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那份悸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2本章字数:3171字

    “我不想听什么楚天国的夫人,我想听关键的。”她现在不是楚天国的老婆,自然对那些花花草草不感兴趣了。

    “当年楚依依小姐在楚家被那个女人欺负过。”那个属下自然是猜到夫人应该是在乎楚依依的,“而且还打骂依依小姐。”

    果然,他的话刚说完,林婉清的脸上就多了几分寒意,本来面无表情的她变得有些愤怒不已,咬牙切齿的说着:“再给我查,敢欺负我的女儿,我要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就那个狐狸精,居然还对她女儿不好,看来楚天国那个父亲那些年对楚依依也是不管不顾啊!

    “夫人,而且楚氏集团不止是表面上的金融危机,而是内部已经崩盘了。”说着属下拿出一份资料,“这个资料我一会儿发给您看。”

    “怎么说?”

    “楚氏集团的有一部分大量资金转向不明,而且很诡异。”电脑那边的那个属下似乎也纳闷的感觉。

    林婉清自己的属下讲一个工作就跟讲悬疑片似的,还诡异呢!

    “把话说清楚。”她现在没有心情听什么悬疑剧,直接说到。

    “因为楚氏集团本来就是有一大笔烂账的存在,在闹金融危机。但是仅存的那点维持的资金却有一大半被调走了,而调走的人就是楚天国现在的夫人柳秀梅。”

    作为董事长夫人来说,柳秀梅没有必要那么做啊?

    她调走那些资金有可能就会让楚氏集团提前宣告破产,所以为了公司着想,最好的就是不要调走。所以那个属下才觉得诡异,才觉得奇怪。

    “你说的是真的?”这边林婉清听着他的报告,有些若有所思。似乎在沉思些什么,只是没有直接下定论而已。

    “自然是真的,这都是调查出来的,而且似乎还是瞒着楚天国转走的。”不然楚天国不会傻到让那笔资金流出去吧!

    再怎么不会经营生意,也不可能看不出公司需要那笔钱财吧!

    “那辛苦了,你们继续查。”林婉清挂下电话,慢慢的看着属下发过来的那些资料,等待一切都看完了,她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如果她顺着这个方向查,肯定会查到一个更让人惊讶的秘密吧!不过不知道到时候楚天国知道后,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她是想想都觉得心里舒坦,敢欺负她和她的女儿,这就是报应啊!

    果然上天对谁都是公平的。

    她第一次婚姻失败,但是却迎来的第二次的幸福。

    楚依依虽然离婚了,但是她有安安那么可爱的儿子。

    楚天国当初对他们母女的所作所为,估计不用她动手,就有人帮忙解决了。亏楚天国还把那个狐狸精当宝宠着,还跟那种贱/人一起欺负她的女儿。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都十一点多了,她心情大好,要不就给女儿做点饭菜送去?慰劳一下她最近忙碌的是身体。

    再说公司的饭菜哪有家里的饭菜香,也顺便发泄一下自己心情好的感觉。

    想着林婉清就直接站起身,朝外面走去了。

    ……

    洛长邪身处国外,根本不知道洛晨风在算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总是让他放手一搏的老爷子他们,这次怎么会拉着他,不愿意放他回国。

    只是在这里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即便是和父母亲呆在一起,却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反正心里就是很不舒服。

    在国外呆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了,而他的工作估计也堆满了一个星期。

    洛老爷子他们比较注重身体的健康,或许是人老了对这方面就越看得重。所以从洛长邪回到就一直按时吃饭,准时准点不差分毫。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准时准点,连续一周的吃饭。

    以前上班都是助理准备,助理也不是闹钟,偶尔也会错过一时半刻。要不就是回家很晚,厨房里的厨师才慢慢的开始给他做饭。

    现在这样的感觉还不错。

    而老夫人似乎并没有打消让他相亲的事情,还总是提起她朋友的小女儿,还一个劲儿的说得天花乱坠。

    还说他现在只身一人,需要一个帮忙准备饭菜的。

    他直接拒绝了,说自己现在过着挺好了,饭菜有厨房和助理准备,都吃得饱。

    老夫人完全是要被吐血了,她自然知道洛长邪能吃饱,想的是洛长邪身边需要一个贤内助。

    饭桌上没有除了他们的咀嚼声,几乎就没有什么交谈的声音,因为老爷子他们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则。

    等待洛长邪吃得差不多了才慢慢的说:“爸,妈。我在这边也呆了这么久,那边工作已经堆积了,等下十点半的飞机。”

    他的话不像是商量,而像是命令,没有一丝什么感情可言。

    不过他们二老倒是习惯了洛长邪的那种口吻,不在乎这一句半句的。

    “怎么不多留一段时间,这千里迢迢的赶过来,住几天就走,很累人的。”

    老夫人关心挽留的话,没有在他的心中荡起一点涟漪,慢慢的说着:“没事,以前不也国内国外的跑,甚至有的时候只有一天。”

    那种飞来飞去的工作,他已经习惯了,不会在这么多年以后会突然的感到不习惯。

    吃完饭之后洛长邪便上楼收拾行李,即便二老再怎么挽留,洛长邪都没有答应,还说有时间一定会再回来看他们的,让他们别担心自己的衣食住行。

    见挽留洛长邪不成功,二老只有期待洛晨风已经解决的楚依依。

    目送他上飞机,二老才转身离开。

    十几二十个小时,洛长邪才终于到达安平市。

    走出机场,看着熟悉的公路,突然原来在国外的那种空虚感,有种填满的感觉,觉得这里才有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接机的依旧是他的助理,看到洛长邪手中拎着简单的行李和公文包,他便很机灵的上前去帮忙接过洛长邪手中的行李,还毕恭毕敬的叫了声:“总裁,您回来了。”

    洛长邪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助理为他开门,他也毫不犹豫的跨进了车里。

    本以为洛长邪要去公司,因为助理知道他就是工作狂,一定会下了飞机就往公司走,而且这一个星期没有处理公事,想必洛长邪也呆不安稳吧!

    他虽然心里是那么想,但是他还是问了一下洛长邪:“总裁,我们现在是去公司,还是回家?”

    洛长邪本来张着嘴巴想让他开车去公司,然后回家给他拿一套换洗衣服,但是话到嘴边他却没有办法开口了。

    他突然脑海里闪过楚依依的脸。

    好像他们很久都没有见面了吧!

    便直接报上楚依依公寓的地址,不知道现在去,会不会太早了?

    他们从机场去楚依依的公寓,犹豫因为时间尚早高速上没有堵车现象,这倒是让洛长邪很开心,毕竟一会儿他就可以见到楚依依了。

    不过他要怎么见他?

    原来还算明朗的心情有瞬间变得阴云密布。

    刚到达楼下的时候他就看到楚依依带着安安从公寓里出来,安安背上背了一个很可爱的书包看着很符合他的年龄。

    只是一直都很讨厌卡通之类的洛长邪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觉得那个书包是看着很舒服的。

    楚依依抱着安安,然后一路上母子俩似乎还在讲什么,安安脸上就一直挂着笑容。

    虽然觉得那个孩子跟他很相似,但是他从来没有在自己脸上看到过如此灿烂的笑容,如果他笑起来是不是也像那个孩子一样灿烂,好看。

    她们渐行渐远,他却还要想要看到楚依依他们的身影,便让助理继续跟在后面,但是最好不要打草惊蛇。

    所以你能在那条公路上看到一辆上千万的豪车居然如龟速一样慢慢的行走着,就感觉学科二的时候,教练只让你踩着离合走的速度。

    洛长邪在车里继续看着她们的行动,好像楚依依有点抱累了,放下安安行走。安安走路很稳,不像有的小孩摇摇晃晃。

    看着楚依依那瘦小的身板,的确会抱累。

    他只能呆在车里看着他们,心里的胆小让他不敢下车上前去看楚依依。

    他感觉自己就是陷入了一种很奇怪的状态,一方面想要看见楚依依的脸,知道她过得好不好,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

    一方面又害怕跟楚依依接触,不知道要用什么身份走进,更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跟楚依依解释自己的行为,对于他来说楚依依是个特别的存在,但也是一个空白的过去。

    不过能在车里偷偷的注视着楚依依,他就觉得很满足了。

    看着楚依依和安安的互动,两人脸上有说有笑,时不时的还亲亲对方的脸颊,洛长邪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的心里头是又甜蜜又悲伤。

    那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感觉过的,但是他知道这些都是楚依依他们母子给他带来的感觉。

    慢慢的跟着他们走到了一家商场,看着楚依依带着孩子走到商场里头的游乐设备处。他也不自觉的就下车跟了上去。

    虽然是悄悄的跟在后面,但是他却享受眼前的满足。

    安安在游乐设备那里玩得很开心,小脸上更是挂着可爱的笑容,偶尔还能听到他只能的小嘴巴叫着:“妈咪。”

    在这空旷的大厅里,他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让洛长邪慢慢的看出神了。

    他觉得自己完全就是越陷越深,想要走出去不再看他们的举动,但是到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站在石柱后面一直看着他们母子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