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安安不见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1本章字数:3319字

    洛长邪没有理会后面的楚依依怎么样,只是刚刚看着她的那抹身影下来,现在看看只觉得熟悉,但根本就不认识。于是他拿着手里的咖啡就直接朝外面走去了。

    楚依依急忙拿过服务员手中的咖啡,从后面追了上去。

    她直接站到洛长邪面前,只是迫于他的魄力,她吞了一下口水,也没有把话说出来。

    洛长邪看了一眼楚依依,见到她什么都没有说,脸上表情可以说是很害怕他的样子,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有什么事?”

    “你为什么要点卡布奇诺?”楚依依最终还是问出来口,因为她的确很想知道原因。

    是啊!

    他为什么会点卡布奇诺?

    只是他却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孩要这么的质问他:“为什么要和你解释?”

    以前的他根本不屑和人这样对话,这一刻他居然很有耐心的回答,虽然脸上察觉不到一丝的变化,可只要了解他的人都会知道,这已经是极好的待遇了。

    “洛长邪,你可以装作不认识我,但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要点我最喜欢的卡布奇诺,你不是爱喝美式咖啡吗?”

    楚依依脸上有些伤痛,似乎很痛,很伤心。苦情的脸感觉她下一刻就会流出眼泪似的。

    洛长邪微微皱眉,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点这杯咖啡,而她却说是点了她最喜爱的,而刚刚,他确实是因为这个女孩走进这家咖啡厅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认真的看着楚依依,想要在她脸上找到一丝让他觉得熟悉的感觉,找到自己为什么会跟进来的原因。

    可是令他失望的是,到最后他也没有找到那个让他熟悉的感觉,可以说眼前这个女人对他来说是存留着陌生的感觉。

    他准备放弃,转身离开的时候,楚依依拉着他:“你要做无情,就请你无情到底,以后我不出现在你面前,也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如果真的看到我,希望你就避道而行。”

    楚依依不知道,洛长邪是不是跟着她进咖啡厅的,但是以洛长邪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来这样的小咖啡馆。

    察觉到这样的实情,楚依依更加淡定不了,才不得不拉住他问。

    洛长邪回头看着她,她眼中有些薄雾,有些伤痛。就那一个眼神却深深的刺/激到他内心最深处,他的脑海里闪着一些零碎的画面。

    手中的咖啡很不听话,直接落在地上,打翻在地。空空的杯子顺着道路慢慢的滚落在旁边的马路上,滚烫的咖啡还冒着白雾。

    洛长邪只觉得头一阵疼痛,带着撕心裂肺的疼。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的。

    三年前面对一场大病醒来,他忘记了好多事情,努力的想要记住,却从来想不起。

    家人都不要他胡思乱想,说一切顺其自然,到时候自然会想起。

    但是这三年他没有一天能想起来,倒是没有想起的时候,脑袋也没有疼痛了。

    久而久之他自己也不愿意去想了,因为感觉那些过去的事情,似乎也没有影响到现在的生活。

    只是现在见到眼前这个女人伤心的表情,居然会感觉到头痛。

    他趁自己还没有疼得让自己受不了的时候,直接甩开楚依依的手,穿越过马路开车离去,逃离了现场。

    楚依依不知道洛长邪为什么会那样,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有些微微发愣。

    她刚刚貌似在洛长邪的脸上看到一丝疼痛的感觉,而且很痛苦的样子。她认识洛长邪以来,第一次见到那样他脸上露出那样痛苦的表情。

    楚依依端着咖啡站在马路边整整站了十几分钟,脚边那杯被洒在地上的咖啡早就失去温度了,而杯子已经被来来往往的车子经过的风带到了马路中间,被压的早已不成形了。

    自己手中的那杯咖啡从原来滚烫喝不进去,现在也变得只是轻轻温暖而已。

    转身慢慢的朝住处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如加了铅似的,那么沉重。

    楚依依站在门口深呼吸着,努力平复自己凌/乱的心情。等一切都整理好了,才慢慢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正巧就看到童倩在和安安一起玩。

    两个人,一大一小的趴在沙发上,似乎在讲故事。

    洛清安率先发现自己的妈妈回来,直接从沙发上跳下,然后光着小脚丫蹦蹦跳跳的跑进楚依依的怀里:“妈咪,你回来啊!”

    “是啊!你有没有好好听童倩阿姨的话?”楚依依摸着安安的头,宠溺的笑着。

    前两天是自己送他去幼儿园,但是因为现在自己手上还有一些工作,所以这两天都是童倩帮她接送的。

    “当然有,而且童倩阿姨还给我讲了好多好听的故事。”其实安安一点也不喜欢听那么幼稚的故事,只不过不好让童倩没面子,才说自己很喜欢听。

    要知道他可是很努力的不让自己打瞌睡。

    “那就好。不过下次不能光着脚在地板上跑,容易着凉。”说着就抱着儿子朝沙发上走去。

    看安安的着装是睡衣了,想必童倩已经帮他洗完澡了。

    安安/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刚刚我问阿姨什么时候生宝宝,阿姨说还早,你就帮她介绍个老公吧!”

    额……

    这安安什么都好,长得可爱,人聪明。可就是嘴巴什么都爱问,一点都拦不住嘴巴。

    “这个要看阿姨喜欢谁,好了,你赶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幼儿园。”

    安安倒是没有再问了,点点头说:“好吧!”说完就抱着自己的那本故事书,朝自己的房间走去,那是童倩阿姨买给他的。

    楚依依也进去帮他盖好被子就出来了,童倩急忙坐正身子说:“你这儿子,问题还真多,都已经问到我的人生大事上面了。”

    “呵呵,他就那样。”楚依依笑着说,安安有这么聪明多半都是随洛长邪,她自认自己三岁的时候还不能这么伶牙俐齿。

    “对了,你不是说买一杯咖啡就回来吗?怎么要买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前楚依依就说她还要半个小时就到家,不过先去楼下对面买杯咖啡。

    楚依依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想到咖啡厅门口发生的事情,慢慢的吐出:“我碰见洛长邪了,他点了我喜欢的卡布奇诺。”

    童倩没有想到楚依依会碰到洛长邪,不过想想也对,都在这座城市生活怎么可能不碰面。

    只是想到洛长邪对楚依依所做的一切,她就生气:“你管他点的什么,说不定他只是想要换个口味而已,你还当真不成?”

    是啊!她还真的当真了,还去质问了洛长邪。只是她没有说话,低着头沉默了。

    “他当初那么无情的抛弃你和安安,你就不应该对他有所留恋。你想想你被赶出洛家,一个人流浪街头的样子,那就不该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童倩这么说只是很心疼楚依依当初的付出,不想让自己的好友再次陷入其中。

    这样的渣男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当然这些只是童倩自己说给自己听的,不能让楚依依知道,不然一定不会同意她的做法。

    童倩看了一眼旁边安安的照片,和洛长邪那么相似。

    楚依依天天面对一个洛长邪的缩小版,想要忘记那个人是有点难。

    关键是楚依依取名字还不彻底,要取名姓洛,如果是当初她在依依身边,一定会劝她取名姓楚。

    那个男人已经不要她了,为什么孩子还要跟着那个男人姓。

    楚依依觉得童倩说得很对,也不好再说什么。自己的确是把自己看得太轻,什么时候都想着那个男人,而那个男人早就不记得她了。

    ……

    距离上次楚依依看到洛长邪已经有好几天了,之后他们的生命就像是没有交际。

    仿佛她们一周前根本就没有碰见过,也没有发生那些事情。洛氏集团和唐氏集团依旧运营正常,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而她除了看一下合同就没有再去理会,直接交给了其他人管理,主要是不想要再让自己的心惊起波澜。

    或许洛长邪那边也不会再去管理那些事情了吧!也会和她一样不再理会,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了吧!

    上次在咖啡馆的事情,或许真的只是他随便的点点而已,她却当真的上前去质问洛长邪,到后面他是宁愿扔掉咖啡也不愿意回答她的问题。

    下午她提前了下班的时间,主要是今天说好了要去幼儿园接安安放学,所以她下班后直接去了幼儿园们。

    只是她到达幼儿园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离去的幼儿,却没有一个是安安的身影。张望了一下幼儿园的草坪,还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以前安安放学都是站在接送处等待她,从来不会乱走。找遍了学校校门口,都没有看到关于安安的身影或者有关信息。

    她有些慌乱不已,不知道找谁,打电话给童倩,她也说自己没有接走安安。

    楚依依只好走进幼儿园询问老师,老师才说让她不要惊慌,安安没事儿。

    还一个劲儿道歉没有及时通知家长,他因为有事情去了院长办公室。

    楚依依知道自己的孩子没有事情,悬在半空的心脏终于尘埃落地,对于老师的道歉她没有去理会,而是直接去院长办公室。

    不是她不放下姿态去说声没关系,要知道她几乎是疯狂的在外面找了好久,差点就要报警了,就以为安安不见了。

    那种作为母亲担心孩子的事情是只有母亲才能体会的,所以她即便听到老师道歉也会不理,心里的那份担忧和生气也还没有消停下来。

    走进院长办公室就看到安安坐在里面的沙发上行,嘴里还吃着棒棒糖,她脸上在这么久终于露出了微笑,走过去抱着安安说:“太好了,你没有事情。”

    院长刚刚也听那位老师讲了一下情况,急忙道歉。这是楚依依才缓缓的说:“没事,只要安安没事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