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楚氏濒临破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2本章字数:3142字

    回到家,她才慢慢的平复好自己的情绪,可是安安却又突然开口说:“妈妈,为什么爸爸都不跟我说话?他一直看文件,就是不看我。”

    她听完指关节又有些泛白了,没想到洛长邪居然是这么对待安安的。去他办公室那么久,都不肯给孩子说一句话,那就不要带着孩子去办公室啊!

    只是她还是勉强的在脸上挂着笑容:“没事,可能是爸爸不知道你是他的儿子。”

    安安本来还在怀疑,但是现在听到妈妈这么说,那他就更加的确定自己的爸爸是不认识自己,才对自己那么冷漠。

    不过有了和爸爸一次的相处,他的心里还是蛮开心的。比他领奖杯都还要开心一点。

    安安脸上挂着笑容,反倒过来安慰着楚依依:“我知道了,肯定是爸爸记忆力不好,所以才不知道我和你。不然他一定会接我们回家,对不对。”

    楚依依慢慢的点头,勉强的说着:“对。”

    孩子的懂事到让楚依依感到很欣慰,至少自己不用花更多心思去安慰安安。

    晚上的时候,楚依依他们还在吃饭,她的妈妈突然打了电话过来:“喂,妈。”

    “吃饭了没有啊依依?”那边的妈妈依旧如初,对她的关心永远都不嫌多。

    依依感觉自己今天虽然经历了那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现在听到母亲关心的话,立马心里就温暖了,她笑着说:“刚刚吃完,妈妈最近还好吗?”

    “我们很好,我和你唐叔叔打电话来就是想要看看我的宝贝外孙了,这才两三周没有看见,怎么就感觉是两三年了。”

    “那我马上开启视屏。”

    楚依依说着就挂断电话,连接上了视频。

    安安看到那边的外婆,小/嘴甜的直叫外婆笑的合不拢嘴:“哎哟,我们安安就是小/嘴甜,回来外婆带你去游乐园玩儿,想买什么买什么。”

    “好的外婆,你不知道我在幼儿园每天都和小朋友炫耀我有一个美女外婆和帅哥外公。”安安虽然人小,但是却感觉的到谁是对他好。

    那边唐振他们笑的更开心了:“真是人小鬼大,这么小,嘴巴就这么甜了,在幼儿园是不是有很多小女生喜欢你啊?”

    安安偏着脑袋想了想点点头:“是啊!好多小女孩都送我礼物,但是我都不喜欢,没有外公外婆送的好看,她们就是想每天让我陪他们玩儿,才送我东西的。”

    那边两老更是笑的开心,等待他们关心完了洛清安,便又对着楚依依说:“最近听说你在公司都很忙,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好的,妈。你们也是,唐叔叔在那边也不要一直担忧工作,现在我可以帮你分担一些了。”

    两老点点头,之后又说了一些美满幸福的话,一家人其乐融融。只是楚依依没有讲自己遇见了洛长邪。

    楚依依自从出了国找到妈妈,有了唐叔叔的扶持,她成长的很快,也懂了很多商场上的事情,她的日子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回到安平市这么久,她知道自己碰上了洛长邪就一定会遇见楚天国他们,只是很意外,回来这么久一直都没有见到。

    没有见到她倒是很高兴,不然他的父亲见到自己现在已经是总经理的位置,说不定还要想其他方法让她帮助他。

    而另一边的楚天国,他的生意又在要面临破产的边沿了。

    自从他亲手赶走了楚依依之后,生意上没有了洛长邪的支援,他的生意就开始变的一塌糊涂了。

    以前以为一直有洛长邪的支援,所以他选择了当昏君的模式,虽说每天照常上下班,但是却根本不管理公司。

    而他就如已经淘汰的服饰,让人嫌恶。

    没有洛长邪的支援,他顿时变得不擅长经营自己的公司了,然后他用着之前洛长邪给的资金苦苦支撑到了现在。

    只是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维持的有多么的辛苦,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打击了。当初利用洛长邪的头衔到处招摇撞骗,好在骗到了一些钱财。

    之后他知道洛长邪知道了自己做得那些事情之后,他便开始收敛,却还是没有彻底收手。

    那段时间是他过得最为潇洒的时候。每天还带着自己的娇妻到处逛街买东西,老婆要什么他就买什么,说要让他们的孩子得到最好的生活。

    想到自己老来得子自然是最开心了。

    只是没有想到没过多久,楚依依居然被洛长邪赶出家门,还被提出离婚。他就感觉自己的一颗重要棋子被人拿走了,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惊慌失措。

    之后洛长邪和楚依依离婚,虽然没有对楚氏打压,但是也不见得有多好。如今他想再自己经营起来都是很困难了。

    曾经商场上见到他们家和洛家有挂钩,这才和他合作的公司都纷纷撤资,宁愿高价赔偿违约金也不愿意和他合作了。

    那些所谓的称兄道弟,都像是陌生人一般连他的面都不见一眼。

    公司就是靠着那些违约金和洛长邪给的现金聘礼,还有就是之前骗来的钱财和洛长邪资助的资金撑着,只是那些资金都是只出不进。

    现在他的公司算是要彻底玩儿了。

    这一次没有楚依依可以利用,他算是走投无路了,到处寻人帮忙却都是寥寥无音,不是说自己的公司没钱,就是说现在金融危机,甚至有些人还在说他当初骗了他们那么多钱,没找他算账都不错了。

    更有人说是他自己活该,当初赶走自己的女儿,这就是报应。更有人冷嘲热讽的说着,你楚天国当初是洛长邪岳父的身份才愿意靠近,现在你什么都不是了,凭什么要帮你。

    近段日子他是每天都借酒消愁愁更愁,始终想不到可以挽救自己公司的方法,如果再这样下去,他怕是要带着妻儿流落街头了。

    那天佣人拿给他一张商业晚宴的邀请卡,要知道现在很少有人给他寄邀请卡了,都是把他当作洪荒猛兽似的避而远之。

    现在还有人给他寄邀请卡,他自然要去参加,只要能够结交上流社会的人,能够帮助他解决楚氏集团的危机,任何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晚宴上。

    他端着高脚杯,杯中装着香醇甘甜的红酒。

    楚天国就算自己的公司再怎么狼狈,也依旧可以装出一副轻松自然的样子。当然周边很多人看见他的到来,都没有主动上前说话。

    甚至有的人还在他身后悄悄的议论着他怎么也来了。

    楚天国没感觉周边的人说的是他,厚着脸皮依旧向那些人靠近,努力维持微笑想要和他们说话。

    众人都是商业上的人,没有直接挑明不想和他结交朋友,所以没有说几句,众人都纷纷的说自己要去做什么做什么,很快那一堆人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一次他没有理解,两次他开始怀疑,三次他便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这时周边的人突然在说些什么,眼睛还看向晚会大厅的中央:“你看,那就是唐氏集团的总经理。”

    “是她啊!我还以为是一个男人,没想到是一个女人。年纪轻轻就坐上那个位置,想必能力非凡啊!”

    “可不是,虽然她是国内唐氏集团的总经理,但是这边公司几乎都是她全全做主,可见上头是有多么相信她的能力。”

    “肯定有能力了,你没看到这短短的时间,他们唐氏集团在业界的名声吗?”

    这时楚天国还是好奇的看过去,只是没有想到居然看到的是楚依依。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看错了,楚依依怎么可能是唐氏集团的总经理。

    当初自己赶她出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让他都以为楚依依找了个地方寻短见了。

    这时周边另外一个人说:“你们难道不觉得那个女人很像之前楚氏集团的千金楚依依吗?”

    当初楚依依的名声在上流社会可是响当当的,主要是因为她身为洛长邪老婆的身份。几乎为了巴结洛长邪,上流社会的人都认识楚依依。

    另外一个人听到旁边的人那么说也附和着说:“我就说她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原来是像楚依依。不过她看着更加成熟稳重,楚依依看着更加小鸟依人,青春活力,单纯一些。”

    “嗯,但是如果真的是楚依依,你说楚天国/会不会后悔……”

    之后他们的话楚天国都没有心思听进去了,只是想要一门心思的找到楚依依帮忙。

    就算当初自己把她赶出了家门,但是楚依依一向都心慈手软,看到他现在这么落魄,应该会帮助他吧,肯定会的,自己可是他的亲生父亲!

    想着,楚天国便朝楚依依的方向走去,走过去的时候楚依依还在和别人商谈些什么,只是她的言吐举止都让楚天国感到陌生。

    那个曾经动不动和自己大吵一架,三番两次吵着见妈妈,还爱哭泣的楚依依,真的是眼前的楚依依吗?

    变得他都快要不认识了,她圆/滑的交谈,让周边的人都点头笑着回应。

    等楚依依和那些人商谈完,准备朝大厅后面走去的时候,楚天国突然出现,拦住了楚依依的去路。

    楚天国想要求楚依依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她便对着旁边的保镖看了一眼,然后便直接走了。

    楚天国想要上前去继续拦住,但是却被楚依依的保镖拦下来了,连楚依依的面都没有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