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想起所有的记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3本章字数:3162字

    因为洛长邪一开始就怕吓到楚依依,所以对于那个怀抱一直都是很轻很柔的动作,没有抱得多紧。

    而刚刚楚依依完全是现在洛长邪的温柔之中,忘记了推开洛长邪的身子,所以才会让洛长邪得逞,而且才会一直在他的怀中抱着。

    只是刚刚她觉得洛长邪的温柔就是一种残忍的手段,让她感觉不到现在的甜蜜,感觉不到洛长邪热吻的激情。

    只想着要逃离洛长邪,要离开这里。

    所以在想法刚成熟的时候,她就猛力一推。洛长邪毫无防备的被撞到了墙上,而且轻轻的发出闷哼声。

    似乎是因为楚依依的用力太大,让他后背在墙上撞痛了。

    楚依依其实也没有想到,自己轻而易举的就把洛长邪给推开了。

    要知道以前他连哄带骗她的时候力气可大了,没有现在这么容易的就被推开了。

    她站在洛长邪的面前呆愣了两秒,没有再多想,也不想去问洛长邪还好吗?

    都忘记自己来这里找洛长邪是为了什么目的,来的时候义愤填膺,现在却成了缩头乌龟,只觉得只要离开这里就是最好的了。

    洛长邪在楚依依的眼中看到了惊慌,看到了不知所措,看到了痛苦。只是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即将消失在办公室里,他急忙站起身朝外面走去,想要去追楚依依。只是刚走两步,他便停下了。

    他不知道自己要用什么样的身份去追回楚依依,只能停住脚步。

    晚上洛长邪回到别墅,一路上都在想着楚依依和他的那个吻,是多么的熟悉和甜蜜,仿佛他曾经就经历过一样。

    回到家不久,洛长邪的助理就送来了一份资料,是之前让他调查滚与楚依依以及那个孩子的资料。

    拿着那一页页的资料,他有种不敢看,却又想迫不及待的知道那些资料的内容。

    等助理离开书房后,他才缓缓的打开那些资料。

    他带着害怕,带着胆怯的心理,翻开资料的第一页,上面只是楚依依个人的资料简介和记载,说实话没有什么特别的。

    随后是她的个人经历以及和洛晨风订婚的介绍,只是看到她和洛晨风订过婚,即便只是短短的时间,他都很不舒服。

    洛长邪继续看着,上面说着他是如何迎娶楚依依,如何陪她产检,如何与她约会的,都一一很详细,只要是关于楚依依的,上面不管是谁都写着。

    还有她被赶出洛家,被赶出楚家,无家可归,流落街头。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混蛋,才会让楚依依被赶出洛家。

    而那个叫安安的小孩子也的确是他的孩子,上面DNA验证显示父子机率是百分之九十九。

    当年的他错过了楚依依,还错过了孩子的诞生,错过了陪伴他长大的时间。

    想到今晚他对安安的冷漠,让他站在走廊里大声的哭泣,那一声声爸爸不理我,爸爸不要我了,他就觉得心里很疼。

    感觉自己的心拧成了一团,脑海里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居然很神奇的一片片的连接在一起。以前想起的,没有想起的,都连接在一起了。

    脑海里全部都是楚依依的影子,那个俏皮天真的楚依依,只要一束花就能收买她满脸笑容的楚依依。

    还清楚的记得楚依依拉着他走进校园,走进繁华的闹市区,走进电影院,走进游乐场,走进商场里。

    那些他们曾经居然有过那么多的回忆。

    曾经在江边牵着她的手散步,发誓要对身边的女人一辈子好,却发现到最后是自己以往了那个女孩,而他的誓言不再是什么誓言,成了伤害那个女孩子的利器而已。

    看着她每次痛苦的看着自己,当时他居然无动于衷,还冷漠的擦肩而过。

    洛长邪以为自己能忘了她,但其实不能。

    虽然和楚依依相处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是她却已经深深的渗入他的骨髓。哪怕他手术失败,这辈子都已经无法再爱上任何人了。

    但是楚依依的出现,看到他,骨髓里那种爱意的本能就被她唤醒。

    楚依依就是一种毒药,一旦沾上了就会疯狂的想念。即使忘记了,再见到还是忍不住想要去尝试那种毒药的感觉。

    她让人难以忘记,让人不可自拔,让人越发想念。

    她的每一个动作就是深深的挑逗,让他深刻记在心里。她的每一个眼神就能让他的心中产生一丝悸动,原本波澜不惊的湖面轻轻泛起了荡漾。

    她的每一个笑容就如春日的阳光,温暖而又舒心,她的每一句话就如清脆的风铃声,在微风的吹动中,发出清脆而又动听的音乐声。

    原来楚依依对他的影响是有那么大,大到他根本就不可能彻底忘记她。

    过去三年他能平稳的度过那三年,对过去无欲无求,那是因为他没有遇到楚依依,不知道有那样一个女人会让他触动。

    三年后,那个曾经在他记忆中消失的女人,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他世界的女人,仍然深深的牵动着他。

    他的习惯,他的冷漠,他的不屑,他的无动于衷。在楚依依面前都化成一无所有了,再也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洛长邪了。

    洛长邪还在沉思着过去的记忆,脑袋里又开始一阵波动的剧痛,让他有些承受不了。

    他抱着头,低声而沉闷的发出疼痛声,小到书房外面的人都听不见,但是看他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痛得撕心裂肺了。

    等了一会儿,脑袋有所好转,没有那么疼痛的时候,他便拿出电话给自己的好友叶离原打过去。

    那边依旧是忙碌的感觉,开着免提,还能听到敲打键盘的声音:“怎么了?”

    可能因为洛长邪刚刚头痛的原因,声音有些薄弱无力。

    “我,全部都想起来了。我知道楚依依是谁,也知道她曾经对我的意义了。”

    他的声音虽然很弱,但是却坚持把那些话说出来了,因为他知道,那是他必须说出来的,而不是说给叶离原听,而是说给自己听。

    说给他这段时间是有多么的愚蠢才会做出那些事情。

    那边的叶离原倒抽一口凉气,才慢慢的说:“你等着,我马上就赶过去。”

    一直都给洛长邪说顺其自然,没想到他还真的顺其自然的想起来了。

    洛长邪突然想起所有的记忆,那边的叶离原是立即停下自己手中的所有事情,毕竟洛长邪才是最主要的,他可是自己的好朋友,不能发生一点意外。

    而现在的这个时间正巧是下班时间,公交车比较多,无数辆不懂规矩的出租车司机总是穿越在其中,还有不少私家车存在着新手的问题。

    在这闹市繁华的街道开始了漫长的堵车过程。

    在车里的叶离原有些慌张,手敲打着方向盘很是着急,不知道洛长邪现在怎么样了?他左右张望着外面的情形。

    以前去找洛长邪都没有见到有这么的堵车啊!为什么今天会这么难走。

    真是被别人说中了那句,有事的时候,天公不作美,没事的时候,艳阳高照天。

    等他赶到洛长邪别墅的时候,他就看见洛长邪坐在专属于他的真皮转椅上,整个人的衣服有点皱,头发凌/乱,脸上苍白。

    这样的洛长邪还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样子,现在的洛长邪就跟落魄的王子一样,哪里还有高高在上的感觉,只有那种被迫与无奈,要流浪街头的感觉。

    洛长邪没有注意到叶离原的到来,只是低着头继续苦笑着,似乎在嘲讽自己,让叶离原心中一惊,不知道洛长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有些小心的走进洛长邪,坐到洛长邪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看了一眼他,才慢慢的说:“你还好吗?”

    要知道,洛长邪自从去国外做了恢复情感的手术出了意外后,洛长邪的状态一直都属于很不好的情况,甚至可以说很脆弱。

    他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了。

    “我,怎么可能好。”洛长邪第一次对着外面的人说自己过得不好,即便以前叶离原就是他的朋友,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对着朋友说一声苦难的话。

    现在他记起了所有的事情,他却不能像以前一样,安稳的说一句简单的我很好。

    叶离原也从来没有看见过洛长邪这么无助的样子,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伤痛与绝望,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洛长邪。

    如果是一个女人,他还可以给予自己的怀抱,抱着她轻轻的哄着,但是洛长邪是一个大男人,让他怎么去安慰?

    而且洛长邪心中的痛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种忘记了爱人,却不是不爱了忘记,而是因为太爱了,想要更加爱她才忘记了她。

    现在想起自己曾经对爱人做过的那些事情,叶离原自然是不能像以前一样安慰别人的方法去安慰洛长邪。

    毕竟他还真的体验不到那种感觉,想到自己爱的人离开自己几年都害怕,更别说忘记了。

    “你是不是想起了关于楚依依的一切?”

    叶离原还是带着侥幸的心理去问洛长邪,他想让洛长邪不要想起关于楚依依的一切。

    因为楚依依虽然对洛长邪来说是最深爱的人,与楚依依在一起的过去也是洛长邪最甜蜜的时光。

    但对于此时此刻的洛长邪来说,那甜蜜就如一把尖锐的刺刀,深深扎进了他原有的平静生活,那种生活一旦破裂,洛长邪随时都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