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0 为自己而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23本章字数:2017字

    女人的眼泪,就像一颗永恒的流星,漫游在浩瀚的宇宙中,不经意间与地球擦肩而过,划下一弯优美而浪漫的弧线,又悄无声息默默离去。见过太多女人在我面前哭泣,真正触及我灵魂的,唯有乔菲。

    我安静地看着她,心里却跟着难过。放下筷子走到身后,鼓足很大勇气一只手搭在肩上,将她的头轻轻靠在身上,宽慰道:“一切会好起来的。”

    乔菲拼命地点头,委屈地抽泣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没有理由,直觉告诉我应该如此做。”

    “我恨你,知道吗?”

    我笑了笑道:“只要你开心,随你。”

    乔菲一把将我推开,擦掉眼泪深呼吸一口气道:“吃饭。”

    我开心地坐到旁边使劲地往她碗里夹菜,道:“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乔菲点点头道:“挺好吃的,没想到你居然会做饭。”

    “没办法,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妈的孩子没人疼,我妈走后一直我爸照顾我们,有时候工作回来晚了我就自己做饭,还要照顾我妹妹,时间长了自然就学会了。”

    提及此,乔菲吃饭的速度放缓了,许久道:“我虽然有母亲,但在我三岁那年就抛下我走了,以前吧,还有点印象,现在都记不起她长什么样了。”

    “哦,那她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那年突然就走了,后来还回来过一次,此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没想到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好奇地道:“那你们为什么来日本?” 

    乔菲道:“我听我爸说,那几年流行出国,好多人都从云阳口岸偷渡出海,有的去了韩国,有的去了美国,还有的去了东南亚,我爸带着我随便上了一艘货轮,本来是要去澳大利亚的,谁知在日本函馆港口临时停靠,我们就下了船,阴差阳错来了日本,就在此住了下来。”

    乔菲说得没错,对这件事还是记忆犹新的。九十年代末期,云阳市不过是个小港口,很多人靠打渔为生,经济相当落后。一些有眼光的人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加上那段时间鼓吹国外的月亮圆,纷纷选择出国赚大钱发洋财。

    那时候港口管理松,多数人选择了偷渡,只要花很少的钱就可以出国。那阵子正值1258厂面临倒闭之即,一部分职工加入了出国淘金热。袁野的父亲在旁人的鼓动下动了心思,非要拉着我爸一起出走。

    我爸刚刚经历了丧妻之痛,且没心思出国就没走成,而叶雯雯的父亲正是在这个时候去了美国。如果不出意外,乔菲她父亲也是在那年走出去的。

    因为要出国,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大部分人把妻儿留在国内,独自一人跑出去了,想着将来赚了大钱再把妻儿接出去。也有的带着孩子出去的,为了能让孩子接受国外的教育。还有直接抛弃家庭跑出去的,前景看似很美好,不过在后来的发展令人扼腕叹息,唏嘘不已。

    一部分人在国外混得确实相当不错,靠着倒腾货物或者简单粗暴的粗活一步步混了起来,不仅在国外买了房,还拿到了绿卡,成为永久居民。然而,与之而来的离婚率暴涨。

    在家苦苦守候的家人盼望着男人发了财回来接她们,好不容易等回来了却是离婚的消息。还有的直接在国外娶妻生子,一去不复返,再没有回来过。

    乔菲的家庭很有可能也是偷渡大军其中之一,不过她说是母亲抛弃了他们,情况有些复杂。我并不打算刨根问底,道:“那你想她吗?”

    乔菲流露出倔强的表情,斜视着天花板道:“怎么说呢,我和她几乎没什么感情,但她却生了我。如果说不想是假的,经常做梦都梦到她回来,可记忆里总是模糊的。我也特别恨她,既然把我带到这个世上,为什么要抛弃我?假如她还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找到她,我一定会问问她。”

    比起我,乔菲的人生经历更加悲惨。但这是那段历史造成的,似乎没什么理由评判是与非,更不能用对与错来衡量。我道:“也许你母亲有她的难处,我想她一定很后悔,这些年也一直苦苦寻找着你,将来有一天,你们迟早会见面的。”

    乔菲摇摇头道:“我不希望那一天会出现,就当她死了。见了面又怎样,能弥补我这些年缺失的母爱吗,不,我已经不需要了。现如今,我父亲也不在了,剩下的时间只为我而活。”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为自己而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你父亲的债全部还清了吗?”

    乔菲点点头道:“全还清了,也算给他一个交代吧。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上,给我一点时间。”

    我拿出大男子主义豪爽地道:“不急,我借的袁野的,你见过的,是我铁哥们,他有的是钱。”

    “那30万美元又是谁的?”

    我转动眼珠子撒谎道:“也是他的,他怕我不够,来的时候带着现金。”

    “出国还让带这么多现金?”

    一下子把我问住了,第一次出国压根不懂这些,含含糊糊答了不上来。

    乔菲并不打算给我普及知识,埋头自顾吃了起来。

    吃过饭,她道:“第一次来日本吧,待会我带你出去转转,去领略下北海道风情。然后明天你就回去吧,很谢谢你能过来帮我,这份情我领了。”

    听到她赶我走,我心里不是滋味,道:“我请了一周假,过两天再回也不迟。”

    “那你请便吧,不过我陪不了你,因为我明天就出去找工作。” 

    “啊?你真不打算回云阳了?”

    乔菲苦笑了下,摇头道:“那里不是我的家,这里才是。虽然我不是日本人,但自幼在这里长大,早已融入了日本的生活。上次去云阳是迫不得已,现在债务还清了,我没必要东躲西藏了。”

    听到此,我有些怅然若失,眼见燃起的爱情之火就要熄灭,难道我们俩正如她说有缘无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