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难以置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1本章字数:3237字

    她把盘子中的蒸排骨给他整理了一下,然后几乎都是他自己拿着筷子夹菜吃。吃到一般她就发现安安总是偷偷的在看她,眼神似乎是有话想要说。

    这样的表情安安还是第一次露出来,以前都是有什么说什么。

    “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楚依依帮他擦着嘴巴,并且递上一杯水给安安。

    “那个,妈妈。我就是想要问问你。”

    楚依依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还有些不习惯:“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怎么还不好意思了。”

    “你看到了爸爸没有?”安安觉得妈妈既然同意了,他也不顾及那么多,直接了当的说着自己的目的。

    楚依依手上的动作明显僵硬了半分,握着筷子的手指关节有些泛白。

    显然洛清安没有注意到,还是用着期待的目光看着她。

    楚依依深呼吸,然后看着他:“谁告诉你的?”

    她知道安安不会无缘无故的说道洛长邪,这几年来安安就问了两次,一次是懂事一点的时候,问她自己为什么没有爸爸。一次是问她为什么爸爸不要他们母子二人。

    而这次他居然还这样问着,一看就不是自己无缘无故的想着。

    而且他已经一年没有说过关于洛长邪的话,也不会突然问自己。

    “童倩阿姨告诉我的,说妈妈又遇上那个大混/蛋了。阿姨每次都用大坏蛋称呼爸爸,爸爸是不是真的很混/蛋?”

    楚依依从来没有给他彻底讲过关于洛长邪的问题,所以他总是忍不住的想要好奇自己的爸爸到底是什么样子。

    安安从小就是这么人小鬼大,很多事情不用她说他都已经懂得了很多,这让她很头疼,想要编造一个理由骗骗儿子似乎都很难。

    突然发现有个聪明的儿子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情,至少在欺骗他这一方面很困难。

    “你别听童倩阿姨的话,小孩子不能随便说大坏蛋的,别人听见了会不高兴。”楚依依避开了他的话题,轻轻的揉了揉他的脸颊。

    可是洛清安似乎不打算就这样错过询问她的机会,手中的筷子也放到旁边了,认真的看着楚依依。

    “妈咪,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爸爸?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楚依依知道安安一直想着他心里的爸爸,只是楚依依不想让安安知道自己的爸爸是很无情的人,即便说不要她们母子,但还是在安安心里给他树立一个高大威猛的爸爸形象。

    只是安安却没有那么好糊弄,觉得不让他去见爸爸一定是因为爸爸不好,不然谁会瞒着自己的孩子不让他见。就算是离婚也要见自己孩子的爸爸呢!

    安安见妈妈依旧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写什么,拉着依依的手说:“如果爸爸真的像童倩阿姨说得那样很混/蛋的话,那我一定会帮你打他骂他,我绝对会站在妈妈/的这边。”

    楚依依自然知道孩子想要见到爸爸那种迫切的心情。

    可是她还是有点生气,没有一点温度的说着:“不要想那么多,吃饭吧!你以后也不要再说他了,因为他根本不认识你。”

    安安看着生气的妈妈有些失落,却在心里种下一颗想要见到洛长邪,看他会不会认出自己的种子。

    一顿饭下来楚依依并没有开心起来,和安安的话变得异常的少了。

    不是她生气,而是遇到洛长邪她的情绪就难以控制住。或许那个人在她的心中还是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只是她一直都未察觉,或者是根本就不承认。

    洛清安自然知道妈咪有点情绪,看得出来她脸色不是那么好,他也乖乖的没有上前说话,只是默默的吃他的饭。

    即便已经吃饱了,他也还是低头不语,继续装着吃饭。但是眼睛一直在看楚依依这一个方向。

    直到发现楚依依的脸色稍微有点好转了,他脸上才慢慢挂着笑容,带着撒娇的语气,轻轻拉扯着楚依依的袖口:“妈咪,你别生气了,以后我不再问爸爸的事情了。”

    他是不再问了,但不代表他不想知道洛长邪长什么样子。不过以后他会小心一点,不要让妈咪发现就是。

    楚依依放下筷子,看到洛清安的眼眸。

    小小的人儿露出那么让人怜悯的目光,她咬着自己的唇,把安安抱在怀里:“安安真乖。”

    话虽然什么说,但是她的心里真的很不好受,是怪她太没有用,才会给了安安一个不健全的家庭,让他失去了父爱。

    可是除了父爱,她什么都可以给安安。

    但安安却是就想要见到洛长邪,其他的他也无欲无求。

    两人在餐厅里抱了大半天,楚依依才慢慢的放开洛清安,挂上勉强的挂着一抹笑意,捏着他的小/脸说:“走吧!我们回家。”

    安安点点头说:“好,我们回家。回去妈咪陪我玩飞行棋好不好,妈咪都好久没有陪我玩儿了。”

    楚依依摸着他的头,宠溺的说着:“好,一定,我一定会好好的陪你玩儿飞行棋。之前妈妈一直在忙忽略了你,对不起了宝贝。”

    安安摆摆手,不在乎说:“我知道妈咪在帮外公做事情,只要妈咪忙完了陪我就好。”

    大手牵着小手一直走出了餐厅,对于这个儿子她亏欠了太多,所以一直都不想再生活上再亏待他,更主要的是她现在有能力满足。

    依依带着安安回家,只是没有想到快要到家的时候,楚依依的电话居然想起来了,然后说什么公司里有急事儿。

    站在公寓大楼下面,楚依依给童倩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过来帮忙陪一下安安。

    童倩倒是很爽快,一口答应。

    还在电话里问之前安安去哪里了?怎么会找不到。她就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童倩倒觉得安安参加也没什么,毕竟宝贝长得那么可爱。

    但是老师没有及时通知家长就是老师的不对了。

    楚依依蹲下/身对着儿子讲:“安安,对不起,妈咪说要陪你都没有做到,以后妈咪一定会加倍的补偿。”

    安安倒显得有些小大人,微笑的看着楚依依:“妈咪,你不是有急事儿吗?你就赶快去吧!我真的没有事情,反正你每天晚上也有陪着我睡觉,下午还陪我玩儿了那么长的时间,我已经很开心了。”

    楚依依永远都觉得自己的儿子太懂事儿,很欣慰,再对着童倩说了声麻烦了,就转身离开了。

    楚依依刚走,童倩牵着安安准备上楼,但是安安却拉着童倩的手不肯走:“阿姨,我有事情想给你说。”

    童倩看着一脸认真的安安,在她心里安安跟小大人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蹲下/身急忙说:“你有什么事情啊?要不回家再说。”

    “不要,今天我给妈咪说了关于爸爸的事情,但是她很不高兴,还说爸爸不会认识我。可我真的很想看看我爸爸到底长什么样。”

    安安之所以跟童倩这样讲,是知道她一定不会反驳自己的话。

    童倩深深的谈了一口气,觉得她这个好友听到洛长邪的事情居然,还是能牵动情绪。

    “你啊!这种事情怎么可以直接对你/妈咪讲。要知道那个人很混/蛋的,你这样讲不是让你/妈妈生气吗?”

    “他真的很混/蛋吗?”之前他那样问妈咪,可是楚依依就是没有说话。导致他一直还在顾虑自己的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

    童倩揉着他的脑袋说:“当然很混/蛋,不混/蛋怎么到现在还不来找你们母子俩。现在他的生活过得逍遥自在。可是你看看你/妈咪,过得多累。你说是不是很混/蛋?”

    虽然安安听着童倩那么说,自己也轻轻的点点头,但是他却不想承认童倩的话。

    “那你带我去看看我爸爸好不好?就算是再混/蛋也该见见啊!”他想要见洛长邪的心一刻也没有减少热情。

    童倩看了一下时间:“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估计那混/蛋早就下班了吧!”

    洛清安想想也是,现在都已经晚上了,也不是谁都像妈妈那样,晚上有临时的事情出现在公司里。

    可是他却不想放过现在这个机会,因为妈咪说她以后有时间就会带他。以后他就更不能去见到洛长邪,只有现在童倩阿姨才会将就他。

    “阿姨,我就是想要去看看,你就带我去一次吧!”安安很少撒娇,特别是对着童倩更是没有,现在这会儿这般撒娇。

    童倩自然是受不了了,微笑着说:“好,但是估计真的见不到人了,我就只能带着你去看看他的公司在哪里。”

    洛清安倒是不死缠烂打了,只要知道他的公司在哪里,以后他有得是机会再来看,就算是一个人也行。

    走出小区的时候童倩就去买了一本杂志,洛清安问她买来做什么她也没有讲,只是喊了一辆车直接朝洛长邪的公司去。

    两人站在洛长邪公司对面,没有跨过马路。

    童倩指着对面那栋外观装修别致,设计独特的大楼说:“那就是那混/蛋的公司,他就在这里上班。”

    洛清安看了一下大楼,很壮观:“原来是在这里啊!”

    童倩没有接着他的话讲,拿过刚刚的杂志放到洛清安的面前说:“封面上的这个男人就是那个混/蛋,穿得冠/冕/堂/皇,做的全是让人恶心厌烦的事。”

    对于洛长邪,童倩是找不到一个好话说,所以只有努力的踩踏洛长邪了。

    结果安安杂志看到上面的洛长邪,有些惊讶。摸着封面上的男人的脸,安安没有想到自己长得几乎跟爸爸一模一样。

    一边想着还一边摸着自己的脸蛋,还是有点难以置信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