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忘记了最重要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1本章字数:3286字

    其实从楚依依进来的时候,洛长邪就没有安静的看过文件,眼角余光一直看着她。

    那晚看着另外一个女人抱着安安,他还以为那个女人是安安的妈妈,没想到居然楚依依才是安安的妈妈。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这样的答案,他会觉得更加舒心。似乎就是在期待安安就是这个女人的孩子似的。

    她看着自己的那些眼神,他都记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楚依依的脸上每次看到自己都是痛苦的表情,似乎自己欠了她什么似的。

    听到楚依依对着孩子说叫他叔叔,他会不舒服。按理说孩子是应该叫他叔叔啊!怎么会让自己就是不舒服呢?

    听到她们说要走,他就更加按耐不住了,这才会急忙站起身,三步并两步的走到他们的面前。

    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楚依依,孩子已经悄无声息的被她放在地上了。她的眼神有些闪躲,直到最后才慢慢的看向自己。

    而楚依依就感觉的自己的眼睛似乎被洛长邪用绳子给拴住了,无论她想怎么移开自己的眼眸,都没办法成功,一直傻傻的看着洛长邪。

    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存在,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心情来打量自己的。可是他就是不肯放过自己。他与生俱来的压迫感让楚依依感觉自己有些无助,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

    感觉自己如果不看洛长邪,那么自己一定会被受到惩罚似的,最后她便只有呆呆的看着洛长邪,大气不敢喘一口,实则心里却是煎熬。

    洛长邪努力在她眼中寻找熟悉感,却怎么也找不到。倒是在她眼中看到了一丝彷徨与无助,似乎在对自己害怕,在对自己恐惧。

    可是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

    望着她的眼眸,慢慢的往下移,就看到俊秀的鼻梁,在下面就是一张粉红色的小/嘴,白皙的皮肤让他想要伸手去抚/摸。

    而他终于在那张小/嘴上找到一丝熟悉感。

    慢慢的倾下/身/子靠近她的嘴唇。

    楚依依的脚就如加了铅似的,就看着他慢慢靠近自己,似乎要吻上自己了。好在她手上牵着的安安突然用/力捏了她的手,让她及时反应过来,用/力的推开洛长邪,才没有让洛长邪得逞。

    她不知道洛长邪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去吻她。不过绝对不是好事儿。

    楚依依抱着安安从洛长邪的公司落荒而逃,小心脏久久不能平息。

    洛长邪看着楚依依娇小的身/子抱着一个孩子逃离自己的办公室,感觉做妈妈真的很伟大。但是更让他疑惑的是自己刚刚莫名其妙的行为。

    他摸/着自己的唇,似乎在为刚刚没有成功而感到一丝不爽。这是三年来第一次感觉到不爽的心情,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他还是觉得好新鲜。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看到那张唇会感到熟悉,更是想都没有想,直接跟着自己大脑和心脏的配合,想要亲吻楚依依。

    以前他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讨厌别人接触,对待别人可以说是没有感情,所以在商场上从来都是让别人拿着成绩说话,不认人情。

    所以他一向都是冷漠,业界也说洛长邪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不管什么情况,他都只看成绩。

    更有人说他就是秦始皇,一个暴/力的统/治者。

    还有人说他再厉害,到最后还不是孤家寡人,但是这些流言蜚语他从来不在乎。他是不是孤家寡人他从没有想要去澄清,或是去反驳。反正他是挺喜欢一个人过的。

    只是刚刚那一瞬间,他却觉得自己和楚依依应该有牵挂,有什么牵引着他们。他突然在心里想着不要孤寡一人了。

    他努力回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对楚依依熟悉,只是刚刚想到一半,他的头又开始撕心裂肺的疼痛了。

    捂着头急忙倒在一边的沙发上,努力的平息自己的心脏。

    为什么自己会做那样的行为?

    答案还没有找到,他的头就这样疼,疼得好像下一秒就要裂开一样。

    是不是真如叶离原说的那样,楚依依对她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而只要自己想到楚依依就会感觉到头疼。

    那个男孩似乎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只是没有楚依依那般强烈。

    他的头越是痛,脑海里就越是反复出现刚才楚依依看着自己那双受伤的眼睛,而那双受伤的眼睛就如一根绳子紧紧的勒着他脖子。

    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带着伤心欲绝的表情看着他。似乎每一秒都在状告他的不是,每一秒都在说他是混蛋,每一秒都在说他很冷漠。

    这一次他们见面的场景却比上一次来的更加深刻。

    在咖啡馆门口见到楚依依的表情,仍旧在洛长邪脑海里挥之不去,如今更是根深蒂固。

    洛长邪想着她,现在不止头撕心裂肺的疼痛,连心也开始抽痛了。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心会因为一个人这般疼痛。

    如果说脑袋痛可以解释为自己失忆,现在努力想要找回记忆才疼的。那么现在他心疼又是什么原因?

    他一向精明能干,在商场上什么都是靠自己的能力。而这次他却不能用能力来说话,只能靠着自己的直觉。

    虽然想不起楚依依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直觉告诉自己,楚依依对他很重要。曾经在失忆前就很重要。

    他觉得自己似乎把什么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而楚依依比所有忘记的事情都还要重要。

    但是他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对他完全就是深深的折磨。

    只是父母为什么从来都没有给他讲过关于自己忘掉的那一部分记忆?

    曾经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自己丢失的那部分记忆真的没有什么,有的只是公司上下班和忙碌的时间。

    那时候他真的没有在意那部分记忆,现在他却很在意,很想要自己快点想起来。

    他不相信自己丢失的记忆没有什么大事,一定有大事发生,而自己父母却要瞒着他,不想让他知道。

    而那个瞒着的原因大概就是楚依依。

    只是为什么父母不想让他记起楚依依?

    他不相信父母不知道他生命中曾经出现过楚依依这样一个特别的女人,更不相信自己和楚依依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楚依依对着自己那么痛苦,又对他百般疏离。他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楚依依抱着洛清安很快的冲出了洛长邪的公司,没有回头看一眼那个洛长邪是否追了出来。

    走出公司正巧有一辆空的出租车经过,便急忙招手上车。直到上车的时候她才慢慢的淡定下来。

    洛长邪看她的眼神明显是那么的陌生,让她都忍不住要怀疑洛长邪是不是真的不认识她。可是他刚刚差点就吻到自己的唇,让楚依依不得不清醒。

    她差点就上了洛长邪的当,估计自己真的和他吻上了,他又会说一些冷嘲热讽的话吧!幸好有安安在,让她找回来理智。

    拍着胸膛,回头看着洛长邪公司大门口自己越来越远了。而门口除了保安的存在就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果然是她多想了,还想着洛长邪会不会追出来。她的嘴角轻轻上扬,不断的自我嘲讽。

    坐在楚依依旁边的安安,看着妈妈总是往后面看,他也朝着那栋大楼看去,轻轻的说着:“妈妈,你在看什么啊?”

    他刚刚看到爸爸和妈妈站在一起,还以为他们要说话了。要知道从妈妈进入办公室后就一直没有理会爸爸。

    可是哪知道妈妈却突然推开了爸爸,然后抱着他就往外面走去,他都还没有好好的和爸爸说再见。

    趴在妈妈/的肩上,看着站在办公室门口的爸爸,他没有挽留自己,也没有说什么话,就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母子离开他的办公室,最后消失在走廊里。

    说实话,对于洛长邪没有叫住他的行为,安安还是有点伤心。没想到爸爸居然都不在乎他,可是转念一想爸爸还不知道他是谁,所以不挽留他也是正常的,他便心情舒坦了许多。

    楚依依听到安安的话,急忙回过头,胡乱的说着:“就是刚刚以为自己见到熟人了,所以打算再看看,结果发现自己眼花了。”

    她本来想说自己没看什么,但是奈何儿子太聪明,只好编造一个谎言来掩盖自己的心虚。

    洛清安见妈妈都那样说了,自己再看也没什么用,便乖乖的坐在旁边。

    倒是楚依依突然想起,脸色突然摆正,紧紧地握着安安的手,忍不住的责怪他:“你还没有跟我说,为什么要跟着叔叔走。”

    安安看着妈妈/的表情就知道她不高兴了,但是他不想要欺骗妈妈,不想隐瞒自己对爸爸的渴望,他认真着眼眸紧紧的盯着妈妈:“因为那是爸爸。”

    因为那是爸爸。

    只是简单的六个字,却让楚依依微微一愣,感觉很对不起安安。

    虽然他从来都没有问过自己谁是他的爸爸,但没想到他居然见到洛长邪就那么肯定那就是他的爸爸了,还抱着人家不放,跟着他去了公司。

    她的手突然放开安安,怕自己一紧张就把安安给捏伤了。

    一直都知道安安对爸爸的渴望,但是没有想到是这么的需要。她以为自己给了安安足够的爱就可以让他忽视对父亲的爱了。

    但是她还是错了,母爱始终都是代替不了父爱的,安安那么需要父亲的爱,大概也是看到幼儿园的孩子都有爸爸,而他却没有。连自己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

    所以在见到洛长邪后才会义无反顾的上去缠着他吧!就算如此,她还是不能和洛长邪说孩子需要他。

    目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抱着安安,让自己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安安是一个敏/感的孩子,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