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不会放过楚天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2本章字数:3288字

    楚依依在洛长邪的别墅里表现得很坚强,坚强到自己都认为自己不在乎,那点眼泪又算什么。

    只是当她看向别墅时,她的眼神里全部是眷恋,有种舍不得。

    之所以对它的舍不得,不是因为房子有多么的豪华,有多么的美丽。她只是舍不得对这里的感情,以前她可是把自己所有的爱都倾注在这栋别墅里。

    只是路越走越长,越走越艰难。

    原本只有脸色不好的她,脸上慢慢的挂上了泪水,有些滚烫。那些伤心的泪水似乎在说她是多么的不舍。

    几乎是热泪盈眶。

    住在这里的几个月,是她人生当中最甜蜜的几个月,是她曾经不敢幻想的甜蜜。

    小时候她的父母就离异了,而自私的父亲不愿意把自己给母亲,非要留在自己的身边。那时候的她还以为父亲会对她好。

    至少当初没有柳秀梅之前,楚天国对她几乎都还是不错的。只要是一些小事情上面,楚天国都是顺着她,不会那般恶言相对。

    可是自从柳秀梅进入的楚家,她的日子便开始变得不好过了。

    总是三天两头找她麻烦,对她挑三拣四,总是各种看不顺眼。

    当然,楚依依并不在乎她的看法,依旧对着她好言好语。

    柳秀梅肚皮很争气,第一个就给楚天国生了一个儿子,而楚天国一直都想要儿子,所以对她更是不理不睬的了。

    每天都把儿子抱在怀里又亲又爱的父亲,是楚依依没有见到过的父亲。那时候,说实话,她还嫉妒那个才出生不久的弟弟,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去争取。

    因为楚天国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自己的身上了。

    倒是有人对她极为在意,那就是柳秀梅。

    生了一个儿子的她摇身一变,变得更加的猖狂了,对她更是指桑骂槐,有时候连楚依依的妈妈也带着一起骂。

    楚依依自然受不了,开始慢慢的反抗,偶尔要顶嘴了。

    对于她的顶嘴,柳秀梅很不喜欢,对她更是极为的讨厌。

    她还清楚的记得柳秀梅对着楚天国说自己嫁进来那么久,楚依依都没有叫过她妈妈,好歹她对楚依依还不错啊!

    一向盲目的楚天国,那天对着楚依依大吼,要让她叫柳秀梅为妈妈,楚依依很生气,但坚决不开口叫妈妈。

    那天她被楚天国扇了一耳光,那是父亲第一次打她。

    有了第一次绝对就有第二次,之后楚天过对她就很不好。楚天国越是对她这样,楚依依就越是心痛,柳秀梅也就越是嚣张得意。

    童年的她过得不快乐,所以在遇到洛长邪的时候,他给予的温暖很快就融化了她内心的柔软。她很快就接受了洛长邪的存在。

    所以她想要忘记洛长邪很困难,因为他给了她人生中第一份最美好、最温暖的生活。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段日子。

    洛长邪不止给了她一个美好的生活,更是给了她一个最美好的礼物,那就是洛清安。

    虽然她们分开了,离婚了。

    但是安安的存在就是她一切的寄托,这些年她把对洛长邪的思念都寄托在了安安的身上,全心全意的照顾着安安。

    看着那张小脸和洛长邪越来越像,她更是对安安宠爱有加。好在小孩子没有因为她的宠爱变得娇生惯养,张扬跋扈,反而是一切都是为她着想。

    知道楚依依一个人带他不容易,所以总是说一些窝心的话,让楚依依极为感动。

    想到还有安安的陪伴,她擦干了自己的泪水,告诉自己现在不是软弱的时候,还有很多事情要等着她去处理,她必须坚强起来,就算是为了孩子,她也要坚强。

    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任由别人欺负,玩在鼓掌之中。

    那些整天算计她的人还在逍遥的生活着,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悲秋怀春,她要找那些人一个一个的算账,把自己过去受到的那些苦,一个一个的奉还给他们。

    楚依依深呼吸着,努力的朝别墅山脚下的公车站走去,只是她一直都没有发现,别墅里有一道目光紧紧的看着她,为她而难受。

    刚走到公交站,她就拿出电话给自己的母亲打过去。

    那边的林婉清接到电话,似乎很着急:“依依啊!你昨晚做什么去了?我打你一个晚上的电话都打不通。我昨晚回去很晚宝贝都不愿意睡觉,说要等你回去。我可是好不容易把他哄睡着的。”

    林婉清昨晚非常担心楚依依,还等着洛清安睡着之后,让童倩看着一下,自己去公司找楚依依。

    可是公司却没有人。

    打给助理,助理说她有一场宴会。

    之后又听司机说她出了宴会就去了隐士居,可是她看了一下时间都晚上三点钟了,楚依依再怎么喜欢喝茶,也不会这大半夜的来喝茶吧!

    不过她还是不肯死心去了隐士居。

    茶楼的大厅空无一人,服务员说也没有人在包厢里。

    她便隐隐的开始担心楚依依了,因为知道依楚依依的性格,是不会故意玩儿失踪的。

    听到母亲担心的话,楚依依本来已经收住的眼泪,此时更是噼里啪啦的落下来,有人的关心就是让她感觉温暖。

    “妈妈。我被楚天国陷害了。”

    “陷害?怎么回事儿?你还好吗?”听到说楚天国陷害自己的女儿,林婉清有些坐不住。知道楚天国就是一个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的。

    不然当初她就不会选择和楚天国离婚。

    “我现在没事儿了,我被人救了。所以昏睡了一个晚上。”楚依依想着楚天国的行为,眼泪止不住往外流,抽泣的说着。

    “他,他为了救楚氏集团,把我……把我打包送给别人,送到其他男人床上,那个男人我一直都很讨厌的,因为他一直都对我有非分之想,三年前亦是如此。”

    楚依依一边说着,就一边想着洛晨风那邪恶的手不安分的在自己身上游走,他每经过的一个地方就是一阵恶心,那时候她确然无力反驳,只能任由洛晨风欺负。

    回到家她一定要好好洗洗她身上的恶心。

    林婉清听到楚天国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想要把楚依依送到其他男人的床上,瞬间勃然大怒。

    如果允许,真想站在楚天国面前狠狠的抽他几个大耳光。

    林婉清安慰着楚依依说:“依依,你别担心,我会让那个男人没有好下场,我不会放过楚天国。”

    ……

    洛晨风的所作所为都是洛长邪看不上眼的,没想到他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他也找到赵乃莹,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更是觉得洛晨风很不堪。

    只是想到楚依依在洛晨风身下挣扎着和洛晨风的那些不堪言语,就让他有种想要杀了洛晨风的感觉,只是好在最后他忍住了自己的怒火。

    毕竟他也不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对待那些冲动,理智更多一些。

    就比如昨晚,他那么想要狠狠地揍打洛晨风一顿,但是他却没有出手,让助理看着解决,稍微给点教训就好。想着洛晨风是洛正杰的儿子,不好太伤他面子。

    再比如,昨晚他触碰到楚依依的时候,好想要紧紧的抱着她,到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触摸她的脸蛋,也是自己最后的选择了。

    他做事情永远都是那么的理智。

    如果洛长邪知道过去的自己,只要谁敢伤了楚依依,他会毫不犹豫的狠狠抽打那个人,对付那个人,不顾及那个人是不是受伤,是不是要面子。他就会觉得,自己从来都是冲动在前面。

    等楚依依的身影彻底看不见的时候,洛长邪才慢慢的回到自己床边,站了好一会儿,便走到了书房,直接拿起电话给洛晨风的爸爸,也就是洛正杰打过去。

    洛正杰没有想到洛长邪会给他打电话,有点心虚,以为自己哪里又没有做好了。

    毕竟在洛家他还说话不算话,而且最重要的是,之前洛晨风就给他说,洛长邪发现了公司的异样,让他们一定要把里面缺少的资金给补回来。

    这会突然打电话,自然让他想得更多,因为洛长邪也不是经常给他们打电话的。

    “喂,长邪。”洛正杰的语气还算好,甚至有些恭维的意思。

    可洛长邪却不在乎,没有对他寒暄几句,直接了当的说:“我要撤资。”

    “撤资?撤哪里的资?”洛正杰其实心里也是有一个方向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洛长邪会突然打电话来说撤资。

    之前他不都是好好的吗?

    难道是说洛长邪发现他们徇私舞弊,所以很不高兴,才要说撤资?

    洛长邪没有做更多的解释,直接说:“从今天起,我决定撤销一切和洛氏集团的合作,两边正式分裂。之后我们就是桥归桥,路归路。以后你们洛氏集团怎么样,也跟我毫无关系。”

    那边洛正杰听到正如自己的猜想,便有点慌张了:“长邪啊!怎么突然想着撤资?你也知道大哥现在需要你帮忙。”

    洛长邪才慢慢的说着:“原因是为什么,你问你自己,问你儿子。”说完洛长邪没有给他任何机会,直接挂断电话了。

    那边洛正杰看着自己被挂断的电话,有些愣住,怎么会这样?

    如果洛长邪撤资,他们公司就会支撑不久。

    洛长邪说原因问他自己和洛晨风,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的那点小行为被洛长邪知道了?所以才会这样生气?

    只是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洛晨风开始的。

    洛长邪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他也和洛正杰他们有点隔阂了。本来该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他们挪用公司资金,还不给他说一声,洛长邪当时就对他们父子俩有点不满意。

    而之前没有撤资是看到老爷子他们的面子上,现在,洛长邪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