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3 我虚伪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2本章字数:2011字

    下午快下班时,牛魔王终于回来了。进了公司对跟在身后的张茜道:“让徐总现在到我办公室。”

    我正在为晚上的事发愁,听到牛魔王的声音立马坐了起来,起身来到门外堆满笑脸道:“牛总回来了啊。”

    牛魔王神情有些憔悴,脸色不太好,面无表情道:“正好我找你,过来吧。”

    进了办公室,牛魔王关上门道:“今天晚上百业的赵副董邀请我吃饭,到时候你也过去。” 

    没想到对方是分开邀请的,这是何目的。我假装不知情,问道:“没说什么事吗?”

    “还不是金沙湾的事嘛,总部法务部已经正式向海鸥广告发布律师函,要求他立即停止侵权,否则严肃追求法律责任。事情到了这份上,赵泽霖脸上也无光,已经对该事件做出回应,迫于压力中止与周大海合作,有可能与我们进行合作。”

    我脸上浮现出笑容,乐呵呵道:“我说什么了,是我们的永远是我们的,绝对跑不了。这不,又回来了。”

    牛魔王的眉头总算松开了,颌首道:“是啊,我以为失之交臂了呢,现在失而复得,还有些不敢相信。这点我得表扬你,不仅拿出了一个优秀的作品,而是利用反间计打压一下周大海的嚣张气焰。”

    我摇头道:“这并非我本意,当时只是博了一把,觉得周大海可能会用我的设计方案,结果他真的用了,而且是赤裸裸的抄袭,真够笨的。我严重怀疑他公司的能力,连个像样的设计师都拿不出手吗?”

    牛魔王摆手道:“不,他还是信任你,毕竟在一起共事多年了。不过这手段有些不地道,咎由自取。好了,既然项目又回来了,接下来就好好干吧。我的要求不高,你应该明白的。”

    “这没问题,不过晚上我就不去了,你和刘总去吧。”

    “为什么?”

    我撒了个慌道:“我看不惯赵泽霖的做派,要是去了说不定能干起来。”

    牛魔王哈哈大笑道:“你这脾气该改改了,不去也好,在公关方面你真应该和刘彤多学学,人家一个女人那魄力和气势,绝对是一等一的公关高手。”

    “那倒是,我这溜须拍马的道行还需多加修炼。”

    牛魔王没有理会我,换了个话题道:“对了,你最近和乔菲联系了没,到底啥时候回来?”

    我愣怔片刻道:“你当总经理的都不知道我那知道。”

    “哦。”牛魔王摸了摸鼻头道,“我估计她是不会回来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站起来提高声音道:“她不回来了?为什么?”

    牛魔王被我的表现吓了一跳,进而眯着眼睛笑道:“看来你对她有意思了,我就是随口一说,看把你给激动的。”

    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事情真相,凑到跟前掏出烟塞到嘴里道:“牛总,快告诉我嘛。”

    “那你先告诉我,是不是喜欢她?”

    我似是而非点了点头。

    牛魔王收起笑容道:“我看你还是别惦记了,今天白董专门和我说她的事了。乔菲给白董打电话了,说她暂时不回来了,而且提议让你接替她,白董同意了。下周开例会时我会正式宣布你为创意部总监,怎么样,开心吗?”

    我瞬间木然,半天没回过神来,连连摇头道:“不可能啊,她只是回去处理点私事,说很快就会回来的,为什么会这样?”

    牛魔王叹了口气道:“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的,还是告诉你吧。乔菲她家出了些变故,迫不得已才来到云阳。而且现在事情好像有点复杂,可能一时半会解决不了。至于什么事,还是不说了。”

    “我已经知道了,真的很严重吗?”

    牛魔王一愣,把烟放下道:“这就不清楚了,还是你去问她吧。好了,时间不早了,祝贺你梦想成真,徐总监。”

    总监的位置失而复得,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心里一直牵挂着大海彼岸的乔菲,她一弱女子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重担。

    回到办公室,我不知给她打了多少个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心里愈发紧张,她在回避我吗?就在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接了起来。我蹦起来叫喊道:“是乔菲吗,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现在还好吗?”

    本以为我的关心她会感动,谁知她一点都不领情,声音沙哑地道:“谢谢你的关心,请你以后别打电话了,好吗?”

    我耐着性子道:“乔菲,我知道你现在很困难很无助很沮丧,但请你一定不要放弃,如果愿意,我可以和你共同面对。”

    乔菲在电话那头冷笑道:“共同面对?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就是想泡我吗,我的身子都给了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哦,我知道了,你是怕我不还你的钱,你放心,这两天我正在卖房,一有钱立马给你打过去。”

    天哪,我都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道:“我是那样的人吗,那晚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什么事都没发生。而且也不是和你要钱,我已经准备了一百万给你打过去,尽管杯水车薪,希望能缓解燃眉之急。”

    “够了!”乔菲冷冰冰地道,“从一开始接触我就知道你居心叵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不会接受你的施舍,收起你假惺惺的面孔和虚伪的外衣,好好当你的总监吧,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说完,啪地挂了电话。

    我的心瞬间跌入冰窖,真是热脸贴着冷屁股,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好心好意要帮她,居然甩脸子,老子还不伺候了。把手机扔到桌子上,气呼呼地掏出烟点燃。

    冷静过后,又为她现在的境况担心着。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谁的心情能好到哪儿去。

    这时,杜磊不适时宜进来了,兴高采烈地道:“老大,明天周末,打算去哪玩?我和康奈都约好了,一起去健身房⋯⋯卧槽,这是咋了?”

    我转身问道:“问你件事,要说实话,我虚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