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惩戒警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1:09本章字数:2098字

    铁狐眼中闪过忌惮之色,咳嗽一声,说道:“朋友,今天的事你别插手,除了蓝宝石之外,我铁狐再给你十万美金。”他垂涎寒云芝的美貌与热辣身材,自然不愿意轻易放过。

    “靠,美金啊!”韩朗明看上去好像很开心,搓着手兴奋了一阵,半晌却摇了摇头,苦着脸道,“可惜,我更喜欢美女多一些,这笔生意可能谈不拢。”

    “那就太遗憾了。”铁狐叹了口气,也不多坚持了。

    他缓步向韩朗明走来,淡笑道,“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兄弟你喜欢美女,我铁狐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看样子,铁狐似乎决定放弃了。

    韩朗明笑嘻嘻道:“多谢了,走好不送!”

    铁狐哈哈笑了两声,就随意走过了韩朗明身边。刚一绕到韩朗明身后,铁狐突然转身出手,猛朝韩朗明后脑抓来。

    韩朗明早已料到他不会善罢甘休,哈哈一笑,反手一掌拍出,顿时和铁狐的爪招对上。

    铁狐出手如电,另一爪同时间袭来。韩朗明照挡不误,啪的再接一爪。

    铁狐狞笑道:“你完蛋了!”十指紧扣,把韩朗明的双手锁死,接着两条手臂银光爆闪,又再聚上了“钻化异能”。

    铁狐异能发动后的爪力,连铁球也能捏扁,威力极其恐怖。凭着这招必杀,甚至连好几名空手道黑带的高手,也被他硬生生废了双手。此时一招得手,自认为必胜无疑,不禁得意非常,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料他刚一发力,却感觉如同和最坚硬的金刚石硬撼一般,完全无法撼动分毫,只感到对方的劲力竟然比自己更强更猛,不由大惊失色。

    韩朗明气定神闲,始终是面带笑容,双掌之上缓缓浮现出红色真气,正是易筋经第三周天红级真力。

    霎时间,古武功火拼异能,两人僵持着不动,双手抓牢相互斗力。

    “原来是扮猪吃虎,我操!”铁狐嗷嗷嚎叫,一瞬将异能发挥到极限,手掌上银光暴增不止,隐隐有些压倒韩朗明的势头。

    “不俗的异能,防御力很强,可惜攻击力却是弱了一点!”韩朗明淡淡一笑。

    易筋经号称少林四大神功中,攻击力最为强横的一门神功。韩朗明十年苦修,威力自然远远超越常人之上,铁狐经过铁化后的力量虽然厉害,却也奈何不了他。

    韩朗明面带微笑,半秒间,将易筋经内劲推升至第四周天黄级,内劲顿时如同山洪暴发,咔嚓咔嚓,就将铁狐的双手捏得变形,双手臂骨全部震碎。

    这一瞬逆转,只在转眼间完成。铁狐面如死灰,哪里想到韩朗明居然如此恐怖,一时惊骇欲绝,连求饶都忘了。

    韩朗明抓住铁狐的双手不放,喃喃道:“不知道把人宰了,异能还能不能转移呢?”

    叮,脑中又传来提示音。

    “只要成功建立起‘异能转移’的通道,就能任意使用对方异能。如果异能者死亡,只要不曾清除掉转移通道,同样能够随心所欲的使用对方异能,而且不再需要动用本身技能去作交换。”

    听了意念中的话音,心中的犹豫一扫而空。照着主神空间的说明,似乎干掉了异能者,反而会更加方便,韩朗明不禁暗暗欢喜。

    只一会儿功夫,接触铁狐的双手已经超过了30秒,韩朗明再不迟疑,当即一腿踢出,嘭的将铁狐踹飞十米之外,咔嚓撞断一棵大树。

    如此强劲的一脚,韩朗明根本不用去看,也知道铁狐玩儿完了。

    干掉了铁狐,韩朗明立刻发动“钻化异能”,只见手臂上寒光一闪,顿时度上了一层银光,与铁狐之前一模一样。

    韩朗明随手挥拳,朝旁边一块岩石打去,轰隆一声,那岩石立马表面爆裂,现出一个清晰无比的拳印。

    韩朗明又惊又喜:“一旦运上这‘钻化’异能,拳脚坚不可破,攻击力等于增强三成以上,几乎达到易筋经蓝级的水平了!现在这种异能还只是中阶铁化境界,如果升级到高阶钻化,那不是威力更猛?”

    新获得一种异能,而且还不需要使用本身技能用作交换,韩朗明不免兴奋不已,接连试了好一阵子,才意犹未尽的消去了异能。

    韩朗明转身走到寒云芝身边,蹲下身子瞧她的情况,轻轻按着她光滑的肩头,将她扶了起来。

    韩朗明用手轻打了她一下耳光,叫道:“喂,醒醒,还没死吧?!”

    寒云芝晃动着脑袋,悠悠醒转,猛然一眼见到韩朗明,立时咿呀尖叫,一耳光就朝韩朗明煽来。

    韩朗明哪里想到她一醒来就出手打人,一时疏于防备,啪的面上就吃了一记耳光。

    “靠!”韩朗明骂了一声,闪身就退出两米之外,心中暗骂自己大意。

    寒云芝死死盯着韩朗明,怒叫道:“我杀了你!”刚冲出两步,忽然肚内叽里咕噜一阵怪响,痛得她哎哟一声,又再弯腰蹲下。

    韩朗明吹声口哨,摸摸脸颊,笑道:“幸好给你下了药,不然还不被你活活打死?”

    寒云芝捂着肚子,恶狠狠地叫道:“你…这混蛋!我长这么大,还…从没人敢这样对我!我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你!总有一天…我要你死得难看!哎哟,好痛…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韩朗明呵呵乐道:“站都站不起来了,还敢那么野蛮凶悍,真是服了你!本来还想早点给你解药的,但看见你这么有精神,还是算了吧!”

    “算你狠!我认栽了,快把…解药给我!”寒云芝忍着眼泪,咬牙切齿道,“这笔账,迟些时候…再和你算!”

    韩朗明笑道:“你就继续嘴硬吧!我给你吃的药粉,名叫‘先天阴阳散’,发作起来冷热交叠,腹痛如绞,要是没有独门解药,痛楚将逐步升级,足足会痛上三五个小时才会停止…至于还有些什么意外症状,比如腹泻、羊癫疯之类的,我也说不清楚…”

    正说着,寒云芝肚内骨碌声越发猛烈,忽然忍耐不住,砰的一声,放了一个响屁。

    寒云芝原本苍白的脸颊立时羞得通红,眼眶中的泪水不停打转。

    韩朗明捂着鼻子,连连摆手:“好臭,好臭!公共场所乱放臭屁,该当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