行的现在多难,你不做自然有人做,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能拿下这个项目,都快喝成胃穿孔了,我容易吗,都是为了生存。这个世界上没有高尚和卑鄙之分,只是人为地去区分,只要我们坚守法律底线,即便将来出了事也和我们无关啊。”

    我懒得听她瞎掰,抬起头道:“对方的资料呢,还有他们的要求呢?”

    “这个不急,正好王老板还没走,今晚在一起吃顿饭具体详聊。”

    又是今晚,我头都快大了。道:“今晚不行,我还有事,改天吧。”

    刘彤蹙眉道:“王老板明天要去上海,只有今晚一晚时间,如果错过了指不定会不会变卦,所以我们必须先敲死,随后再接着往下谈。”

    “我真的有事,要不你去吧。”

    “这那成啊,我又不懂设计,领会不了他的意图啊。你的事不能先放放吗,明天想干什么都成。”

    我依然拒绝道:“很抱歉,真的不行。”

    刘彤盯着我看了半天,咬了咬嘴唇道:“你是不是不想接?”

    我简直无语,道:“既然已经答应你了,有什么不想的,今晚我确实约了人,总不能放别人鸽子吧。”

    “不行,有什么事比这个更重要的,往后推一推,实在不行,让别人替你去也行啊。”

    要么闲的蛋疼,要么事情往一块凑。刚才我还在为难到底去那边合适,此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道:“确实有比这件事更重要的,这样吧,你们先喝着,我随后赶到,ok?”

    见我态度坚决,刘彤没再坚持,道:“那好吧,我先对付着,到时候你必须得过来啊。”

    “成!”

    刘彤脸上绽放出笑容,似乎三千万已经到手,哼着小曲转身离去。

    刘彤走后,我把胸牌扯下来丢到桌子上,靠着椅子闭目深思。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现在特别累。内部不团结搞小团伙,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在干工作。牛魔王不懂业务且管理能力弱,再加上早有二心,公司近乎一盘散沙。集团董事又不支持不赚钱持续亏损的蓝天传媒,一直在试图砍掉。

    外部竞争激烈,新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国内外知名广告公司进驻云阳,不断地蚕食业务,市场蛋糕越来越小。

    内忧外患,真不知道蓝天传媒的明天将走向何处。也许会做大做强,也许很快会成为历史车轮下的一粒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