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一别经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1本章字数:3248字

    如果没有继父,现在的她根本什么都没有,还带着一个孩子。

    她别过头轻轻的对着童倩:“以后齐遇乐喜欢我的这种话就不要说了,免得大家相处起来尴尬。

    我心里是非常感谢齐遇乐的,所以我也不想让他在我面前感到尴尬和不自然。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了。

    这段感情,在当年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他更不可能。我现在有了安安,我的所有心思都放在安安一个人身上,所以我也不想再说什么找男朋友的话了。

    如果真的有缘分让我遇见了,我可以试试。可是我知道那个人绝对不是齐遇乐,如果是就不会经过这么多年,还是作为朋友的关系站在一起。”

    楚依依知道以后齐遇乐会更加的忙,或许这份感情就会慢慢的淡下来。

    这么多年了,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的淡忘,就像他和齐遇乐就算不说出彼此的心意,但也知道自己在对方的心里是什么位置。

    大概齐遇乐也是这想要把这份感情忘记,才会弄得如此的繁忙吧!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接待处。

    不久,齐遇乐就从里面走出来。

    不过这次他回国很低调,身边只带了一个助理和他的经纪人。他也是全副武/装,戴着口罩压着帽子。只是他的穿衣风格很有品位,又有挺拔的身姿,所以总是让人们忍不住多看两眼。

    再见面时,楚依依见到齐遇乐的第一句话便是:“欢迎回国。”

    他依然像之前一样,大方开朗。好像没有什么心事,脸依旧是干净如初。

    只是,了解的人就知道他心里应该有很多事情隐藏着。

    两人的现状,更接近于友情。

    安安很喜欢齐遇乐,看到他就急忙跑了上去,抱着他的大/腿:“齐叔叔,齐叔叔。”

    齐遇乐摘下自己的口罩给了一个微笑,摸了摸他的发顶,亲切的说着:“哎哟,我的宝贝儿,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呀?你看我们都长这么高了,哎呦!叔叔好想你哦!”

    说着齐遇乐就一把把安安抱在怀里哄着玩。

    安安那张小/嘴自然是不停的说:“叔叔,我好想你呀!你都没给我打电话,你不知道,我是每天每天都在想你。”

    倒是一边的童倩偷偷的拉着楚依依:“你这儿子要逆天了呀!平时也没见他整天把齐遇乐挂在嘴边呀!今天居然说好想好想,每天都好想。”

    楚依依自然知道自己儿子嘴甜,微微一笑:“他就那样,以后你多习惯就好,说不定哪天还可以帮你说一个好丈夫回来呢!”

    “得了吧!我等着。”童倩摆摆手有些不相信。如果说让他出去破坏自己的约会倒有可能,至少在她眼里,安安绝对是个战斗力强的小孩儿。

    那个小脑袋说不定分分钟对着她男朋友叫她妈妈,让她的男朋友大吃一惊,而后产生误会,之后分道扬镳。

    突然童倩觉得以后相亲带着安安也不错。发现好的男人就可以说叫她姐姐,发现不好的,可以叫他/妈妈。

    说着几个人就从机场里走了出去,然后有说有笑,直接奔饭店。

    其实一别经年,大家都跟过去的自己告别了,有些话不需说都懂的。

    洛家别墅。

    洛正杰坐在书房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静的看着洛晨风。

    一边的洛晨风率先开口的对着他说:“爸,上次你说的事情什么时候才开始启动啊?”

    “自然是要等到时机到来,不然就会功亏一篑。”洛正杰喝着自己面前的茶,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

    “时机?什么时候是时机,如果再不动手黄花菜都凉了。”洛晨风今天白天的时候到唐氏集团去找楚依依。

    没有想到楚依依居然那么狠心,自己连她的面都没有见到,直接对着楼下的保安说不认识他洛晨风,他更是硬生生的被赶出了唐氏集团的大门。

    他什么时候被扫地出门过,如今居然被楚依依这样对待。而且他已经打听到唐家的公司和他们洛家有些挂钩。

    如果想要见到楚依依,那就在生意上做手脚便可以,只是现在他虽然说是洛氏集团的少东家,可是居然连说话都做不了数。

    大家都只知道听从洛长邪的,当然有少数他们的人还是听从他们的。只是在大事需要做决定的时候,自然是少不了洛长邪指手画脚。

    “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了,你要知道,洛长邪虽说很厉害,但是现在他只是孤寡一人。

    而我们这几年在洛氏集团安插不少棋子在他身边,虽然做不了决定,但是到关键时刻才能体现作用,不然怎么叫做设陷阱。”

    一切都在洛正杰运筹帷幄之中,所以现在他才会这么轻松自在,他的棋子最近活跃度也很不错,只需要加紧脚步。

    “爸,你说的是真的?”洛晨风自然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有把握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但是还是忍不住追问一遍。生怕到时候是丢了棋子,亏了自己。

    “爸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自然是有把握能够得到洛氏集团才会这样说。”洛正杰为了能够得到洛氏集团,可是吃了不少苦头,不可能会随意放弃。

    所以他没有一刻闲歇下来,没有一刻忘记除掉洛长邪,取而代之。

    “那除了洛氏集团,还有他自己的公司呢?”虽然说洛氏集团现在依旧是威震国内外,但是要知道都是洛长邪的功劳。

    而洛长邪的公司也慢慢爬上来,已经做得风生水起,他自然也要关心一下。不然到时候洛长邪把洛氏集团当跳脚板,发展了自己的公司怎么办。

    而国外的洛氏集团如果成了空壳子,他们父子俩那么卖命的想要得到的东西,最后只会成为一摊麻烦。

    “你放心,我自然会想到,等我把所有的事情再好好的捋一捋,就等着启动那一天,打的洛长邪一个措手不及,他才会无力去挽救。”

    洛正杰可是知道,洛长邪最擅长的就是化腐朽为神奇,所以他一定要让洛长邪春风得意之后再做定夺,那样就要好多了。

    洛晨风点点头,自然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也赞同他的做法。“嗯,我相信爸您。”

    这时,只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陶瓷被摔在地上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翻了,像是碗之类的东西。

    洛晨风看了一眼父亲,两人面色紧张。洛正杰更是直接用头指了一下门的方向,示意他去门口看看。

    洛晨风点点头,慢慢站起身,动作很轻盈,速度也很快,根本就没有打算给门口的人逃跑的机会。

    洛晨风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听他们说话的是赵乃莹,而她手中端着茶壶和茶杯,显然茶杯已经打翻在托盘里。

    她的手有些颤抖,似乎被他们之间的话给吓到了。

    看到洛晨风出来的身影,她更是慌张的看着他,不知道洛晨风会怎么的对待自己。

    赵乃莹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送茶上来,居然听见这样的事情。

    也不是她想要故意去听,可是听到他们说要抢夺洛长邪的公司,她就忍不住的站在门口不动了。

    只怪自己太没有用,居然会把茶杯给打翻。还没有来得及逃跑,洛晨风就从里面出来了,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洛晨风的语气有点冷,直接问着:“你在这里做什么?”

    赵乃莹眼神中有点慌乱,一看就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慌忙中举着托盘说:“我,我上来给你和公公、公公换茶水。”

    看到她语无伦次,口吐不清的样子,他冷冷的看了赵乃莹一眼,然后回到书房对着洛正杰说:“爸,我先带她回房间一下。”

    洛正杰自然不反对。既然赵乃莹听到了他们的计划,洛晨风要解决她就随他,自己也懒得动手了。

    洛晨风的动作很大,让赵乃莹有些慌忙的扶着自己手中的茶壶。只是到最后,她还是把托盘给打翻了,精致的青花瓷就那样打翻在地,碎成一片。

    没有给她清理碎片的机会,洛晨风就把她拉扯进卧室,摔倒在卧室的沙发上。洛晨风用力太猛,她不得不闷哼一声:“啊!”

    洛晨风站在她面前,嫌恶的看着她:“听到了多少?”

    赵乃莹已经被他的眼神给吓到了,自然没有说话,只是她真的把百分之九十的话给听到了。

    他才不管赵乃莹是不是被自己弄疼了,用手掐着她的脖子威胁说:“我不管你听了多少,但是你如果敢把这些话往外面说,你就等着你们赵家破产的那一天吧!”

    赵乃莹他们家和洛家相比那可是天囊之别,要他们赵家破产,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流着眼泪点点头,洛晨风这才松手放开她,站直身/子。赵乃莹得到了自由,急忙的大口呼气,她被吓的不轻。

    赵乃莹复杂的看着眼前的洛晨风。

    她自从嫁到洛家来,洛晨风就没有给她好脸色看,当初还为自己终于嫁给了洛晨风而高兴,后来才知道他们需要的只是赵家的支持。

    她曾经有恃无恐的拿着赵家基业说要与洛家联姻,只是后面她才发现自己真的想得太天真了,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是过的多么的累。何况还是她这种单恋着对方。

    赵乃莹看着洛晨风经常出现在风花雪月的地方,那些苦水只能独自窝在自己肚里,也不敢回家说。

    因为赵家也只会让她忍着,说什么男人在外面风/流一下没什么,你只需要保住你洛家少奶奶位置就好。

    赵乃莹站起身,嘴角努力的挂着笑意说:“你放心吧!我既然嫁给了你,就已经是你/的/人了,绝对不会做背叛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