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老龙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1:10本章字数:2372字

    白龙一摆手,请过领头的妩媚女子,微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徐景蓉’徐小姐,是这座地下城的负责人之一。地下城的幕后股东、老板身份复杂,并非一方势力所独有。能成为地下城的负责人,身份非同小可,若没有强硬后台,或者是远超常人的能力,绝对无法办到。韩朗明不禁对眼前这个女人多瞧了两眼。

    徐景蓉微笑着,彬彬有礼道:“预祝先生今晚旗开得胜!”

    韩朗明点头道:“多谢。”

    韩朗明跟着白龙穿过赛场边缘,进入走廊,沿着楼梯向上走去。诗星兰有心去瞧瞧大龙头是何方神圣,便死死拉着韩朗明,不肯离开。

    白龙再次瞅了诗星兰一眼,似乎没有瞧出什么破绽来,就没有出言阻止。

    顺着楼梯到了上一层,在长长的走廊中走了一阵子,来到一处挂着金色牌子的房间门口。

    门口处笔挺的站着两名保镖,见着白龙到来,都是恭敬的点头招呼。

    白龙对韩朗明道:“熊猫先生,老龙头想单独见你,你的这位女伴请留在外边。”

    诗星兰心中微微失望,却也知道没有法子能够跟进去,忙道:“没关系,我就在外边等着。”

    白龙敲了敲门,听到里边应了一声,就扭开门锁将门打开,再礼貌的一摆手,示意韩朗明进去。

    韩朗明走进房间,立刻见到一名满脸皱纹的老人,静静坐在房内的沙发上。

    屋内的摆设,俨然是一个贵宾观赛厅的格局,透过前方的透明玻璃,能够以最佳的视角,清楚的看到下边的拳赛。只不过现在拉上了窗帘,显然老龙头不希望被人打搅。

    老龙头齐震南眼光在韩朗明身上一扫,淡笑道:“你来了。”

    韩朗明道:“是。”

    齐震南虽然年纪老迈,眉目仍是十分清秀,不难想象到,他年轻之时必定是名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从面相上看来,老龙头显得有些柔弱,和一般的黑道龙头有所不同,似乎是少了一股凌驾众生之上的煞气。

    当然,前提是假如忽略掉他那一对眼睛的情况下。

    连韩朗明也不得不承认,齐震南的眼神令人加倍的感到压力。这种压力,并不是出自于锐利的眼神,齐震南的眼光十分淡然、平缓。但却是仿佛月光一般,在不经意间,就将人完全看透。

    这样的一个人,韩朗明面对时也得小心翼翼,凝神屏气,生怕被他瞧出了什么秘密来。

    对视了几秒,齐震南一笑:“多年不见,你和以前不同了。”

    韩朗明微微一惊,随即暗暗佩服:“老头子好犀利的眼神!是因为我获得了异能,重生的缘故吗?”

    “请坐。”齐震南表现得很客气。

    韩朗明缓缓走上,坐在了齐震南对面的沙发上。

    齐震南没有再说客套话,直接说道:“今晚的拳赛,对方邪力会将派出三名高手,分别是妖魅、杀人王洛克,以及邪力会首领兰蒂子爵。说实话,我认为我方并不足够对抗他们,但有你出手,我就放心了。”

    韩朗明淡淡一笑:“高达一千万的酬劳,我当然会尽力。”

    齐震南呵呵笑道:“年轻人,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并不是那种为了钱而办事的人。”

    韩朗明哦了一声:“那你认为我是怎样的人?”

    齐震南笑了笑,摇了摇头,却不回答。

    齐震南从怀中取出一张支票和一张照片,放在身前的茶几上,推到韩朗明的身前,说道:“不管今晚的拳赛胜负如何,我都希望能请到霍飞出手,这张支票只是小意思,请你转交给他。”

    “八千万?”韩朗明接过支票,也是被上边的数字吓了一跳。

    照片上,是一名清纯秀丽的少女,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头上扎着两条可爱的小辫,背景方面,似乎是一所环境优雅的私立学校。

    “这是我的孙女齐小梨,也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希望霍飞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出手照顾她。”

    齐震南的话语中,流露出一丝苦涩之意,仿佛是在交代遗言。

    韩朗明沉默了一阵,淡淡问道:“难道你认为应付不了邪力会?”

    齐震南摇头道:“邪力会只是小角色而已,不足为惧。真正可怕的,是隐藏在他们背后的一股势力。”

    韩朗明缓缓道:“你是指阉党?”

    齐震南一怔,苦笑道:“原来你也知道,很好,那么就不用我多做解释了。”

    韩朗明拳头捏紧,一字字道:“阉党,真有那么可怕?”

    “绝对比你想象的可怕。”齐震南深深呼吸,叹道,“如果他们愿意,可以消灭世上的任何一个组织,不管他是黑道,或者是拥有军方力量支持的白道。既然他们盯上了海风市,那么我们的好日子或许就要到头了。”

    韩朗明将支票和照片收起,淡淡道:“别忘了,海风市内还有猎人存在。”

    齐震南轻笑道:“猎人的确很强大,但要说强到能对抗阉党,我却并没有多大的信心。”

    韩朗明道:“我有信心。”

    齐震南的目光闪动,听到韩朗明的回答,似乎有些惊讶。

    “过了今晚再说吧,如果我们能赢了邪力会,至少可以多争取一些时间。”

    齐震南眉头紧皱,勉强一笑。

    同时间,在地下城会所的另外一处空间内,热气腾腾,烟雾弥漫。

    这是一个约有七八十平方米的小型浴室,尽头处是由花岗岩砌成的浴池,右手边有一间小型桑拿房,浴池靠着墙壁,上边是精美的石头浮雕。

    浮雕展现为希腊女神的造型,以优雅姿势,双手捧着水瓶子,正朝着池子哗哗注水。

    周围点着香薰,令浴室内荡漾着一股醉人的气息。

    兰蒂躺在浴池中,享受着热水带来的刺激,嘴里轻轻哼着小曲儿。

    她十分喜欢洗澡,尤其是在处理重要事情之前,比如…杀人之前。

    兰蒂喜欢刺激,各种各样的刺激。

    比如开最快的车、喝最烈的酒、吃最辣的菜、赚最多的钱、耍最准的枪、杀最狠的人…

    刺激,通常容易令人提前衰老。不过这条法则,显然对于兰蒂并不适用,她活得比大多数的女人都要年轻,也更有活力。

    很难让人想象到,她的真实年龄,已经二十八岁了。

    作为阉党的子爵之一,兰蒂的“魂控”异能从未失败过。甚至党内的高层也对她十分看好,认为她在未来十年内,很有可能升级为伯爵,甚至是侯爵。

    得到组织认可,总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

    兰蒂对自己的生活和表现,也基本上满意了,

    当然,只除了一件事。

    那就是寂寞。

    再刺激的事情,也无法填补这种情感带来的痛苦。

    兰蒂有时也天真的想象,等哪天钱赚够了就宣布退休,然后找一个心爱的男人嫁了,从此无忧无虑的生活。

    不过,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罢了,兰蒂从没告诉过任何人,因为如果被党内的高层知道她有这种想法,即使是身为子爵,也绝对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