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推入风口浪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09本章字数:2121字

    昨晚有洛长邪的陪伴,楚依依一夜好眠,早上起来看着外面都觉得是阳光灿烂。与昨日完全是相反的感觉。

    下楼的时候,洛长邪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早餐,简单的小米粥吃起来就跟放了蜂蜜似的,甜的腻人,而她却享受其中的甜蜜。

    洛长邪如往常一样,送楚依依到学校不远处就放她下车了。临走前还拉着楚依依偷/香一个,并温柔的说:“晚上没什么事情,我来接你吧!”

    “嗯,好。”带着心里的负荷不安,她选择享受眼前的甜蜜。

    童倩早已在校园亭子那里等她了,只是刚碰面她们的路都被一个男生堵住了。

    楚依依看着眼前这个男生,虽然知道他是谁,却与他不熟悉。一时难以猜测他堵住她们是什么原因。

    “齐遇乐,你有什么事情吗?”童倩倒是率先帮她问出了好奇。

    “楚依依,我喜欢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说着齐遇乐把一直背在后面的双手拿出来,周中拿着一束香水百合。

    随着亭子旁边的湖面风吹来,喷香扑鼻。

    “什么?”楚依依根本就没有心思去享受鲜花的清香,而是直接看着他,好像自己听到了不可思议的话。

    “我从第一眼看你就觉得你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以前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现在遇见你,我就相信了。所以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能答应我吗?”

    齐遇乐的目光有些期待,一直看着她,等待她的答案。

    一边的童倩拉着她悄悄地说:“行情不错啊!齐遇乐你都能拿下。”

    齐遇乐是谁?

    在这校园里没有人不认识,是学校篮球社社团的队长,在校园拥有一大群拥护他的粉丝。以前还担任过青春杂志的模特。

    身高与样貌、运动并存的校园风云人物齐遇乐,居然站在这亭子里对她告白,所以楚依依才感觉到一阵惊讶。

    但是齐遇乐的话并没有给楚依依心理带来多大的动摇,仅存的波动都只是惊讶而已。童倩的话倒是让她有些不自在,急忙反驳:“别胡说。”

    回头看到齐遇乐依旧是那满满的期待,有些不忍心。但是她却不能给予他希望:“对不起,我现在还不想恋爱。”

    说完就拉着童倩朝教室的方向走去,倒是后面的齐遇乐似乎并不打算放弃,还继续在后面吼着:“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把你追到手。”

    童倩倒是对她竖起大指拇:“依依,你就是牛。这么好的资源你都看不上眼,果然不一样,你就是我的女神啊!”

    “好啦!别贫了,我们快去上课吧!不然等下迟到了。”资源再好又如何,只要不是那个人,她依旧不会喜欢。

    别说现在她对洛长邪心动了,就算没有心动的人她也不会贸然答应齐遇乐。

    “走吧!我的女神。”童倩倒也不说那么多了,跟着她就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只是她没有想到,一个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告白会把她推入风口浪尖之上。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洛长邪继续他的工作,而她自然是回到卧室了。

    刚洗漱完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在响,急忙放下手中的毛巾,跑过去。只是在看到是柳秀梅的电话,她却有些犹豫了。

    柳秀梅一般不会给她打电话,打电话就是有目的。可是楚家的困难洛长邪已经帮他们解决了,她打电话过来还有什么事儿?

    就在柳秀梅以为楚依依不会接她电话时,那边居然接起了,只是口吻很平淡的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没重要事情我就挂了。”

    “打电话给你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柳秀梅感觉到楚依依不好的语气,她自然也不会等着被她冷嘲热讽。

    那边楚依依却冷笑一声,果然她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什么事?要钱没有。”

    柳秀梅那点鼠目寸光,眼里只会看到钱,所以她能想到的是柳秀梅找她只会要钱,就如当初把她卖给洛晨风似的。

    “你个死丫头,我有给你说要钱吗?我只是想提醒你,既然嫁给了长邪就应该管好自己。”

    什么叫做管好自己?

    楚依依是被问得有些迷糊,反问着:“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既然嫁给了长邪就不要在学校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和那些不干净的人勾搭在一起,你是想要让长邪蒙羞吗?”柳秀梅的语气有点尖锐,很刺耳,让楚依依听着很不舒服。

    “什么叫做不三/不四的人,什么叫做不干净的人?”她算是彻底懵了,她还没有在学校做让洛长邪蒙羞的事情吧!

    “你别以为你在学校那点事情我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长邪的老婆,行为举止就该检点一点。”

    楚依依咧着嘴角的冷笑,安静听柳秀梅把所有话讲完,慢慢的说:

    “我行为不检点?我自认为我比某些人好,我至少行得端,坐得正。总比有人未过门就大着肚皮进我们楚家大门。试问这是一个检点的人会做出来的吗?”

    柳秀梅最痛恨的就是楚依依说她是小三的事情:“楚依依,你别给你脸不/要/脸。别到时候整出一些事情被长邪给甩了,还把楚家拉下水。我这是好心提点你,”

    “你又不是我妈,你凭什么管我。倒是你挺自来熟,一口一个长邪。你别忘了,我老公的丈母娘不是你,是我妈。如果不是我,现在的楚家早就名存实亡了,你还有胆量在我面前大吼大叫。

    告诉你,长邪很宠我。你们要是把我惹急了,我让你们不好过。”

    她没有想过要靠洛长邪来打击柳秀梅。只是她太势利眼,看的也永远是利益,只有用洛长邪来打击,柳秀梅才能无力反击。

    果然,那边柳秀梅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你……”

    “我什么我,没事我挂了。”说完急忙把电话给挂断了。

    洛长邪进屋就听到楚依依吵起来了,听对话好像是她的继母,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是不是你们家又给你找麻烦了?”

    “不是,不过你也知道我继母说话难听被我说回去了。”她也知道洛长邪听了多少,所以也没有故意隐藏电话的内容。

    “嗯,以后有解决不了的事情给我说,我帮你。”

    楚依依没有出声,只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