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堕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09本章字数:2146字

    早餐也没有吃多少,随便扒了几口就感觉已经很饱了。管家再三劝解她也只是说自己真的吃不下了,估计是孕吐的关系,酸菜的那种酸爽她居然吃得异常的好,以前这些她根本就不爱。

    一想到孩子的到来,她就瞬间沉默了。他的到来太突然,太让她措不及防。以至于怎么浑浑噩噩的去学校都不知道。

    校园里,与她同岁的学生都带着欢声笑语,而她却活在各种压力之下,苟/延/残/喘,她很羡慕那些生在小康家庭的同学。

    即使没有佣人的伺候,没有专车的接送,可他们不用担心有朝一日会因为家族的事业而搭进自己的婚姻。

    一整天浑浑噩噩的度过,就连刘佳好来上课她也无心理会,突然觉得刘佳好的存在比孩子的存在好太多了。

    上课之前她无意间听到别人说什么无痛人流,便一下就听进心中了。

    整个课堂楚依依都在不断的考虑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在洛家不能留,与洛长邪离婚自己也无力养活,楚家只会说她都是一个累赘,现在带个孩子更加的累赘。

    好不容易拖到下课,童倩还来不及跟她说话,就看到楚依依凌/乱的抱着书本冲出了教室。

    以前楚依依从来不会这么慌张的离开,而且每次都是把书整理得很好才会起身走,就算有事儿也会跟她打声招呼。

    童倩奇怪了一会儿,倒觉得无所谓了。本来她们楚家事情就多,说不定还真有很着急的事呢!

    楚依依出了校门就直接打车到医院,她怕自己后悔,所以趁热打铁,快速去医院。

    她满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万足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站在妇产科内她居然有点害怕了。

    看着周围的都是夫妻双双的陪伴,再不济也是有个朋友或者亲人,而她却只身一人,所有的落寞都伴随她周边,那么凄凉,那么可怜。

    手里拿着挂号单,却已经被她捏得皱皱了,早已不见原来的样子。

    她深刻的知道如果这次不打掉孩子,她和洛长邪更加得不可能了。

    可是,洛长邪的温柔与爱她不想抛弃。权衡之下她只能选择舍弃这个孩子。

    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也不知道,留下来也只会被人说成孽种。洛长邪那样的身份也不愿意当一个免费爹吧!

    这妇产科来来往往人很多,有哭哭啼啼离开的,也有面无表情的离开的。

    而她估计是伤心,痛苦,面色苍白离开吧!

    在外面等待的越久内心焦急不安的想法就越来越沉重,想到前面还有好几个孕妇排在前面,她只得来回走动。

    她一直低着头,感觉周边就她一个人年轻一点,就连刚刚进去手术台的一个大姐奇怪的看着她。还小声嘀咕着说:

    “现在的女孩子真的不自爱,年纪轻轻就被人搞大肚子,现在好了一个人来医院打孩子。”

    虽然那个大姐说的话很伤人,但是她却无力反驳。好在大姐身边的男人比较通情达理,拉着自家的媳妇小声点说:“你别说了,小心被人听见。”

    是啊!

    如果一个自爱的女孩子现在怎么可能坐在这里。

    手里紧紧的握着那张序号单,尽量把自己变得微小的存在。突然头顶上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看好戏的样子:“哟,这不是洛家少奶奶吗?不对,是前任少奶奶。”

    楚依依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身穿黑色包裙,脚踩至少八厘米的高跟鞋,一头大/波浪卷,化着烈焰红唇。满身劣质的香水味扑面而来,让她更加的想要吐了。

    这个女人她倒是有点影响,不就是被她撞见与洛晨风的那个秘书吗?

    “有什么事吗?”她自认为自己没有得罪过这个女人,连交际都没有过。她居然还带着这样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没想到你看着那么清纯居然来着堕胎,意外啊!”

    “你倒是一点不让人意外,看你的脸色就知道是手术刚结束,这会儿还这么有力气在这里若无其事的和我聊天,果然有经验就是不一样。”

    她其实还是很感谢这个秘书,不然她还看不清楚洛晨风那伪装的样子。

    “你……”女人想要说什么,但是手机却突然想起,接了一个电话便准备离去。临走时还还省心的刺/激她一下。

    “你也不过如此啊!才和晨风分开多久就被人搞大肚子,我看是晨风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应该就给他带绿帽了吧!”

    女人说完就走了,她也懒得和那个女人多说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忽视就站在走廊上大叫一声:“下一个楚依依。”

    楚依依那三个字不过是很简单,平时也没少听见过,此刻听着却有些刺耳。站起身,走到里面等待着。

    等她走进手术室,平稳的躺上去。手术台上的冰冷有些刺骨,让她紧张的心情立刻拉回现实。

    或许她年纪看起来太小,现在就来做人流手术,连一旁的医生和护士都带着不屑的看神看着她,估计和那位大姐差不多,也认为她不自爱吧!

    “把腿拱起来。”女医生估计是四十来岁,语气都不是很好,冰冷的说着。

    她却不在乎,只是想到这个孩子在不久后就会离开自己的身体,就会与她阴阳相隔,而她就是那个杀死他的刽子手。一时忘记医生说的话了。

    女医生有些不耐烦了,语气中更加大声:“让你把腿放好。”

    她的动作很慢,腿放到一半的时候却立即坐立起来,对着医生祈求着说:“我不要做手术,我要走了。”

    她没给医生们的回答,急忙拿过自己的包走朝外面走去了。有些狼狈,有些急促。

    手术里的医生看着她逃跑出去,不太高兴的说:“真是的,完全是来耽误时间的。”

    站在医院外,刚刚那些所有的害怕都消失不见了。

    她始终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即便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却还是不能舍弃。

    拿出电话,颤抖的拨号着,一声一声的响起犹如掐着她脖子一般,难以呼吸。那边没一会儿就接起了电话:“喂,依依。”

    “你晚上回来吗?我有话想对你说。”她还是不想一个人面对,不管是生是死,她决定给洛长邪说。

    “有空,那我下午来接你。”

    “好。”楚依依有些艰难的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