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2 这里不属于我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3本章字数:1998字

    大概过了五分钟,叶雯雯又回了过来:“如果乔菲遇到经济上的问题,或许我可以帮忙。”

    她果然聪明,猜到了乔菲目前的处境。道:“谢谢,暂时不需要。”

    “我要登机了,回聊。”

    我打开朋友圈刷了一会儿,叶雯雯发了一张自拍照,配发文字只有四个字:“等我回来。”后面袁野留言,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快回来吧。李文涛也跟着发言,女神,一直在等你。

    她这四个字是说给我听的,以她的性格不会轻易放弃。友情一旦过渡到爱情,只会走向另一个极端,要么长相守,要么恨离别。

    接着往下看,刘彤也更新了:“去往上海的路上,一定要拿下这笔订单,加油!”

    刘彤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斗志昂扬,激情满满,哪怕是微信如此轻松的消遣平台,都整得特励志。想起那天王老板的猥琐表情,我不由得替她捏一把汗。

    下面是王熙雨的。“世达装饰正式更名为海狸美家,海狸美家,装饰每家,谢谢我最亲爱的学长。”后面配图是我替她设计的LOGO。

    我不由得那王熙雨和刘彤相比,俩人身上有太多的共同点,都是工作狂,不过后者更为疯狂。

    我正胡思乱想着,闻到一股糊味。起身来到厨房,见乔菲正手忙脚乱地做饭。看姿势并不像经常做饭的,不过为我亲自下厨有一丝小小的感动。

    我站在门口失神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今天穿着了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搭配深灰色蓬松褶皱长裙,波浪长发披肩,纤细的手正拿着筷子在锅里搅动着。

    她的背影很美,就像照片里的那个侧影,袅袅婀娜,妩媚动人。像柔软的彩带在空中翩翩起舞,我有想从背后抱住她的冲动。理智战胜了冲动,这种女人急不得,只能慢慢地品味。

    “看我干嘛,就不能过来帮帮忙?”乔菲知道我在身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喊道。

    我笑着走上前撇嘴道:“你说你能干啥,煮个面都给煮糊了,我还指望着吃大餐呢。”

    “爱吃不吃!”

    她放下筷子要走,我急忙拦着嬉皮笑脸道:“对不起,我错了,你煮的特别好,我都能闻到满汉全席的香味。”

    她瞪了一眼,转身继续认真地搅动着。不一会儿,关了火挑了一碗面端到餐桌上道:“你要是饿了就吃,不吃就倒掉。”说完,转身去了客厅。

    一开始是我实在无法接受她说话的语气和态度,不过现在慢慢习惯了。女人嘛,总会有点脾气的,不可能是千篇一律的邻家小妹卡哇伊,娇滴滴地躺在怀里撒娇。那样的话,再好吃的美味都能腻咯。

    何况乔菲是新时代新女性,有思想有个性,有学历有能力,把她比作带刺的玫瑰最恰当不过了,哦不,她就是向日葵,有着美丽的外表又具有使用价值,可谓是内外兼修,秀外慧中,想要征服她,必须耐着性子一颗颗剥离,才能敞开心扉窥探到真实的内心世界。

    她的厨艺真心一般,好好的挂面煮着稀巴烂不说,一点盐都没有,而且还煮糊了。人家好心好意煮了,将就着吃吧,饿了吃着什么都是香的。

    三下五除二解决完,我打了饱嗝浑身暖融融的,本以为会感冒,现在一点事都没有。来到客厅只见她提着一个袋子出去了,不一会儿又进来了,我冲着嘿嘿傻笑,道:“谢谢你,让我在异乡感觉到家的温暖。”

    她蹙着眉四处看看,进了卫生间拿着抹布趴在地上仔细擦起来。我连忙夺过来道:“这种粗活交给我干,正好消化消化。”

    她没有给我,直起身子冒着锋利的寒光道:“你来干什么,是来看我笑话吗?”

    我愣怔在那里,思忖片刻道:“我……我……我就是来看看,没别的意思。”

    “那请你明天走吧,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更不需要你的可伶。”说完,一把将我推开,更加拼命地擦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一滴眼泪滴落在地板上。 

    看到此情形,我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一屁股坐在地上道:“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着,哭出来反而好受些。”

    乔菲依然卖命擦着,突然一下子停下来,保持擦地的姿势哭泣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终于把压抑许久的苦楚发泄出来。

    我毫不犹豫把她揽入怀中,下巴顶着头安抚着。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什么都不说通过身体传递温暖更有力量。

    她没有反抗,而是紧紧地抱着我放声大哭,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人心颤,我伸出手掌踟躇片刻,轻轻地放到了后背上。

    或许我的力量给了她安全感,颤抖的身体渐渐平缓,哭泣声慢慢回落,谁知她一口咬在我肩膀上,一阵钻心般的疼痛。即便如此,我任凭她发泄,这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担当。

    过了一会儿她松开了口,似乎意识到什么,一把将我推开,慌乱地捋了捋头发,又接着擦了起来。

    “有烟吗?”

    我知道她抽烟,不知上次说了她戒了没有。只见她缓缓起身,从茶几下面的抽屉取出一包女士香烟丢给我,靠在墙上目光呆滞望着天花板。

    我打开香烟抽出一根递给她,她看着我略微摇了摇头。点燃后道:“现在好些了吗?”

    她苦笑一声,声音沙哑地道:“你知道什么叫家破人亡吗,我现在就能切身体会到。”

    我点点头道:“知道,因为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好在家还在,我爸苦苦撑了下来。”

    乔菲侧着头,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轻启干裂的嘴唇道:“我现在家也没了,就连这栋破木屋明天也不属于我了。”

    我吃惊地道:“你把这里也卖了?”

    “不卖又怎样,我拿什么还债?家里的店铺全都卖了,即便这样还有几百万的债。债主看着我可伶,答应把这栋收了就两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