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3 我来了,你却未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2本章字数:2021字

    王熙雨走后,我来到牛魔王办公室请假。他倒也爽快,大笔一挥签了字。递给我道:“这段时间你累了,出去好好放松一下。我已经和财务打招呼了,先给你支3万元,多出来的你拿着,少的话回来补,如何?”

    我没有客气,这是我应得的,道:“那我就谢谢牛总了。”

    “谢什么,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你的《遇见》方案已经卖给百业集团了,200万昨天下午打到公司账户上。等你回来后把奖金给大家分一下,好好玩。”

    临走时,牛魔王又叫住我,欲言又止,挥挥手道:“没什么,回来再说吧。”

    到财务拿上钱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路过乔菲办公室时,看到她的胸牌在办公桌上安静地躺着,百合花好些天没人管已凋零。我推开门进去,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香气,这是她身上的味道。

    拿起地上的喷壶打理了下百合花,嫩白的花瓣渐渐舒展开来,一滴水珠滚落,仿佛在向我点头致谢。刹那间,花瓣变成了乔菲,正洋溢着灿烂而尤醉的笑容。我指尖慢慢伸过去触摸,倏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到办公桌前坐下,凝望着胸牌上的照片,淡淡的妆容,粉白的肌肤,尽管印着一抹清雅的微笑,但从眉宇之间似乎能触及她的灵魂,甚至看穿她的忧虑和心事。如果不是家庭发生变故,笑容是纯真的,纯洁的就像她微信的网名一样,向日葵在大雪纷飞的冬日里微笑,沐浴着海风潮湿的味道和樱花的迷香。

    我将翻着的稿纸翻过来,上面写着几行小诗:

    我来了

    你却未见

    百合花开了

    在浅风里

    吟唱欢欣的歌谣

    我来了

    你却未见

    火烧云燃了 

    在夕阳中

    扭动曼妙的细腰 

    我来了

    你却未见

    流光溢彩的霓虹灯翩翩起舞

    在满天星辰中划出最美的弧线 

    我来了

    你却未见

    我准备祈祷一所时间的殿堂

    凝固早前的映像

    我来了

    你却未见

    嗅着空气中消散的檀香

    还有你的气息

    慢慢入眠

    我不是文科生,但从小被父母亲艺术熏陶,或多或少喜欢文艺的气息。都说文艺是无病呻吟,自我陶醉,其实不然,只不过抒发情感的方式不同罢了。男人有烦心事时可以酩酊大醉,然后吼几嗓子,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

    而女人不同,更喜欢用安静的方式排泄情绪。或坐在海边听海风浪涛,或站在天桥看车水马龙,或蹲在房间角落偷偷哭泣,或抱着一把破木吉他弹奏青春的回忆……

    我虽然不懂诗,但一句“我来了,你却未见”深深地打动了我。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哈姆雷特,如同寡独的黄昏,雾与雨缠绵,心和脉的律动,生与爱的凝望,飘荡记忆深处的浅唱低吟,是那忘不了咫尺邂逅。

    你来了,我见到了你,而你却总是冷若冰霜,拒人千里。其实我很想说一句,我来了,请你别走。

    这首诗的写作时间应该是前段时间某个加班的夜晚,我没想到她内心如此细腻,就好像巴达捷芙斯卡一样,怀着少女梦写出了《少女的祈祷》如此优美的旋律。

    我悄悄地撕下来,小心翼翼折叠好踹到衣兜里。正准备离去时,看到桌子底下还放着我送给她的运动鞋,一次都未穿过。犹豫片刻,我缓缓关上门离去。

    来到楼底下,打了辆出租车直奔云阳古城。我和父亲遵守了诺言,一次都没去打扰方佳佳,也不知道她装成什么样子了。

    来到店铺门口,看到方佳佳正指挥着工人们按照她的意图打板,看不出装修后的效果。

    方佳佳完全没察觉到我出现在背后,我一下子捂着眼睛捏着嗓子道:“打……打劫!”

    方佳佳身子顷刻僵硬,进而放松下来,掰开手回头生气地道:“不是不让你来嘛,赶紧走。”

    我冲着她挥了挥手签证,她立马明白了,兴奋地道:“办下来了?”

    “嗯,刚拿到手。”

    “那你打算多会启程?”

    “如果可以,我想晚上就走。刚才出来时查了下,没有直飞札幌的飞机,只有去东京的。要不先去东京,再去札幌,怎么样?”

    方佳佳若有所思道:“我走了这边怎么办?”

    “反正又不急,不行了停几天。要不你干脆别去了,我虽然不懂日语吧,应该能找到。”

    方佳佳似乎并不想回去,沉默片刻道:“你一个人能行吗?”

    “没问题的,英语会说几句,再说日本语里夹杂着汉字,肯定能找到。”

    “那好吧,我就不陪你去了,遇到什么给我打电话。”

    我并没有太在意她突然变卦,反而更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就当是一次刺激的冒险之旅吧。道:“好,别告诉乔菲啊,我要给她一个惊喜。”

    方佳佳笑着点了点头。

    我进店铺瞅了几眼,基本没成型,看不出什么样子。出来道:“有工人施工就行,你别在这里盯着了,这么热的天,小心中暑。”

    “没事的,我喜欢这份工作。”

    猛然间,我想到了王熙雨。思忖片刻道:“问你一个问题,你是真打算留在云阳,还是过段时间要走?”

    方佳佳眨着眼睛看着我道:“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玩一段时间回去就不说了,要是不打算走了我可以给你介绍份工作,你喜欢的工作。”

    方佳佳是聪明人,一点就透,道:“你说室内装修吗?”

    “聪明,我一朋友开了家装饰公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她想了半天道:“等你回来再说吧。”

    “也好,那我先走了啊,别太累着。”

    关于方佳佳的身份一直是未解之谜,我无法判断她说得真假,仅凭乔菲一个电话就收留了她,而且很快成了朋友,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不过,万事的留个心眼,正如父亲所说,万一是个流窜犯之类的,死都不知道死的。

    我拿起手机打给了杜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过来盯着点,有事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