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婚礼筹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0本章字数:2221字

    隔天。楚依依带着羞涩的表情,在洛长邪怀里醒来,看着他还闭着双眸,长而翘的睫毛,让她羡慕不已。

    伸出小手,轻轻的触碰那睫毛,幸福的笑着。她现在才感觉自己真正属于洛长邪的妻子,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也不害怕会有洛晨风的威胁了。

    洛长邪轻轻抓/住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自己嘴边,轻柔的说着:“昨晚看来你没怎么累,一大早就来调戏我了。”

    楚依依抽/出自己的手,用力的抱着洛长邪:“你不敢让我累,肚里可有你的孩子。”

    她的有持无恐,让洛长邪笑了笑:“可是你只能保持十个月,给你两个月恢复身子也顶多一年,你有没有想过一年后你会怎么样?”

    洛长邪邪魅的笑着,全身散发着得意,似乎在提醒楚依依最好现在来哄哄他。

    “讨厌,我要起床了。”显然楚依依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只觉得一阵害羞。把他推到床的另一边:“出去,我要穿衣服。”

    “昨晚什么都做了,你今天早上来害羞是不是有点迟了?”洛长邪似乎不打算让楚依依平静,还很无赖的向楚依依的方向靠近。

    的确昨晚什么都发生了,但楚依依却不想被他得逞:“你不走算了,我自己去穿衣服。”说着拿过床边他宽大的浴袍套在自己身上,拖拉这鞋子朝衣物间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洛长邪只是满足一笑,没有再纠缠什么。

    一夜的温情让她们心结打开,感情比以前更加好,比往日更加甜蜜。洛长邪更是宠的她上天,只要楚依依说喜欢什么,晚上回家绝对就能看到什么。

    之前洛长邪答应要给她一场盛世婚礼,他也在开始着手准备了。

    周六下午,洛长邪就带着楚依依去选婚礼敬酒的礼服,楚依依走去就看到各式各样的礼物,眼花缭乱都不知道选择什么才好。

    拉着洛长邪从商场底楼到五楼都没有选到好的,倒是洛长邪轻声地说着:“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

    楚依依摇摇头:“我还不累!只是我都不知道买哪一件才好,这里的款式都太好看了。”

    “你如果都喜欢,我们就都买。”说着伸手整理了一下她的飘落下来的发丝。

    “那怎么行。我又不是每天结婚,只要一件就好,买这么多回来不穿多可惜啊。”她知道洛长邪很宠她,但也没必要这么盲目的买。

    这都买下来那得花多少钱,完全没必要浪费。

    “要不隔两天我让人定做一件。”他可舍不得她在劳累,这般毫无目的的闲逛着。

    其实他早就应该找人定做,只是一直都不知道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礼服,有因为前段时间楚依依的闷闷不乐,所以心思都放在她身上了。

    “可以吗?”如果定做,她就不用在这里逛这些,免得选择困难症犯了,不知道选择哪一件。

    “自然可以,只要你想。”牵着她的手掌,慢慢朝电梯走去:“那我们先回去吧!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想要邀请的人?伴娘想要谁?”

    说道伴娘,楚依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童倩;“我先不要回去,你把我送去学校一下。”

    “今天周末,怎么还去学校?”洛长邪倒是没有说反对,只是也很觉得奇怪,牵着她直奔地下停车场。

    “我去找一下童倩。如果我让童倩当我的伴娘你愿意吗?”楚依依睁着大大的眼眸,满是期待。

    “只要你高兴就好。”洛长邪倒是没有再说什么,驱车直接朝学校的方向开去:“晚点回来的时候给我说,我来接你。”

    “嗯。”

    楚依依掏出手机就给童倩发个短信约在学校对面的水吧见面,还说有重要的事情和她说,弄得童倩满是好奇,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等楚依依到的时候她已经坐在里面了,还为楚依依点了一杯卡布奇洛。

    楚依依坐下直接叫服务员换了一杯鲜橙汁,童倩看着她:“你不是很爱喝咖啡吗?什么时候跟我一个口味了?”

    “我怀/孕不能喝咖啡。都三个月了。”

    童倩差点把口中的橙汁给吐出来了,睁大瞳孔惊吓的看着她:“真的假的?上次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就是你上次的提醒,我去买验孕棒检测证实怀/孕,而我今天来给你说的事情就是我要结婚了。”

    楚依依完全没有给童倩一口缓气的机会,一个炸/弹接着一个炸/弹的轰炸,让童倩久久不能回神。

    “你开玩笑吧!你男票都没有……”童倩还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或者就是楚依依太闲,所以弄些笑话来逗逗她。

    “我真的不开玩笑,我还想让你做我伴娘,你愿意吗?”

    看着楚依依一脸认真的样子,童倩开始一改刚刚的嬉皮笑脸,急忙转为正色:“对方是谁?是他欺负了你,然后让你和她结婚吗?”

    算算日子,前段时间楚依依才刚和洛晨风解除婚约,这会儿都三个月的身孕了,一定是被欺负了。

    楚依依看着她这般维护自己,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笑着说:

    “你放心,我过得很好,没有被欺负。之前不是给你说过我有喜欢的人吗?还有上次在学校摆玫瑰花和巧克力的人都是一个人。他很宠我的。”

    “那个人是谁?”上次花海告白事件,烧钱真多,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

    “洛长邪,洛晨风的小叔叔。”

    什么?!

    童倩嘴巴长得似乎能吃下一个鸡蛋了,端着橙汁猛力地喝下两口,慢慢的说:“乖乖,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洛晨风不要你,你直接当人家婶婶了。”

    洛长邪是何等大人物,最近安平市的经济周刊上的火热人物,连她一个外行人都知道了。没想到会成为依依的老公,不过都只知道名字,没有照片参照。

    真想见识一下那个传闻中的男人,目睹一下他的容颜。

    楚依依被她这么一说,似乎倒觉得是像在报复洛晨风。

    “别胡说,我和我老公可是很相爱的,幸好我没有和洛晨风在一起,那个渣男上次差点把我那样的事情,我不是还给你讲过吗?辛亏我老公及时出现救了我。”

    上次她是简单的说了一下洛晨风恶劣的事件,但没有说是谁救了她。

    “也对,那种男人,送我一打我也不要,有钱就能乱来,太自以为是了。”童倩一脸鄙视洛晨风。

    “我们不说他了。倒是你,愿意当我伴娘吗?”

    “愿意,怎么不愿意。对了,你这算不算是嫩牛吃老草?”童倩说着还暧昧的挑着眉,让楚依依脸红不已的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