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犹豫不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2本章字数:3297字

    自己果然就是心软才会中了楚天国的计谋,但是想到楚天国估计很难想到这个办法,一定跟柳秀梅有关。

    只是作为父亲,他不但没有加以阻拦,还点头同意,真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

    想到昨晚上洛晨风那张令人恶心的手,在她的脸上抚摸着,想到这些,她突然撩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幸好衣服还是昨晚的那一件。衣服整洁,除了有点皱褶,就没有其他痕迹了。

    而且自己的身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别样的感觉,大概是自己没有被洛晨风怎样了。

    但是想到楚天国的陷害,她的内心还是有点后怕。

    她起床走到浴室里,然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不管怎样,自己没有失身于洛晨风那就是最好的。

    她慢慢的走出房间,下了楼。

    整间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在迷糊中独自闯进了这里。

    只是看到桌上有一杯牛奶和一份三明治,旁边还放着一张纸条。

    铿锵有力的字体,她一看就知道是谁的。

    想当初她无聊的时候还模仿过这样字体,只是可能自己是女孩子,写出来的字体总是缺少一些霸气,更多一点女孩子的气息。

    后来洛长邪说,不需要模仿,只需要记住就好,记住洛长邪的名字就好。所以在离婚协议寄回来的时候,她直接选择看了后面签字的一项。

    她带着侥幸的心理,怀疑是不是别人签字,可是那熟悉的三个字分明就是洛长邪的名字,而且很坚定。

    楚依依那一刻就觉得自己突然好讨厌那三个字,那曾经深深记在心里的三个字,现在看来完全就是对她恶意的伤害。

    即便只有三个字,却让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回到现实,看到那张纸条,上面只是简单的话:“把早饭吃了就离开。”

    只是简单的八个字,但是却如听见了洛长邪的命令似的,她没有反抗的机会,只有认命的听从。

    看来昨晚上是洛长邪救了她。脑海里想起昨晚洛长邪救她的时候,感觉恍若如梦。

    世界太奇妙了,还以为自己是没有机会,也不会再踏进这里了。现在却因为洛晨风和楚天国的原因,自己居然就那样踏进了这里。

    想到昨晚似乎迷迷糊糊的对洛长邪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她就感觉痛心疾首。而洛长邪听完那些话后,还这么冷漠的让自己离开,果然,他已经不在乎自己了。

    看到桌上的早餐,她有些愣住。

    经过这么多年的变化,她在国外还呆了三年,却还是没有接受牛奶的味道。

    而曾经洛长邪知道他不爱吃牛奶,几乎是每顿都没有牛奶。

    只是没有想到,现在却给她送上了牛奶三明治,看来真的是把她的习惯忘记的干干净净了吧。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选择接受不愿意的东西,安静的坐在饭桌前吃着三明治,感觉还是曾经吃的那个味道,只是似乎缺少了能下胃口的感觉。

    食之无味,是不是就是她现在吃三明治的感觉?

    一个三明治她恍若吃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带着苦涩,带着沉闷。

    等把三明治吃完后,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子,便朝外面走去了。

    站在别墅的门口,深呼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别墅,大概以后都没有机会再来这里吧!

    不管怎样,她心底里还是很感谢洛长邪帮忙救助。

    楚依依离开的时候背影有些孤独,有些给人伤感,让人看着她就有种想要揽在怀里好好的保护着。

    洛长邪等着她离开,偷偷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只能傻傻的看着,而且心里也不是很舒服。

    回到别墅里,看着楚依依睡过的床,怔怔发呆。

    早上他根本就没有去上班,而是一直躲在别墅的另外一个地方。

    记得早上去给楚依依打开窗帘的时候他看着睡梦中的楚依依,那蜷缩的身影让人看着居然有点心痛。

    不是都说看着睡梦中的女人是更多异样想法吗?

    为什么他居然看到的是这样的心情?

    心理学上说如果一个人睡觉是蜷缩着,那是代表那个人对世界充满的恐惧,自身缺乏安全感。是不是楚依依也对这个世界缺乏安全感?

    白里透红的脸蛋让人感觉那是婴儿般的肌肤,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像是一个已为人母的女人。

    只是他却对那样的睡颜感觉根本不陌生,好像以前的自己经历过一样。

    昨晚楚依依靠在他的怀里,呢喃着告白,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却也觉得楚依依是爱着他的事情很理所当然。

    楚依依的最后一句说是他闯入了她的世界,让她忘记不了自己。

    可是他根本就想不起自己是如何走过楚依依的世界的,只觉得她的一切告白都是那么陌生。

    那句“我爱你”让洛长邪的感情世界有些凌乱。

    昨晚那他没有犹豫,直接抱着楚依依睡到了主卧,而他站在床边足足的站了一个多小时。他从来没有这样,站在别人的床边傻傻的看着那个人睡觉。

    楚依依睡觉很安稳,或许是洛晨风给她带来了一些阴影,她时而会说一两句梦话,似乎实在对着洛晨风说。

    在她说第四次:“不要,放开我。”

    洛长邪居然鬼使神差的轻轻拍着楚依依的肩膀,安慰着说:“别怕,你安全了。”

    更神奇的是,之后楚依依就再也没有胡乱说梦话,而且睡得异常的安稳。

    走出卧室之前,他轻轻的摸了一下楚依依的脸蛋,温暖而细嫩。还是熟悉的感觉,熟悉到还想要继续摸下去。

    最后理智战胜了冲动,他立即站起身,觉得自己刚刚有些失态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在乘人之危。

    他为她盖好被子之后就回到客房,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把主卧让给别人,而自己却要来睡客房。说出去肯定都没有人相信,但事实却就是那样。

    一夜被那种熟悉的感觉所困扰,没有睡到什么觉,第二天早上便早早的起来,命人做了早餐之后,就让那个人离开了。

    他之所以离开,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楚依依和她灼热的爱意。他想楚依依应该在第二天早上醒来后,也一定会记起。免得两人尴尬,他才在桌上留下了话。

    洛长邪没有写什么温馨的话,只是简单的八个字。但是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说话有点重,连留言都毫无感情。

    只是他找不出可以说好话给楚依依听的原因。

    最后他还是坚持了最初的想法,把那张字条留下了,再后来他见到楚依依看到那张字条站在桌前发愣。

    而且吃三明治吃得很慢,很慢,慢到他觉得楚依依会睡着。她到最后还是坚持把那个三明治吃完了,可是那杯牛奶从始至终都没有碰过一口。

    想着大概是她不喜欢吃吧!

    看着楚依依一步一步的移动脚步慢慢的离开大厅,走到院子。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不舍,带着伤心,留恋的看了一眼别墅,然后便耷拉着身子离开了别墅。

    他其实心里有种想要开口挽留住楚依依,但是到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现在自己这样痴呆的站在窗边,有些难受,那样的难受比之前他感觉心痛都还要更清楚,更明显。

    突然他好像要记起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想要知道自己和楚依依之间有过什么关系。更想要知道楚依依曾经在他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其实他始终都不断的犹豫,要不要把封闭的记忆用催眠打开,只是一直都没有再继续开口问叶离原开启记忆的事情。

    洛长邪还深刻的记得叶离原说,他现在的状态不适合找回记忆,更不适合用催眠的方法找回。不然失败的话就会永远失去那段记忆。

    他舍不得那段记忆被丢失了,所以不敢去冒险。

    但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最合适的状态,叶离原也一直说要顺其自然。

    但是还是那句老话,到底是什么时候才能顺其自然的想起来。

    现在的他就如生活在痛苦迷雾中中,每天都在被那些零碎记忆给折磨。

    最近洛老爷子和洛老太太不知道在哪里听闻了他慢慢的在想起过去的记忆,便劝说他既然这么痛苦,那就出国去休养吧!

    他还年轻,还没有到需要出国去休养的年纪。

    只是很直接的问了他们自己为什么到现在还想不起过去的事情?过去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才会这么的痛苦?

    可质问到最后,他们都选择了沉默。没有人说出原因,就说是他想多了,过去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三年来,自己第一次这么很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也是第一次这么强烈的质问自己父母他曾经的事情。

    父母却说他一定是最近上班太累,才会胡言乱语。

    他没有说自己是因为楚依依才会那样的。但是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工作量都是可以接受的,现在居然说是他工作太累才会多想!为什么以前没有多想,现在碰到楚依依就会多想。

    他们的沉默不语,只会让洛长邪想的更多,更想知道以前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

    明明他都可以感觉到楚依依给自己带来的变化,可他们就是不愿意承认。洛长邪大胆的想了一下,是不是楚依依和他的家人有过什么误会?或者矛盾?

    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告诉自己,迟早有一天他要知道。他要想起一切,他要彻底知道楚依依和自己的关系。

    不管曾经是爱人还是仇人,总要有关系自己才会对她产生特别的印象。

    坐到床上,看着一室与自己极为不符合的风格,他居然慢慢习惯了。

    这些颜色都不是他喜欢的,墙上的照片自己也不会主动去拍。他却很欣然接受了。

    丢失记忆的那半年自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自己变化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