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多余的担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1本章字数:3244字

    不过她还是小心翼翼的问着:“请问你们总裁是?”

    “洛长邪。现在你去他的公司应该能够找到他,孩子还在那边。”工作人员一句简单的话直接破灭了她的希望。

    她的心情比之前还要糟糕,和丢了安安完全是两个心情。

    如果之前是担心和恐慌,那么现在就是害怕和担忧。

    她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想必洛长邪是应该知道安安的身份了吧!

    这次活动就在他们洛家的地盘举行的,最开始她是有点抵触的,但是看到安安极度想要参加,她又不得不带他来。

    她自认为洛长邪应该不会来看这种无聊的活动,只是没想到心里仅存的侥幸就这样被打破了。而且她更没有想到的是洛长邪居然带走了自己的儿子。

    洛长邪只要到工作人员那里调查一下安安的报名信息,应该就能查到安安家长那一栏吧!

    如果查到她楚依依的名字,就会知道安安是她的儿子。

    楚依依可是很清楚自己的儿子长得有多么的像洛长邪,而现在他看到安安的名字也姓洛,想必就不难猜想安安的身份了。

    而且三年前她和洛长邪结了婚,洛长邪应该不会相信三年后带回来的孩子会是别人的,而且那张长得像洛长邪的脸,就足以让洛长邪不相信。

    洛长邪带走安安也不是单纯的带走,恐怕是要与她抢儿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楚依依脸色更加的苍白如纸,觉得还未查清事实,自己都已经在开始害怕了。

    倒是一边的工作人员看着楚依依脸色不好,还以为她还在担心自己的孩子,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着说:

    “你别担心,总裁不会伤害孩子的。你现在快点打车过去就能看见孩子了。而且想必宝贝应该很喜欢总裁,听说总裁要走他都舍不得,要让总裁抱着他走呢。”

    其实具体原因工作人员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从监控室里看着那小男孩主动抱着总裁的大/腿就是不松手。说完工作人员就先走了,她自己还有一大堆的东西要回现场收拾呢!

    洛长邪抱着安安走的?

    已经着了魔的楚依依根本听不进工作人员的话,心中更加相信洛长邪是来和自己抢孩子的。

    之前安安在台上唱《爸爸去哪儿》,她在台下还泛着点点泪光,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孩子,他的每一句话中都对爸爸很渴望。

    现在如果安安知道洛长邪就是自己的爸爸了,还会不会跟着自己回家?

    她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最终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找一下洛长邪。

    孩子在台上的时候说他最爱的是自己的妈妈。所以她不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让自己的孩子被洛长邪抢走,她说什么都要去洛长邪那边带走自己的儿子。

    她不能失去儿子,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被抢走,就算她倾家荡产也要拼命的夺回属于自己的孩子。

    当初她在国外街头苦苦求着洛长邪给她一个机会,苦苦求着他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是他自己选择不要孩子的,那现在就不应该来这里和她抢孩子。

    想着她便毫不犹豫的转身朝商场的楼下跑去,直接冲到马路边上,拦截了一辆的士,然后报了洛长邪公司的名字。

    楚依依在去洛长邪公司的时候,脑海里不断的想着他会如何抢夺安安,自己会不会连安安的面都见不到。

    楚依依手一直紧握着,没有放开,紧张和害怕的心情是越来越严重,越是靠近洛长邪公司大楼的时候,她就越是呼吸困难。

    站在洛长邪公司楼下,看着这个曾经来了好几次的大楼,还记得那会儿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她踏进这个公司的时候都是带着高高兴兴的心情,从来没有现在这样慌张不安。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三年之后她还会踏进来。三年前她就发誓自己不会再和洛长邪有任何瓜葛,可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与他相遇。

    或许他们之间有一个安安的存在,就不可能没有瓜葛,毕竟安安确实是他的孩子。

    站在门口处,楚依依深呼吸口气,做好万足的准备之后慢慢的踏进洛长邪的公司。

    公司上下就如换了新鲜血液似的,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一批人了。但是她不知道,是洛老爷子安排人换的。

    他们二老就怕洛长邪公司里有人嚼舌根,说洛长邪有个老婆叫楚依依,被洛长邪知道,所以才命人换人的。

    她走到前台,打听说:“你好,我是来找你们总裁的。”

    前台自然经常见到来找总裁的女人,不过这个女人看着更加舒心一点,她们自然也客气许多:“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预约,但是我是来接我孩子回家的。”她怕前台不让她上去,所以才急忙解释。

    前台自然之前就看到一个挺可爱的男孩跟着总裁上楼了,这会儿这个女人来接孩子,难道她就是传说中总裁的秘密情人?

    她们一刻也不敢怠慢,急忙说:“您到那边坐电梯到顶楼,然后下电梯一直往左,走到尽头就是总裁办公室了。”

    “好的,谢谢。”没想到前台的人这么客气,难怪洛长邪要换人,因为比之前那一批友善多了。

    她道谢完,走到电梯里。

    可是电梯越上去,她的心就越紧张,想到不久后就要见到洛长邪,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不过她还是要面对,她绝对不会让洛长邪抢走她的孩子。

    听着前台美女的话,一直到尽头,但是要经过秘书室。秘书看着她问:“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来找你们总裁的。”楚依依有些诧异,她没想到竟然连秘书也都不是原来那批人了,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

    秘书和前台的口吻一样:“请问您有预约吗?”

    虽然那些秘书个个都带着肖想总裁的心理,但是在面对其他美女的到来,她们还算是比较客气、有礼貌的。

    “我没有,但是我想问一下,你们总裁带回来的孩子还在办公室吗?”她想万一洛长邪带着孩子走了怎么办?或者先把孩子藏起来了怎么办?

    秘书们听到楚依依问关于孩子的事情,都纷纷抬头,想要看看孩子的妈妈长什么样子。果然也是倾国倾城的容颜,难怪孩子会那么可爱。

    秘书没有再问,带着楚依依朝总裁办公室走去:“孩子还在。”说完就轻轻的敲了一下总裁办公室的房门。

    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嗓音:“进来。”

    楚依依听到那是洛长邪的声音,原本松懈下来的拳头又一次紧握着,不过还是随着秘书的脚步朝办公室走去。

    走进去的时候,洛长邪没有看她,而安安却在一边看书。

    安安见到进来的人是自己的妈妈,急忙扑进妈妈/的怀里:“妈咪,你来了。”

    见到安安扑在自己的怀里,楚依依的心终于算是落地了。之前她还担忧见不到洛清安。她紧紧抱住安安,但是批评的口吻倒是没少。“你怎么自己走了,难道你不想要妈咪了?”

    实则却是说给洛长邪听的,不知道他见到自己这样说孩子,会有怎么样的想法?从她一进来,她的警惕性就没有放松过,就怕正在看文件的洛长邪突然走过来抱走安安。

    只是没有想到在安安和她同时出现的情况下,洛长邪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看着文件,仿佛眼前根本就没有他们母子俩似的。

    “我当然要妈咪。”洛清安自然是爱楚依依的,其实他还想说,自己也爱爸爸。但是他知道妈妈一定会对他的话生气,所以保留了一半没有说完。

    而楚依依根本就没有听进洛清安的话,只是用着眼角余光继续看着洛长邪。

    他脸上的平静与淡漠,就如一根尖锐的刺一般,深深的插进了她的心脏,没想到洛长邪面对她依旧是这般冷漠。

    自己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吗?怎么还会傻傻的站在这里胡思乱想,早就应该认清事实了。他跟她相处就像是与一个陌生人一样。

    楚依依即便是在心里不断深呼吸,但是心里还是控制不了的痛。

    洛长邪的冷漠她见过,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的冷漠。他可以对自己毫无感情,但是却对安安也没有反应。

    之前她还在想是不是洛长邪要与她抢孩子,看来果然是她想多了。三年前他就铁了心不要孩子,三年后又怎么会要。

    安安还那么期待洛长邪的父爱。

    洛长邪的行为始终是让她受伤了,不管怎么认清事实,她心里还是有洛长邪的位置。就算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可是洛长邪的影子就是磨不掉,就如刺青一般,深深的扎进了她的心脏。

    或许这份感情是一辈子的伤吧!

    她低头不语,悲伤欲绝,牵着安安的手,小声的说着:“安安,我们回家吧!在这里会打扰到叔叔工作。”

    洛清安看了一眼正在工作的洛长邪,觉得自己来这办公室之后他就一直在忙工作。或许爸爸真的很忙吧!忙到连一句都没有对他讲。

    安安点点头对着洛长邪讲:“那,那好吧。”

    说的口吻很是不舍,满是眷恋。连楚依依听着都感觉到心痛,不相信那么聪明的洛长邪听不出来。

    但是洛长邪没有回答一句,楚依依算是看清楚了他,抱着安安准备往外面走去。

    只是突然后面有了动静,她听到了洛长邪椅子推动的声音,她不过是条件反射的回头一看,结果发现洛长邪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

    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洛长邪没说话,两人眼睛互相看着对方,四目相对的交接着。楚依依不知道洛长邪在想什么,一时呆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