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一千万一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1:12本章字数:2565字

    “刘兄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我瞧这小子的药方,九成可能是假的。”正在刘浩东兴高采烈之际,忽而一个冰冷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刘浩东变色道:“你说什么?”

    众人寻声望去,见在韩朗明等人不远的地方,坐在一个穿白色西装的男子,嘴上叼着一根雪茄,一脸的傲慢不屑之色。

    在那男子的同桌,坐着柳轻虹和李明贤二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人面目欠扁,份外眼熟,居然是韩朗明不久前修理过的沈鹤沈公子。

    以沈鹤家的权势和财力,本来不足以参加这样的交易会,但凭着攀上了白衣男子这颗大树,才能勉强混了进来。

    沈鹤此时龇牙咧嘴,恶狠狠的盯着韩朗明,显然早已经把他认了出来。实在是想不明白,像韩朗明这样的乡下小子,怎么够资格在这里出现?

    同桌的柳轻虹微微冷笑,一副吃定了韩朗明的样子。显然那白衣男子就是她之前口中的大哥,而这次挑衅多半也和她有着直接关系。

    至于李明贤,却是无精打采,垂头坐在边上,由始至终,也不敢朝沈瑶这边瞧上一眼。

    沈瑶俏脸微沉,低声对韩朗明道:“那抽雪茄的男子叫做‘柳胜’,是柳轻虹那贱人的亲大哥,有个外号叫做‘小赌魔’,听说逢赌必赢,还算有点本领!”

    韩朗明笑道:“什么小赌魔,大脑残还差不多!”

    众人一见柳胜摆明了找麻烦,肯定有热闹可瞧,都是精神一振,来了兴趣。

    刘浩东听了柳胜所说,不悦道:“柳少爷请别乱讲,我刘浩东研究药理三十多年,难道还分辨不出药方的真假?”

    柳胜哈哈大笑:“这年头的骗子厉害着呢,刘兄分辨不出来有何奇怪?”顿了下,指着韩朗明道:“你信不信,我能让这小子亲口承认,药方是假的!”

    刘浩东沉脸道:“柳胜,你到底想搞什么鬼?”

    柳胜笑着起身,缓步朝着韩朗明这边走来,说道:“我不过想替刘兄拆穿这骗子的真面目罢了!”

    刘浩东怒道:“你别太过份…”他对韩朗明印象甚好,当然不许旁人欺负了他。

    韩朗明微微一笑,拉住刘浩东道:“浩东哥,没事的,让他过来。”

    说着,韩朗明也是缓缓站起了身来。刘浩东一怔,只得住口。

    沈瑶在旁低声道:“小心点,这家伙很狡猾,不好应付的!”

    韩朗明嬉皮笑脸,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柳胜的父亲和沈瑶之父是生意上的伙伴,但彼此不和,时常暗地里较劲,因此柳胜便不怎么给沈瑶面子,有心为妹子出气,要教韩朗明当众出丑丢脸。

    他号称“小赌魔”,有着一些胜过常人的厉害手段,自然不将韩朗明这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放在眼里。

    柳胜走到韩朗明跟前停住,抽了口雪茄,嘿嘿一笑,也不说话,只是凝视着对方双眼。

    接触到柳胜的深邃眼光,韩朗明微微一晕,神智立时略微感到有些迷糊。

    “靠,原来懂得催眠术,难怪那么嚣张!可惜遇上我,算你倒霉!”

    韩朗明凝气定神,目光一转,两秒内已经恢复了正常。

    韩朗明自己也是催眠术的高手,连寒云芝那样受过特训的异能女警也能催眠,以柳胜的凡人实力,当然奈何他不得。

    柳胜却没发现韩朗明已经清醒,见他对上了自己的目光,暗暗欢喜,悠然道:“药方是假的,对不对?我要你亲口承认,有没有问题?”

    语音飘忽不定,动听之极,催眠术的威力全面展开,连旁边的沈瑶和刘浩东都受到印象,生出了强烈的困意。

    韩朗明似乎中招,呆呆道:“承认什么?”

    柳胜缓缓道:“承认药方…是假的。”

    韩朗明道:“有多假?”

    柳胜一呆,想不到韩朗明问题多多,不断反问。

    柳胜想了想,以飘忽音道:“当然是非常之假!”

    韩朗明吃吃道:“难道还假得过你?”

    柳胜一怔,喃喃道:“我…是真的。”

    “不是的。”韩朗明悠悠道,“你是假的,你根本就不是人类…”

    柳胜已经感到有些不对了,但心神已被韩朗明所慑,一时身不由己,只能呆呆的回答下去:“不是人类,我是什么?”

    “脑残!你是脑残,你不是人类。”韩朗明的语音逐渐肯定。

    柳胜呆了:“我…是脑残?”

    韩朗明微笑道:“当然是的,不信你可以大声吼出来,大家都会认可的…”

    柳胜面色难看:“吼出来,我是脑残?”

    韩朗明微笑道:“对的,一定要吼出来,只有那样才能证明,你不是人类,是脑残!别再犹豫了,赶快吼出来吧,到了那时,一切都会结束!”

    在韩朗明的悠悠语音侵蚀下,柳胜坚持了半刻,终于全面崩溃,猛一跺脚,仰天怒吼一声。

    “我是脑残,我是脑残,我他妈的是脑残!”

    哇哈哈哈!

    旁观众人先是一呆,随即捧腹狂笑,哪里想到柳胜会这般的诚实可爱。

    柳轻虹急急忙忙奔了过来,摇着柳胜的胳膊,连叫:“大哥,你怎么了?”

    过了好几秒,柳胜才回过神来,见周围众人不住朝着自己狂笑,不免有些心慌:“妹子,我刚才说了什么?”

    柳轻虹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低声道:“刚才你说…我是脑残…”

    “什么,脑残?”柳胜怒气冲冲,一把将雪茄扔了,转头怒瞪着韩朗明,狞声道,“好啊,想不到你还是个催眠术的高手!”

    韩朗明笑道:“你想怎样?脑残!”

    “找死!”

    柳胜暴怒,一挥手,唰的就是一张扑克牌飞出,旋转着朝韩朗明的咽喉切去。

    柳胜号称“小赌魔”,在扑克牌方面自然有所造诣,一手飞牌绝技,能令扑克纸牌变得好像利刀一般锋利,甚至能够切裂木板,杀人于无形。

    他出道以来,在青年一辈中战无不胜,从来没有吃过任何苦头,哪里想到会在韩朗明手上栽了大跟头,一时盛怒之下,忍不住施了杀手。

    刚一出手,立刻后悔,心想用扑克牌当众杀人,众目睽睽之下,那可就捅大篓子了。

    韩朗明嘻嘻一笑,略微侧头,一张口,就将扑克牌轻轻咬住。

    柳胜脸色一变,这才知道遇到了狠角色,暗道:“他妈的,想不到这小子如此厉害,早知道就不为妹子随便出头了!”

    但现在骑虎难下,要柳胜就此罢手却也不能办到。

    柳胜一翻白眼,怒道:“臭小子,敢让本少爷出丑,就算你有沈家小姐罩着,老子也绝不罢休!”

    沈瑶嘻嘻笑道:“胜哥放心,我绝不罩他,你想报仇尽管动手!”

    柳胜一怔,倒是被沈瑶的态度弄迷糊了。

    他却不知道,沈瑶见了韩朗明的出色表现后,越发的对他感兴趣,巴不得多瞧一些神奇的手段,要是柳胜现在退下,她反而不乐意了。

    柳胜定了定神,厉声道:“小子,有种和老子赌一把,如何?”

    他心想凭真功夫未必是韩朗明的对手,便想以自己最拿手的赌术扳回一城。

    韩朗明笑道:“你想赌什么呢?”柳胜傲然道:“随便你赌什么,扑克、牌九、麻将…什么都行!你如果赢了,老子给你一百万,要是输了就留下两根手指!”

    韩朗明哈哈乐道:“这些赌法多没意思,又朗明费时间!不如就来个石头剪子布,一局定输赢,赌注为一千万,怎么样?”

    “吓!”众人差点以为自己听错,石头剪子布,赌一千万?这在赌博史上,恐怕都没有这么狠的先例吧?

    柳胜也是怔住,想不到韩朗明会提出这样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