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不检点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0本章字数:3212字

    直到看不见洛长邪的身影了,她的心脏突然颤抖了一下,有一种莫名的心悸,似乎有点痛,有点呼吸不了。

    她不断的安慰自己没事,一定是因为舍不得洛长邪,她才会那样。等洛长邪的电话打来后她的心就会安定下来。

    洛长邪说了只要等他回来,以后他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以后他们一家三口就会很幸福在一起,很快乐的在一起。

    而她每天睁开眼就能看到身边有洛长邪的存在,每晚都能在他怀里深深的入睡,感受着他身体的温暖,感受着他给予的爱意。

    只是楚依依根本就不知道,洛长邪此次出国根本就不是为了国外的公司,而是另有其事。

    他说得要出国,其实是因为他需要治疗他的情感缺失。

    当年那场绑架案,虽然能够完美的把他解救出来,可是却在他的心里造成了很大的阴影。从小到大就一直有心里疾病的洛长邪,不能够体会到正常人的喜怒哀乐。

    而他不想自己就这样过一生,他爱楚依依,所以才想要出国治疗好自己的疾病。让一个完整的洛长邪呆在她的身边。

    他想变成正常人之后迎接她和楚依依的第一个孩子的出生,与楚依依一起感受孩子来临的那份兴奋与愉悦。

    可是他不知道去国外要治疗多久才可以,所以才不能给楚依依一个期限。

    坐在头等舱的洛长邪,背靠着椅子,看着窗外。一片蔚蓝天空,飞机漂浮在白云之上,却承载了他深深的思念。

    这才一个小时,他的心就已经飞到了安平市,飞到了楚依依身边了。

    手中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机,握着手机上的手机链,上面“楚依依”那三个大字没有缓解他的思念,反而更加愈烈。

    身边的助理倒是很奇怪,什么时候他们的总裁这么少女心爆棚,居然还在手机上吊着手机链,特别是手机链上那只粉红色的小猫咪,完全和他总裁的身份一点都不搭。

    只是再仔细一看就能清楚的看到总裁夫人的名字,瞬间他又独自点点头,总算是明白他们家总裁怎么回事儿了。

    洛长邪握着手机链,想着那日他们约会的场景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的见到楚依依可爱的笑脸,与他牵手走到人群的街道上,楚依依依旧如那日一样,满脸兴奋愉快,到处的看着。

    手里还不断的拿着东西。

    只是突然梦境中他眼前一黑,再次睁眼他怎么也看不见楚依依的存在,无论他怎么叫,都没有人回应他的叫声。

    她就像是梦境中的过客,而他最后独自在梦中,失去了楚依依,他很痛苦。

    再次睁开眼,看到助理担心的叫着自己,怕是刚刚自己做恶梦吓到了他。

    不过那个噩梦感觉好真实,真实到他醒来时都感觉到一股心疼。

    但是他却暗暗的告诉自己,等他治疗好回国,他一定要牵着她的手在大街上散步,不过他会紧紧的握着她,绝对不会对她放手,不会让自己找不到她的存在。

    洛家二老听说自己的儿子要开始接受情感缺陷的治疗了,心里别说多开心,他们一直都担心洛长邪会因为当年的是留下什么阴影。

    之前也有劝洛长邪去医院治疗,可是他根本就不听,说不用治疗也可以。

    现在他们见洛长邪这么自愿。还是全力配合,自然很是开心。

    洛长邪还给他们说他已经娶了媳妇,本来是该高兴的二位,听说媳妇是楚依依,是差点成为他们孙媳妇的女人,瞬间脸色便不好了。

    但碍于洛长邪的面子,他们不喜欢也得喜欢。洛长邪去医院,他们也是总往医院里跑。

    但是洛长邪说没有多大的事儿,让他们别来回跑,免得二老身子骨受不了这般折腾。

    二老虽然口上是满口答应的,但是心里却不是那么想的。依旧每天派人到医院打探,主要是想看看洛长邪的那个心理疾病严不严重,需要治疗多长的时间。

    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洛长邪在接受彻底治疗的时候,却发生了失误。

    虽然心理治疗不至于伤人性命,但是却能让病人的心理疾病更加的严重。

    说到心理疾病,洛长邪本来只是喜怒哀乐等这些情绪上有一定缺陷,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可眼下情绪却全部失去了。

    醒来的时候脸上带着冰块,对什么都无喜无感。

    一旁的洛老夫人看到自己的儿子不但没有治疗好,反而病情加重了,心里更不是滋味,直接当着洛长邪的面哭了起来。

    而洛长邪见到自己的母亲哭,脸上却没有任何反应,可以说是很冷漠的吐出一句:“别哭了。”

    洛长邪失去了情感,就如失忆一般。对待楚依依的思念没有存留一丝,反而是看到自己手机上的手机链觉得可笑,直接把手机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里,命人去准备一部新的同款手机。

    电话那边的洛正杰打电话来询问,明着是关心洛长邪的病情,实则却是在打探他到底有没有好。

    洛长邪的母亲想着都是自家人,也没有故意隐藏什么,直接把洛长邪的病情给他们说了,还一边哭一边说。

    那边洛正杰听到洛长邪的病情加重,嘴角挂起了笑容:“妈,你也别哭,我觉得这对长邪是一个机会。”

    他的语气说得很沉重,似乎也在担忧着洛长邪的病情。

    “怎么个机会啊?你是不是想你弟弟的病情加重啊?”

    洛老夫人哪里知道儿子说的是什么,只觉得洛长邪的命真苦,小时候被绑架,还造成了心里阴影,而现在还这般可怜,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妈,有些话不是我故意说长邪,但是你一定要听。”

    “什么话,你直接说吧!”

    洛老夫人听到大儿子的口气那么沉重,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也不再想着哭。倒是一本正经的说着。

    现在的她更像是商场上的女强人,直接发号施令。

    不过想想也是,当初可是跟着老爷子打拼天下的女人,做事自然要果断几分,雷厉风行几分。

    洛长邪的果断做事看来全部都是继承了他们二老的基因!

    “长邪这次能够平安醒来已经是不错了,既然现在他对楚依依没什么感情,对他也是一件好事。

    您应该也知道楚依依最开始是晨风的未婚妻,可是在和晨风还没有接触婚约的情况下就去勾引了长邪。

    之前我们碍于洛家的面子一直都没有说出实情,主要还是长邪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我们不管怎么说,长邪就是不听。

    说多了长邪也不高兴,还要和我这个哥哥吵起来。现在您也看到了,长邪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要让他和楚依依在一起了。

    那样的女人真的不适合在我们洛家呆着,不然我们当初怎么会说解除婚约。”

    洛正杰一直在电话那边说着,看似在关心洛长邪,实则却是在吹耳边风,目的就是要让洛长邪和楚依依分开。

    电话那边老夫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想着是自己儿子的媳妇,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楚依依的行为的确让她老人家接受不了。

    洛晨风也在那边听着电话,听到老夫人在犹豫,知道她内心一定在动摇了,拿过电话继续对着洛老夫人讲。

    “奶奶,我也不想看着小叔叔被骗。外界都以为是他们楚家败落,我们才解除婚约的,但是我们是为了小叔叔着想,才没有说实话。

    其实我是发现楚依依生活不检点,才解除婚约的。在学校楚依依的生活一样很乱,还有人在学校对她告白,她和男生都走得很近。

    我去学校警告了她好几次,可是她完全不听。楚依依这样的女人真的要不得,不然指不定要给小叔叔戴多少顶绿帽。”

    听到“绿帽”两个字,洛老夫人自然是不答应了。他们的儿子怎么可以被人戴绿帽?

    电话那端洛老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良久才吐出几句话说:“等长邪醒来我就给他说,比楚依依漂亮,贤惠的女人多得是,自然不能让她耽搁了长邪。”

    洛晨风知道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心里很是高兴。再拉着老夫人随便唠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还对着自己的老妈说,今晚弄点好吃的庆祝一下。

    洛老夫人接完电话就朝书房里找老爷子,把刚刚在电话里的内容几乎原封不动的都给老爷子说了一遍。

    本来老爷子他们都对楚依依有很深的成见,现在这样说起来,成见就更大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的儿子着了楚依依的道儿。

    洛老爷子指着门外的老管家说:“去卧室把二少爷叫来。”

    “有什么事情?”

    果然病情更加严重的洛长邪在进入书房时,不像以前那般热情的叫爸妈,而是淡淡的说着,给人感觉是不情不愿的。

    “其实,我们这次想给你说的就是,你必须和你的老婆楚依依离婚,因为她根本就是骗你。我们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必再找楚依依那样不检点的女人。”

    老爷子见儿子直奔主题,他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还把洛晨风说的内容再说了一遍。

    洛长邪对于楚依依的感情很是陌生,就算是和老婆离婚,也根本就影响不了他的情绪。

    他站起身,直接朝老爷子吐了句话:“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写离婚协议。”

    二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这般的顺利,不过既然洛长邪答应了,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他们就如洛晨风他们所说,一定要利用这次机会,让洛长邪和楚依依彻底断掉关系,不再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