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穿越在凶案现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1本章字数:2158字

    洛千卿盯着前面的那个人已经很久了。

    她将自己的呼吸的频率变得更缓,声音变得更轻,以免让前面的那个男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身为一个上一秒才刚刚发现自己穿越过来的人,下一秒发现自己的面前竟然是凶案现场,这种冲击感简直让人毛骨悚然!若不是她在穿越前是专职研究犯罪心理的,也是看过了一些凶残的案例,否则她能不能在第一时间忍住惊叫的反应还真不好说。

    “求求你,李少爷,求求你不要杀我??”

    洛千卿看到她眼前有三个人,一个男人两个女人。其中的一个女人正在跪地求饶,另外一个女人蜷缩在地面上一动不动,而那个唯一站着的男人的脸上露出了让人打从心底里发寒的笑容。

    “我给了你一柱香的时间来逃命,可惜是你自己没跑掉的,这可怪不得我。”

    那位李少爷发出来的声音不大,但听起来偏偏能让人联想到锯子,似乎是在“嘎吱嘎吱”的磨着骨头发出来的那种声音一样,让人觉得牙酸的不行。

    他手上拎着一把剑,一步一步的逼近那个求饶的女人。

    “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呢?”

    一开始他的声音还很温柔,可是下一秒,他就突然暴怒了起来,声音极大的怒吼了一声,“我让你跑啊!”

    那个求饶的女人被他吼得浑身一颤,手软脚软的爬了好几步才爬起来向后跑去。

    可惜还没跑多远,就被李公子手中的剑一剑穿心,瞪大了眼睛向前挣扎着,最终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抖着身体哭泣。

    “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呜呜呜,李贺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啊!”

    “你看,我让你跑你不跑,现在你想跑也跑不掉了,嘻嘻嘻嘻。”

    洛千卿看着那个男人脸上忽喜忽怒的神色,只觉得自己如同置身于冰窟之中,浑身上下冷得不行。

    这个男人是个变态杀人狂!她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洛千卿看着那个李贺抱起那具尸体朝外走去,她屏息凝神,等到那个李贺的身影再也瞧不见了,才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藏身之处跑了出来,按照之前打量好的方向跑了过去。

    就在她将要爬出院墙的时候,她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什么东西破风而来的声音。

    她下意识的松开手,才看到一支羽箭就插在她刚刚所在的位置,尾梢还在激烈的颤动。

    洛千卿转头,看到一个男人正挽弓对着自己,一支羽箭搭在弦上。

    “呵,这儿竟然还有一只漏网之鱼。”

    从那个用箭指着他的男人身后,原本离开了的李家少爷又走了回来,饶有趣味的看着洛千卿,眼神里闪烁着残忍的光芒,他走到了洛千卿的跟前,用剑尖挑起了洛千卿的下巴,眼神从上而下的俯视着她,“我给你一柱香的时间,你有一柱香的时间逃跑,可千万不要太快被我抓住呐。”

    洛千卿愣住,看到李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显得有点得意洋洋的。

    “还愣着干什么!跑啊!”

    下一秒,李贺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化成了暴怒的神色,对着洛千卿怒吼了一声。洛千卿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朝着院子外跑了出去。

    她一边跑,内心一边迅速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那个李贺很明显是心理有疾病的人,从他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是一个躁郁症的病人。李贺的面色红润,双眼炯炯有神,瞳孔扩大。

    因为躁郁症入睡困难,睡眠节律紊乱,而李贺的眼底有一层青黑色的眼圈,眼睛里也弥漫了一些红血丝。同样躁郁症也会有食欲亢进暴饮暴食的症状,而李贺正好十分消瘦!虽然可能因为练武的原因,他看起来并不瘦弱,可看起来也比之前那个同样练武的下人要看起来瘦多了。

    而且李贺本人的情绪波动非常的激烈,刚刚还在得意洋洋,转瞬间就开始暴怒,这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情绪波动。

    洛千卿一边分析对待躁郁症患者应该怎么做,一边心急如焚的还要寻找着出路。

    尽管她很清楚这是李贺的诡计,一开始给人一柱香逃跑的时间,好像给了对方活下去的希望,可是她可以肯定,李贺绝对一直跟在猎物的身后,寸步未离!

    可这也不代表着洛千卿什么都不能做!

    洛千卿推开另一扇院子的门,在看见眼前场景的时候,忍不住屏住呼吸后退了一步。

    在这个院子里面有很多的尸体,那些尸体就那样随意的堆积在地上,就这么打眼看去,那些尸体的死亡时间都各不相同,有的尸体上已经出现了尸斑,有的尸体已经腐烂有了蚊蝇繁殖,有的尸体则已经长满了绿毛。

    相对来说最新鲜的那一具尸体,都已经是死于一天之前的了。

    看来这里是李贺在杀死了人之后,尸体堆积的地方。

    她忍着恶心感,回想起自己在大学里旁听过的法医课程,试图从这些尸体中分析出一些信息来。

    堆积在这里的所有的尸体全部都是女性,洛千卿的脸色变的青白,她扯下自己衣袖捂在自己的鼻子上,朝着那些尸体走近了一些。

    洛千卿选了那一具最新鲜的尸体,相对来说越新鲜的尸体保存下来的信息也最多。

    她的双唇抿起,眼神严肃的观察着尸体的状况。

    基本上来说所有的尸体除了都是女性之外,年龄也都差不多,基本都处于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没有例外。

    而且这些尸体上还有更多的共同点,所有的尸体上都有非常严重的性虐待痕迹,甚至还有大半的女性都有花柳病,只有一个脖子上有红痕的女性没有花柳病。

    看起来她像是被人冲动扼死的,极有可能是在做那档子事的时候就被扼死了,死得太早所以没有被传染上花柳病。

    可若是说这些女性是出自于青楼的,洛千卿又下意识的觉得哪里不对劲。

    “救??救我??”

    洛千卿转过头,震惊的看着在门口一点点用手爬过来的女人。

    那个女人的头发全部披散着,有的还在身子底下混着泥土,她的双腿上有干涸的血迹,手指甲缝里全部都是肮脏的泥土,脸上全部都是污迹。

    只有那双眼睛,明亮的似乎能刺痛人的心。

    她抬起头看着洛千卿,声音嘶哑得快要听不出来她在说什么,却还是坚持的冲着洛千卿开口,“救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