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好自为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3本章字数:3310字

    “你来做什么?”

    楚天国知道林婉清在想些什么,但是现在的他的确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任由林婉清说。

    “我本来想要对你报仇,可我现在看到你在和胡须一脸,头发苍白,瞬间苍老了一半,我决定不报仇了。或许以后你的日子比我报仇都还要让我高兴。”

    现在的楚天国就是一脸狼狈不堪的样子,加上现在已经在监狱了,她完全没有必要那样做。

    楚天国脸色很不好,直接说:“如果你是来看我过得好不好,你如愿了,我迟早会走出这里的。”

    “你就死了心吧!你还等着你那个小娇妻来救你?”说着林婉清笑了笑,直接把手中早已准备好的资料递给楚天国看:“你看清楚了,这就是你的小娇妻。”

    “你什么意思?”楚天国没有直接接过那些资料,而是反问着林婉清,到现在都还不相信林婉清的话。

    “我什么意思,我告诉你吧!你一直以来都以为我在害你,外面的女人都是好人。现在好了,柳秀梅已经带着孩子跑了,不可能拿钱来赎你。我们离婚是你这辈子唯一做得对得起我的事。”

    林婉清看着眼前这个冥顽不灵的楚天国,真是彻底没救了。

    楚天国觉得林婉清是骗自己的,还嘴硬的说:“不可能,秀梅怎么可能带着孩子跑。”

    但是他其实心里很清楚这么多天柳秀梅都没有来保释他,而且相信林婉清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他柳秀梅的资料。

    所以他便拿过资料慢慢的看着,上面一页页的记录着柳秀梅和张科的事情。

    上面清楚的记载着公司是如何被他们一点点掏空,最重要的是他最疼爱的儿子居然不是他的孩子。

    这一点他就彻底崩溃了。

    原来他帮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而他居然还跟傻子一样抱着别人的儿子是又亲有爱。

    站在楚天国对面的林婉清看到现在的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她是觉他又可怜又可笑。

    这么多年他还是和当初一样,随意听从女人的话,却唯独不愿意相信她说过的话。

    楚天国感觉整个人恍恍惚惚,似乎自己在做一场梦,一场摧毁他人生的噩梦,好像要现在就醒过来。

    他现在样子林婉清一点也不想看到了,站起身准备离开。反应过来的楚天国急忙走过来抱着林婉清的腿。

    “你干什么,放开。”

    林婉清明显现在对他有点嫌恶了,或许是离婚之后她就已经对楚天国很嫌恶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求你原谅我,那些年我做过的错事,希望你能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楚天国知道,既然柳秀梅已经走了,他想要离开这里只有求林婉清了,只要她肯伸手救自己,就一定可以的。

    林婉清看着楚天国,叹了一口气说,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走了。

    走出警察局门口,她望着天空。看着站在门口的楚依依,脸上挂着一些苦涩的笑容:“我这一次真的完结了当年的恩怨。”

    她的苦涩不是心疼楚天国,而是觉得自己对手太不堪一击了,现在看着他那么可怜,她到最后都下不了狠心。

    而楚依依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一边陪伴着母亲,也很心疼母亲。毕竟那些年她过得也很辛苦。

    楚依依在离开警察局之前还是打算偷偷的看一眼楚天国,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虽然是很薄弱,但是她还是想要去看看他。

    一直都没有看过他,不知道他还过得好不好。

    她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楚天国还跪在地上痛哭,任由旁边的警察怎么说,他都没有站起身来。

    或许是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么的可怜,已经是无家可归的男人,他自然有些心疼了。

    楚天国不过是五十多的人,现在居然哭得那么大声,那么狼狈。而两边早已白发鬓鬓,皱纹也增添了不少。

    本来她还想着要不要进去和楚天国说几句话,但是现在来看没有那么必要了,或许楚天国看到她之后还不愿意说话。

    她就看了楚天国一分钟左右就转身出来。

    林婉清看她这么快就出来好奇的问着:“怎么就出来了?没有去看他?”

    “看了,只是我觉得他已经没有当初的那种容光散发,看着有些可怜,我也不想再当着他的面打击他。”

    楚依依说着就带着母亲去了停车场,直接开车回去。

    这两天楚依依虽然上着班,但是却是心不在焉,脑海里总是想着楚天国的样子,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她还是感觉一阵心疼。

    到最后,她还是决定撤销对楚天国的指控,她实在看不下去自己的亲生父亲被自己指控上法庭,而且他现在一无所有,已经很可怜了。

    她做不到那么铁石心硬,做不到可以忽视他是自己父亲那层关系。

    她撤销的事情跟林婉清商量了,林婉清也只是说她自己高兴就好,要怎么处理就看她。

    林婉清知道楚依依最终是下不了手,她就是太心慈手软了,所以楚依依才随她,不然楚天国的下场估计不只是被指控那么简单了。

    楚天国重获自由,站在这片白云之下,享受着外面的空气。

    他回去直接朝自家别墅离去,可是里面已经改朝换代,别人成了这里的主人。他住了大半辈子的房子被柳秀梅卖了。

    楚天国有点不敢相信,到处寻找柳秀梅的下落,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柳秀梅。之前就听林婉清说柳秀梅已经走了,他都一直觉得是一场梦。

    现在铁铮铮的事实摆在自己的面前,不得容他相不相信,只能接受事实。

    柳秀梅不见了,自己的钱财也不见了,连他的房子也没有了。

    这样慢慢的认清事实后,他才真正的感觉到什么叫做后悔莫及。

    可是再后悔有什么用,不是说了吗?

    世界上没有后悔的药,就算有,估计也不是他现在能够买得起的药。

    蹲在曾经是他们家的大门口,又一次痛哭,伤心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他一无所有,没有了公司,没有钱财,没有了房子,没有了儿子,就连自己的那个亲生女儿都没有了。

    这么多年他每天都在疼爱柳秀梅,把自己曾经没有过的宠爱全部给了她。

    还以为她对自己是多么的温柔,多么的体贴。以为她就是真心实意的和自己在一起。还想着自己一大把年纪找到了自己所谓的真爱。

    而到头来不过是一场自己蒙骗自己的谎言。

    柳秀梅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柳秀梅看不惯楚依依,他就每天对楚依依不好。柳秀梅说楚依依不叫她妈妈,他是打着楚依依叫。

    柳秀梅说楚依依要拖累家里,他便不惜楚依依的可怜,直接把她赶出了家门。

    柳秀梅说她要去公司看看,没想到她居然暗地里看到了张科那里去。

    这么多年盲目的为了她,到最后她却让他失去了所有,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失去了。

    楚依依在楚天国出狱那天,就一直开车跟随在他后面。

    因为她怕如果楚天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想不通做出什么傻事。

    虽然到最后楚天国要寻短见的事情是没有发生,但是他蹲在别墅门口那样嚎声大哭,没有顾忌自己形象,看着她是一阵的心疼。

    想想一个老人,多么无助的在这马路上痛苦,何况那个老人还是自己的亲人。本来她的亲人也没有多少了,现在她更是看着尤为可怜。

    回到家,楚依依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母亲商量一下自己的决定。

    林婉清还是那句老话,只要你觉得你做的那些事情是值得的,我支持你。

    反正现在的楚天国已经没有什么能力可以对待楚依依下手。

    楚依依得到母亲的同意,便开始联系自己的律师,然后跟律师商量如何挽救楚天国丢失的财产。

    当然她知道,想要全部追回来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了。毕竟张科和柳秀梅谋划了那么多年,许多财产都已经转到自己的账簿下了,现在能够追回的不多。

    不过她想着能帮忙追回一点是一点,至少让楚天国后半辈子没有那么辛苦,吃喝够他用就足够了。

    最终在律师极力努力之下,只追回了部分柳秀梅还没有来得成功转移的财产。

    带着那部分财产,楚依依来到楚天国租的那间小房子里。

    那是前两天楚依依实在看不下去,带着楚天国租的房子,虽然里面的陈设有点破旧,而且很窄。

    跟以前楚天国的大别墅相比,这个就是他们家厕所的大小。

    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楚天国现在也是败落人生,丧家之犬,自然没有什么可挑剔的,还是乖乖的跟着楚依依到那个小出租屋里去。

    不过看来里面的陈设,楚天国还是比较满意,没有说什么不好,觉得还不错。

    楚天国打开门就看到楚依依站在门口,急忙说:“依依,你来了啊!进来吧!”

    “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以后你好自为之。”

    楚依依虽然人是进去了,但是没有和楚天国嘘寒问暖,而是直奔主题。

    她知道自己说让她到自为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做到。

    但是现在她不想用多的精力去管楚天国。

    楚天国看到楚依依递给他的资料,打开一看,有点诧异:“这些都是你帮我找回来的?”

    “是的,以后你拿着这份钱做什么我不管,反正我也不会再资助你了。这就当是你对我的养育之恩。”

    楚天国老泪纵横,到最后他的女儿还是没有放弃她,虽然她现在说话很绝,但是他理解楚依依为什么那么做。

    “那个,你能带孩子来看我一眼吗?”他都还没有看过自己的外孙。

    “不了,我走了。”

    楚依依看了一眼楚天国直接朝大门口走去了,刚刚那是最后一眼,希望以后再看楚天国不是这个样子。

    这一次楚天国真的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