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第46章 约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0本章字数:6593字

    她从来没有想过洛长邪也会有那么辛苦的时候,洛长邪也从来不会对她讲这些,而是把一切都为她准备的很好。

    刘佳好看着她慢慢的说着:“我跟你讲讲我们之间的过去吧!这样你以后就不会乱想了。”

    既然刘佳好愿意讲关于洛长邪和她的过去,她自然不会介意,点点头说:“嗯。”

    “其实我们认识很简单,没有什么特别浪漫的情节故事。只是因为长邪小时候被绑/架,我爸当时救了洛长邪……”

    刘佳好回忆着他们的点点滴滴,然后慢慢的说着。

    原来他们的认识真的很简单,更没有她和洛长邪相遇的那么狗/血。

    洛长邪是洛家两老老来得子,所以一直都很宠爱。优越的家世,让他从小都活在养尊处优的世界里,但是,有人发现洛长邪是洛家二老的心头肉,用他能够威胁到洛家二老,便计划绑了洛长邪。

    绑了洛长邪之后,那伙人要一笔很大的数目才肯放人。当时洛老/爷/子没有那么冲动的立即把钱打过去,而是打电/话报案,当时接到电/话的就是刘佳好的父亲,她的父亲当时在警/察局里头工作,接到报案之后很重视,决定一定要把这群坏人捉到手,所以连夜策划出解救方案。

    洛老/爷/子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商人,对于刘佳好父亲的提议很是赞同。为了先稳住坏人,洛老/爷/子准备了大量的钱,带去见了劫匪。

    那人见到洛老/爷/子一个人去,自然也没有太多防备。等待他们去抱钱的时候,没想到刘佳好他爸爸会埋伏/在一旁,连同他爸爸的同事一起上前制住了那些坏人。

    接连几个人都纷纷倒下,却还是遗漏了一个。

    见周围都有帮手来了,那个人手里竟然有枪,那人拿着枪指着洛长邪的头,然后对着洛老/爷/子说:“你居然敢给我找/人抓我,我今天走不了,你儿子脑袋也得爆。”

    关键时刻,一直藏在后面的刘佳好爸爸冒着生命危险冲了上去,在过程中受了伤,而洛长邪成功被救。

    虽然他的伤不是很严重,但是洛老/爷/子和洛老太太为了感谢他救了自己的独生爱子,带着洛长邪去医院探病并表达谢意。

    而那次在病房就是刘佳好和洛长邪第一次见面。她当时在医院里头照顾自己的爸爸,第一次遇见了洛长邪。当时小小年纪的洛长邪却已经是冷漠无比的性子,洛家二老看刘佳好跟他差不多大,便让他们两个人多多亲近一番,毕竟刘佳好的父亲救了洛长邪的命。

    久而久之,洛老/爷/子和刘家走得很近。而洛长邪自然也是与刘佳好成为了朋友。

    洛长邪从小就十分优异,无论外表还是能力,足以吸引很多人的目光。而刘佳好自然也没有逃脱他的魅力,她对于洛长邪从友谊产生了爱恋。

    只是洛长邪的心思都放在商业上,从来没有对她产生别的念头。但是因为他们是走得近的好朋友,,洛长邪也从来没有亲近过别的女人,所以两方家长都以为他们在谈恋爱。

    洛老/爷/子和洛老太太都很喜欢刘佳好,想着毕竟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闺女,知根知底,如果能在一起,他们自然不反/对。

    要知道洛长邪这么多年来身边就没有一个异性出现在身边,而且对女人都是远离,几乎从不对女人有好脸色。所以和刘佳好走得近,家长们难免会误会。

    二老想着自己的儿子有女朋友了,也不在乎那些什么联姻。

    其实他们并没有长辈们眼中那么恩爱,那么爱得死去活来。一直都只是好朋友,情/侣关系从来都没有发展过。

    只不过洛长邪很绅士,怕她一个女孩子暗恋他被外人发现而丢失面子,所以他才没有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听到这里楚依依原本还算半悬挂的心,终于落下来了。至少她知道洛长邪除了自己没有其他的女人,心里头更加的甜/蜜。

    想到之前她还想那么多不靠谱的幻想,还卑鄙的腹诽着刘佳好老/师,楚依依瞬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人。

    楚依依感觉刘佳好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女人,连度量都这么大,再看看自己一身毛病。还暗自在想洛长邪放着这么一个美/女不喜欢,为什么要喜欢自己?

    而且还总是给她善后。

    “其实我们就是这么简单,一直都是朋友。上次你见到我们在办公室的时候,我们真的没有怎么样,只是我很久没有见到他了,所以才给了一个朋友一般的拥/抱罢了。”刘佳好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解释完了,瞬间觉得自己有种释放的感觉。

    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做她的倾听者,埋藏了这么久,现在说出来就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面对楚依依也觉得自己更加的坦荡了。

    “嗯,我相信你。”楚依依嘴上是那么说,其实上次却因为那个怀抱让她伤心了好久好久,还以为自己会离开洛长邪,还以为他们会旧情复燃。

    “其实认识长邪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看到她对一个女孩子如此宠爱,或许你对他真的是一个特别的人吧。他从小性/情冷漠,对人对事都很冷淡,只有遇到你,他好像才有了一点,真/实的情感。”

    刘佳好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有些悲伤,或者说是那层爱着洛长邪的感情,被自己一直埋在了心里,选择接受他与楚依依的爱情。

    楚依依到底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小女生,听到自己被洛长邪当成独一无二的存在,心里有些兴/奋。好想现在就站在洛长邪的身边,然后告诉他,他对她来讲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楚依依没有说话,依旧耐心的等待着她讲述,或许对于洛长邪她也想要了解得更多,所以才会这么的安静。

    “他从小性子就很冷淡,虽然洛家上下都把他当成宝,但是洛老/爷/子他们的工作的确很忙。经常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他便变得有些孤单。

    即便有佣人的簇拥,但那终究不是自己的亲人。你只需要多一些耐心,让他感受到你的爱意,长邪一定会对你更加的好。”

    刘佳好把自己对洛长邪的所有了解都毫无保留全部讲给楚依依听。不是为了让楚依依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好,多么的友善,而是想让楚依依给洛长邪幸福。

    希望他们能够牵着手一直走到最后,不要因为一句话而造成了误会,造成了悲剧。楚依依现在还是二十岁的小女生,想法自然没有洛长邪成熟,所以只需要楚依依耐心的陪在他身边就好。

    楚依依自然知道洛长邪的性格并不是那种所谓的大暖男,但是对待她已经是好中之好了。

    “嗯,我知道。我一定会收起自己的脾气,做好他的老婆,不让他担心。”

    既然刘佳好这么看好他们,她自然也不能让刘佳好对自己失望。其实也不算是给刘佳好一个交代,也算是促进他们之间的感情了。

    楚依依和刘佳好又呆了好一会儿才挥手告别。

    楚依依回到别墅,走进卧室的时候就看到洛长邪似乎才洗完澡不久,还没有来的及换上睡衣。

    若是以前的她一定会红着脸,然后害/羞的跑到另外一边,只是今/晚的听到刘佳好的话后,便迫不及待的抱着他的脖子,踮着脚,准确无误的吻上洛长邪的唇。

    她在放开洛长邪的时候,认真的看着他:“我爱你,我会一直爱你,让你成为最幸福的男人。”

    洛长邪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才会这么高兴的主动送上香吻,还深情的告白。不管怎样,洛长邪蛮喜欢的。

    “你这是在挑/逗我吗?”洛长邪虽然话是那么说,但是已经抱着楚依依到床/上躺着了。

    他刚洗完澡身/体正热,就被楚依依撩得上/火。

    楚依依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洛长邪,咽了咽口水,想着反正都是自家的男人,有什么看不得的:“我挑/逗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洛长邪低下头吻住她的嘴,“自然喜欢,每天这么做我都喜欢。”

    她大胆的伸出手主动抱着他,无非就是给洛长邪更大的鼓励。

    即便和洛长邪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楚依依还是被这样直接的方式弄得有些羞/涩,却又是享/受。

    她唯一感觉的就是她的身/体越来越烫,洛长邪的身/子也越来越烫,可是抱在一起却没有感到热的感觉,只觉得更加的舒服。

    之后,楚依依有些累,任凭他抱着自己去浴/室洗澡。直到回到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她的体力才算恢复了一点。

    洛长邪因为楚依依有了身孕,已经很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欲/望了,这会儿她都受/不/了/了。若是以后生了孩子,他不用忍了,自己会不会直接昏睡过去,天天躺在床/上算了。

    突然感觉和洛长邪在一起的时间有些快,抱着他享受着他怀抱的温暖,轻声的说着:“那个,我们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好好的约会过,见面没几次就把结婚证领了,我都没有享受过恋爱是什么感觉。”

    “恋爱我们现在也算,因为爱情存在。至于约会,你想要怎么样的约会?”洛长邪知道小女生都喜欢和情人之间做些甜/蜜浪漫的约会,但是他看着自己的小妻子,他有些好奇,她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约会?

    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这般上心过,但是为了楚依依,他愿意一点点地学,学着怎么去好好对待一个人。这对他来说,也是分外新奇的体验,但是他想学着宠爱楚依依,因为,楚依依值得他这样做。

    即便在他眼中那些行为都是幼稚而浪费时间的。但是为了楚依依他愿意去尝试。

    “我们去看电影吧!”

    <br />

    ……

    听楚依依说去看电影,洛长邪有些慌张,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去过什么电影院。

    第一次发现他怎么跟个土包子似的。

    刚刚还在想楚依依会不会想要什么热气球,什么烛/光晚餐,什么商场大购物。这样的结果很让他意外。

    即便他再慌张,他还是点头答应下来了。

    周六的时候,洛长邪就给她说没有什么工作,所以下午陪她去看电影。

    虽然他没有去过一次电影院,但是每一个步骤都想得很周到。就连楚依依要去看什么电影都一一打探清楚,而且环境也是绝对的好。

    电影院大厅里,洛长邪看着周边的人都抱着爆米花和可乐,便体贴的问到要吃爆米花吗?

    楚依依点头说要吃,还要可乐。

    洛长邪却直接说,可乐我喝,爆米花你吃。本来楚依依还想问为什么就听到洛长邪吐了一句,孕妇少喝一点碳酸饮料。

    无奈只得答应了。

    电影院播放厅里,两人抱着可乐和爆米花,就如同普通的情侣一般约会。只是他们的颜值太高,总有人忍不住的往这边看来。

    女生们更是肆无忌惮的看着洛长邪的俊脸,楚依依倒是没有吃醋,反而觉得自己老公能让这么多人羡慕,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任由她们观赏。

    不过她却紧紧的拉着洛长邪的手臂,宣誓洛长邪已经是名草有主的人了。

    不过也有眼尖的人看出他们就是安平市豪门婚礼的主角,便拿出手机拍照,纷纷发到互联网上,说什么终于见到豪门婚礼的主角,果然是郎才女貌,真人比照片好看了许多。

    楚依依依旧不理会的,不过对着洛长邪倒是俏皮的抱怨::“你看你就是蓝颜祸水,这么多人垂涎你的美色。”

    “要不要我把他们都赶出去。”洛长邪哪知道自己的老婆是在享受自己的老公被人拍照,拿着他到处炫耀。还以为楚依依在吃醋呢!

    “别,我就是说说,就我们俩的电影院不是看电影,是看惊悚片。”她当然知道洛长邪有这个能力把所有人赶出去,但是想想那么大的播放厅,如果没有了其他人,多恐怖。

    漆黑而偌大的房间里播放着电影,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电影播放的时候,楚依依学着其他女人一样,把头靠在洛长邪的肩膀上,其实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样在电影院看电影。

    以前都是童倩的陪伴。

    她连手都没有动一下,一直都是洛长邪在喂她吃爆米花,一人一颗的吃着。吃到一半的时候她小声的对着洛长邪说:“我就喝一口可乐好不好?我口渴了。”

    电影是一部爱情片,是洛长邪为了楚依依才选的,而现在银幕上正是激情热吻的画面。

    而楚依依突然这样说,完全就是对洛长邪赤/裸裸的暗示,别过头,认真的看着依依:“真的很口渴?”

    依依没想那么多,直接点点头。

    洛长邪拿过可乐,只是没有给楚依依,而是直接喂自己喝下了可乐。楚依依刚想爆发自己的不满,就感觉一双大手拖住了她的脑袋,然后就感觉洛长邪有些凉意的唇吻在了自己的嘴巴上。

    不给她可乐喝还想吻她,没门儿。

    她还来不及闭上自己的嘴巴,就感觉洛长邪把他口中的可乐送到了她的嘴里,待可乐都被自己吞完之后,洛长邪依旧没有放开她。

    抱着她紧紧的亲吻着,犹如之前那般甜蜜温柔,她慢慢的沦陷在这个吻中。这样刺/激而又有些别样的感觉她还是第一次。

    不顾及周边是不是有其他的人,就那样肆无忌惮的热吻起来。

    许久洛长邪才慢慢的放开她,舔/着她嘴角残留的可乐。认真的看着楚依依,她害羞的眼眸四处乱窜着,脸上却带着笑意。

    现在实在电影院里,所以他看不清楚楚依依的脸色,不过应该和之前差不多,红红得如熟透的小苹果似的。

    看着微笑的笑脸,洛长邪第一次体会到什么事怦然行动,这样的经历他从来没有感受过。

    他知道自己很爱楚依依,但是都没有此刻这般感觉来的深刻,来得清晰可见。给了他整个人都快要爆炸的甜蜜。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看着她的笑脸,甜甜的,让他心动不已,让他对楚依依越来越喜欢,越来越难以割舍。

    直到电影结束,楚依依他们都没有彻底看懂电影的剧情。不是电影有多复杂,而是他们的吻一个比一个长,温存越来越久。

    播放厅开启了灯,洛长邪就清楚的看到自己老婆害羞的表情,因为害羞还及时躲避了他的眼神对视,拉着他的手还有些急促的说:“走啦!电影结束了。”

    以前在小说上看到男女主角爱在电影院里接吻,她还说伤风败俗,也不知道收敛一点。现在自己亲身体会了,她才觉得真的是一个营造接吻的环境,连自制力那么强的洛长邪都陷入其中了。

    以后她再也不说大话了,也不骂人了。

    洛长邪倒是没有继续逗她,牵着她的手朝外面走去:“接下来要回去吗?还是继续约会?”

    “当然是继续,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第一次约会,不能就这么完了。”她可是很享受在这个约会,让她心跳加快,又兴奋。

    洛长邪揉着她的发顶,宠溺的笑了笑说:“好。想去哪里?”

    楚依依犹豫了片刻说:“去江边吧!”

    安平市的江很漂亮,有一条长长的人行走廊,沿着江边一直围着城走着。

    在安平市的在线网问哪里最合适约会,回答的十个人里绝对有九个人都会说是江边。曾经的她倒是一直幻想一定要来这里约会,没想到今天终于可以实现了。

    洛长邪对这种也不是很了解,只要楚依依说去,那就陪着她去。

    两人便从电影院开车直接去了江边,手牵着手一直沿着江边走。享受着江边的微风,偶尔楚依依的发丝被吹的有些凌/乱,洛长邪很温柔的帮她整理到耳后去。

    这样牵走行走了很久,仿佛能够一直走下去。

    楚依依停住了脚步,别过头认真的看着洛长邪:“以后你也要一直陪着我这样走下去好不好?”

    “好,只要你想走,不只是江边,就是海边我也陪你走下去。”洛长邪说着把她拥入自己的怀中,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

    这样牵走散步,也是他想要的。

    洛氏集团的顶楼,洛晨风的办公室里,谁也不敢站出去说话。

    几个高管相互看了一眼,额头冒着冷汗,不知道是该交上文件,还是该走出办公室。只要洛晨风没有说,他们都不敢动。

    洛晨风的手机也被他刚刚摔在一边,显然刚刚的一个电话激怒了他。

    平时洛晨风都比较好相处,所以很少这样发脾气,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若是真的生气,那就是很难得收回的。

    许久,洛晨风才看到眼前高管们还战战兢兢的站在办公室门口,一动不动,脸色却不是很好,一丝不苟的低着头。

    “滚出去。”他的嗓音有些低沉,似乎是吼出去的。

    而高管们才不管是不是被洛晨风吼出去的,只觉得那声滚就是一种解放,不用再呆在这里害怕了。

    他再也没有心思去工作了,拿着自己的外套直接朝外面走去,提前下班。也不再理会一边的手机。甚至可以说不想要那个手机了,那个号码他也不想用了。

    刚刚的电话是赵乃莹打来的,自从楚依依结婚的那晚,他和赵乃莹滚了一夜的床单,没想到就被她彻底缠上了。

    无论他怎么回避,怎么拒绝,那个女人就如狗皮膏药似的,根本就扯不掉。

    洛晨风在业界一向都是以花/花/公/子名号出名,愿意跟他滚床单的女人一大把,但都是冲着他的钱来的。就如他的秘书一样,再怎么和他睡,都不会要更多的名分。

    但是赵乃莹不一样,她的家世也不错,根本就用钱打发不了。每天缠着自己,说让自己对她负责。

    可是他又不是第一次玩儿女人,怎么可能睡一晚就负责。

    而且自从楚依依和洛长邪结婚以后,他就成了安平市上流社会的笑柄。

    别人没有说洛长邪捡了他的破鞋,而是说他没有眼光,楚家现在起死回生,混得风生水起。现在和洛长邪联姻,更是锦上添花。

    他当初怎么知道楚家支援一下就会好,还以为已经到了濒临绝缘的时候了。

    这边自己心烦意乱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赵乃莹又三天两头的找自己,他完全就是焦头烂额了。

    下午出了公司就找了个酒吧喝酒,还和一个陌生妖/艳的女人鬼混一夜,直到半夜才慢慢的拖着身子回家。

    第二天早上还没睡醒就被楼下人的声音给吵醒了,而且一声比一声大。

    这会儿赵梅又满脸笑容的走上来说:“晨风啊!你快下来,有客来了。”

    以前他们家来客,赵梅从来都没有让他去接待,今天怎么还这么高兴的让他下去。

    不过他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等赵梅走后,他便慢慢的洗漱完,朝楼下走去。

    只是没有想到居然看到赵乃莹和她的爸妈坐在沙发上,似乎还在对着自己的父母说些什么,他们的脸上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

    他没有给赵乃莹什么好脸色看,直接坐到沙发的另外一端:“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让你这混/蛋负责,我们家莹莹还是大学生,就被你给糟蹋了,你还想吃了不声不响的不承认。你当我们赵家是好欺负的人吗?”

    赵乃莹的母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即便现在是洛家别墅里,可是骂起人来一点都不看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