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为他心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09本章字数:2108字

    面对下午的事情,她心里一直都放不下,桌上丰盛的晚餐摆在她眼前,如果是以前一定会满怀欣喜的吃下它们。可现在却食之无味。

    不知道是之前从医院里出来吃了点东西,还是洛长邪的不解释让出楚依依难以下咽。总之一顿饭下来,她没有吃多少。

    “怎么才吃那么一点?”洛长邪放下筷子,看着她。

    他的目光太过于犀利,直射她整个身子,倒把她弄得有些心虚。好像是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来背叛他。

    楚依依急忙避开洛长邪的眼神,轻轻咳嗽了两声,故作淡定的说着:“我之前在外面和同学一起吃了一点小吃,这会儿倒不是很饿。”

    “外面小吃不卫生,以后想吃什么跟家里厨房讲,他们都会做。”洛长邪一边说着一边擦嘴。一个如此简单的动作,却被洛长邪表现得如此摄人心魂,让人陷入其中美色。

    “嗯,好。”楚依依轻轻点点头,还不断自我提醒说,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

    “我们回家吧!”说着还是如往常一样牵着她的手,走到车库那里,开车回家。

    回到家,洛长邪坐在客厅里处理文件公务,倒是她洗漱完后无所事事,安静/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一直看着他。

    都说认真的女人最漂亮,那句话用在男人身上也无可厚非,现在的洛长邪就是越看越有魅力,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能清楚的听到自己胸口那颗活跃的小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欢腾着,似乎感觉不到疲惫。

    终于体会到小说中说的心脏如小鹿一般乱撞。

    楚依依努力按住自己的胸口,告诉自己不要再乱动了。即便是这样乱跳乱动,但还是掩藏不了心中那淡淡的忧伤。

    在她伤心欲绝、无家可归的时候,是这个男人给了她最温暖的住处。在楚天国和柳秀梅逼她到绝地,走投无路的时候,也是这个男人牵起她的手给对说:我娶你。

    他一步一步的靠近,一点一点的温柔,瓦解她的防备,把她从黑暗中拉起来,让她对这个生活不再那么绝望。给予她最温暖的家,最舒适的照顾。

    婚后,宠她、爱她、保护她,把她能想到的一切和不能想到的所有都安排得非常妥当。这样的男人她怎么能不心动,怎么能保持无动于衷。

    现在他就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她却还是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魅力。

    可是。

    洛长邪与前女友刘佳好复合了。

    他一向淡定自若,好像下午他根本就没有去过学校,也没有见过刘佳好似的。

    而她肚中怀着别人的孩子,却吃他用他。感觉自己才是那个无耻之人,似乎在利用洛长邪的好。

    嘴巴张了张,想要把她怀有孩子的事情说出来,可嗓子就像卡住了棉花,张嘴了却发不出声音,让她难受到心痛。

    其实说到底,她还是没有那个勇气把真相说出来,就连开口的第一句话她似乎都还没有组织好要怎么说。

    不知看了多久洛长邪,最后还是只有重重的叹气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低着头,实在是不知如何开口。

    洛长邪听到楚依依的唉声叹气,放下手中的文件被放到旁边。深邃的眼眸看着她:“怎么叹气了啊?”

    她都忘记自己离洛长邪并不远,所以一声叹气完全可以传进他耳朵。她咧着嘴,淡淡的笑了声:“没事儿,我就是觉得我没事儿可做。”

    洛长邪看了一眼手腕上名贵的男士手表:“已经十点钟了,你估计也困了吧!”

    “我困了,我自己知道上去睡觉,你有事就你就先忙吧!”他的关心如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楚依依知道他很忙,所以也不打算打扰他了。

    洛长邪似乎没有听见似的,站起身直接朝厨房走去,到了一杯牛奶,温热了一下,走到她面前:“把牛奶喝了吧!喝了我们上去睡觉。”

    他的声音没有任何变化,反而带着一些宠溺,与下午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大概是下午她太过于敏感了,所以才觉得洛长邪不再关心自己的吧!

    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洛长邪还是依旧如从前。

    看着那杯牛奶她有些傻眼,早上闻到牛奶都吐了,她怕露馅只能摆手说:“可以不喝吗?我现在都还很饱。”

    洛长邪倒也体贴,没有强求她,走到餐桌前把牛奶放下。然后整理了一下他之前放在一边的公文文件。待一切都整理整齐,没想到他居然走到她身前,直接一个公主抱抱起了她。

    她有些慌张,急忙抱住他的脖子,睁大眼眸看着他:“你,你不是很忙吗?”

    “可是你该睡觉了。”洛长邪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她直接上楼:“刚刚一忙就忘记带你睡觉了。”

    “你真的不用管我啦!我自己可以得,你看你也很忙的。”洛长邪每次再忙都不忘给她准备牛奶,都不忘陪她睡觉。

    有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是被洛长邪宠在心间的小孩。

    “我再忙,也不能把你忘记了。”洛长邪说完已经走到卧室床边了,轻轻的放下她,为她脱去脚上那双粉红色的脱鞋,并体贴的放下她身子,为她盖好被子。

    洛长邪没有放下她就离开,而是把自己的鞋子也脱了,睡在她身边。

    “你忙完了吗?”不然怎么可能现在睡觉。

    洛长邪伸出手臂紧紧抱她在怀里,轻轻的吻着她的唇边,虽然不是法式热吻,但也不是蜻蜓点水。

    那个吻点到为止,洛长邪才慢慢的放开她,为她整理着刚刚被他弄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蛋:“没事儿,你才是最重要的。现在你就好好睡觉,不要想那么多。”

    洛长邪说完,把手轻轻放在她的后背拍打着,好像是在哄她睡觉。即便她早已没被人这样哄睡觉好些年了,但是却还是喜欢。

    靠在他结实的胸膛,感受着他的体温和宠溺。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透出对她的关心。

    洛长邪的大掌抚摸她脸颊时,就让她有些心乱意麻,面红耳赤,久久不能消除。心跳又开始毫无规律的乱跳着,比在楼下还要张/狂一些。

    她知道,那颗心是为洛长邪扑通扑通跳跃着,是心动,是害羞。换一个人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