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离婚协议书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0本章字数:3202字

    国内。楚依依的心脏越来越跳动的厉害,有种急促不安的心痛。

    这几天洛长邪一直没有和她视频聊天,但是之前他倒是有说到,要进行一个很长的合同,所以这段时间都不会跟她联系。

    楚依依知道他很忙,所以也就没有想那么多,点头就答应了。

    只是自从第二天开始,她的心脏总是开始疼痛,让她有点受不了,紧紧捂着疼痛的心脏,但是不一会儿就好了。

    为了孩子着想,她独自一人去产检的时候,还单独去内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心脏,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医生笑着说她真的想多了,心脏很好很健康,没有什么毛病。倒是问她是不是最近心里压力很大,很爱想来想去。

    楚依依点点头。

    从洛长邪出国开始,她就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才会总是胡思乱想。

    医生说只要回去好好的安慰自己,让自己不要想那么多,心脏就不会再感到疼痛了,还说不要给她的心脏那么大的精神压力,让它喘不过气来,这样对婴儿也不好。

    楚依依点点头,似乎觉得医生说得很有道理。

    一定是她最近的不安,才会让自己的心脏那么的痛。

    回家的时候,她经过一家育婴店,看到里面各色各样的衣服,甚是喜欢。

    之前他们倒是没有问医生说是男孩还是女孩,洛长邪说,只要是他们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他都喜欢。

    楚依依听着自然是高兴了。

    不过就是因为不知道,现在看到这些婴幼儿的东西,她都不知道该买什么颜色的衣服。她想着如果洛长邪在,一定会说,全部都买。

    果然她又在想念洛长邪了。

    她一直幻想着和洛长邪一直牵手逛街,就如上次约会一样,然后购置着属于他们孩子的物品。

    还有一起给孩子取名字。

    之前都没有让洛长邪取名字,害得现在她对着孩子胎教都叫的小宝。电话里也忘记问他了,看来真是一孕傻三年。

    这孩子才怀/孕几个月,自己都开始傻了。

    等孩子再大一点,他们就可以去国外蜜月。

    洛长邪说欠她一个完美的蜜月旅行,还说要带着孩子一起去,一家三口享受着甜蜜与幸福。

    其实去哪里都好,只要呆着洛长邪身边。

    楚依依回到家就不断的安慰自己不要想那么多,为了孩子着想,也不该让自己心痛,折腾自己的身体。

    那天她果然没有心疼,而且还睡得非常的好。

    只是第二天她洗漱完后,整装待发,突然看到洛长邪的助理出现在别墅门口,她还以为是洛长邪回来了。

    探着脑袋左看右看,就是没有看到洛长邪的身影,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那种没来由的心痛又开始了。

    大概助理也猜出她的行为了,只是有点开不了口。

    之前出国的时候,总裁还那般的疼爱楚依依,怎么做个手术后就突然要说离婚,再看楚依依的表情,根本就还对总裁很留恋,很爱。

    “长邪呢?”她努力按住自己的心脏,尴尬的扯出一抹笑意。

    “总裁没有回来,这是他让我给你带的资料。”

    助理说着慢慢的把手中的东西递出来。说实话,面对一个孕妇做出这样的行为,他真的很不忍心,甚至觉得他们总裁太狠心了。居然连孩子都不要了。

    不过他替人办事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下狠心。

    楚依依一脸疑惑的看着助理,一边接过牛皮文件袋,一边好奇的问着:“什么文件啊?要给我?”

    楚依依不知道为什么洛长邪要给自己文件,难道是关于公司的重要机密不能被别人知道了。

    想到万一是重要机密,被自己发现就不好了,所以接过手也没有立即打开。倒是眼前的助理提醒她:“夫人请回屋吧!记得要打开来看,我就先走了。”

    他还是不能直接面对一个孕妇痛苦的样子。

    楚依依说了声再见,直接拿着资料朝屋里走去。

    刚刚那助理还说得那么神秘,搞得跟发生多大的事情一样。

    她回到屋子没有怠慢,想到助理刚刚说一定要让她看,那肯定就是真的给自己的,是不是给她的惊喜?

    毕竟洛长邪经常给她措不及防的惊喜。

    只是纸张才抽/出食指长的页面,上面几个“离婚协议书”的大字就映入眼帘,她急忙把纸张放了回去,尴尬的自言自语:“真是的,我一定是眼花了。”

    说着又鼓着胆子打开纸袋,那几个大字依旧是没有改变。

    她深呼吸,让自己不要乱想:“一定是他给自己开的玩笑,助理都回来了,他也一定回来了。估计等一下他就在楼下了,所以先把这个送来,让我伤心,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楚依依说得有点苦涩,虽然安慰自己不要上当,可心里还是感觉酸酸的,让她有种呼吸急促的感觉。

    拿出离婚协议书,上面还写着净身出户,她就觉得洛长邪更是开玩笑。

    只是看到最后,她清楚的看到有洛长邪的签字,还有他的私人掌印。

    她选择不要相信,坐在屋子里,没有下楼吃饭。一直等,一直等,等到晚上,等到第二天,都没有等到洛长邪出现。

    渐渐的,她不得不相信那张离婚协议的真实性了。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这段日子的期待,没有把洛长邪期待回来,却等来了离婚协议书。

    这个消息简直就如同晴天霹雳,让她有些措不及防。

    一整天的不吃不喝不睡,让她有些憔悴,但她却没有感觉到身体不舒服,一直伤心的趴在床上大声的哭泣着。

    她不相信洛长邪出一趟国就变得如此冷漠,不敢置信的给洛长邪打电话,希望他告诉自己他是在开玩笑,让他不要再玩了。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一直没有说话,她只能颤颤悠悠率先开口:“长邪吗?”

    “你是谁?”

    只是那简单的三个字,楚依依便感觉到洛长邪真的不复之前的温柔体贴,变得她有些不认识了,那样的冷漠是她认识他以来,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就算以前洛长邪对着管家们冷淡,但是都没有现在这般冷漠无比。

    “我,我是楚依依。那个离婚协议……”

    她的话还有说完,很想说那个离婚协议是不是开玩笑的。

    那边洛长邪却没有给他机会说话,“填好了就给管家。”

    洛长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留下楚依依凌/乱在卧室中。

    楚依依不相信那是真的,一直到洛长邪挂断电话,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刚刚听到的话,为什么一个人会转变得这么快?

    她还清楚的记得,他在飞机场的时候抱着她说,他回来后他和她就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还记得他说,他欠她一场真正的蜜月旅行。

    他那么在乎孩子的,难道现在连孩子都不要了吗?

    还是她根本就是被洛长邪愚弄了,就如他们结婚那会儿,外界传言的那样,洛长邪能看上她真的只是一时兴趣,不会和她天长地久。

    洛长邪当初可是告诉她不要相信外面说的那些话,只要相信他就好。现在她真的相信了,换来的却是被抛弃,被玩儿腻了。

    楚依依心灰意冷的流着眼泪,扔掉电话,抱着床上的被子大声的哭了起来。倒是楼下的佣人一天没有见她下来,才上楼看她。

    管家不知道太太为什么那么哭,可是他一个老头子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得站在远远的看着她说:“太太,您还没有吃饭,您下去吃一点吧!不然肚中的宝宝会饿到。”

    “孩子,要孩子来有什么用,洛长邪都不要我了,都不在乎孩子。”

    她抽泣的哭着,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洛长邪是那样的人。

    管家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说,只是往旁边一看,离婚协议书那几个大字就放在首页,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太太不下来吃饭了。

    昨天先生的助理来了过后,楚依依就没有吃饭,想必就是送这个来吧!

    但是之前他们夫妻俩不是那么恩爱吗?出国前都是依依不舍,后来还每天视频聊天,怎么这会儿就要离婚了?

    而且太太这段时间,每天都是学校,别墅,根本就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为什么先生要离婚?

    不过不管主人怎么想,他作为一个下人都不好多说。

    只是眼下楚依依大着肚子,为了孩子他还是劝了一下:“我想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先生才会这么做。太太先下楼吃饭,晚点再给先生打个电话询问吧。”

    楚依依倒是听进去了,点点头下楼吃饭。吃完再打电话给洛长邪,想要问问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误会,但是怎么也打不通。

    最后还是管家说,要不让她去国外亲自去找洛长邪。

    楚依依也觉得是,毕竟有误会的话,还是当面说才更容易解除。她现在一个人在这里伤心也没有用,对孩子还不好。

    第二天她便订了机票直接飞过去洛长邪那边。

    好不容易到了洛长邪的住处,可是洛家大门却没有人给她开门。

    楚依依再给洛长邪打电话,依旧是在通话中,她知道一定是洛长邪把她拉近了黑名单,不然自己怎么随时随地打电话,却都是通话中。

    她认清这样的事实,心里苦涩的笑着。

    她以为自己这样就是最难过的了,没想到更难过的是她来了两三天,居然都没有看到洛长邪的身影。

    洛家的佣人说,他们家二少爷不愿意见她,希望她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二老也没有同意让楚依依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