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 城府极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3本章字数:3325字

    自从出了楚依依被绑架的事件后,楚依依变得很小心,每次回去都尽量是工作完,白天回去。

    而绑架案也由楚天国顶下来,没有证据直接证明这件事跟洛晨风有关,而洛晨风还振振有词的说自己去救楚依依。

    他的律师很厉害,一个劲儿就说他们是没有证据,冤枉人。

    楚依依他们最后没有办法让洛晨风绳之于法。

    不过他因为进了一趟警察局,所以被洛正杰派人看得很紧,生怕他又出去惹是生非。

    洛正杰一直都觉得,洛晨风闹出了绑架案,很让洛家丢脸。

    本来他们都打算瞒着洛老爷子他们,生怕他们知道洛晨风绑架楚依依而进了警察局,说他们不会管教孩子。

    但是事情闹得太大,因为楚天国进了警察局,毕竟是楚氏集团的董事长,所以整个安平市都闹得沸沸扬扬,自然洛晨风的事情也是纸包不住火。

    而且当天晚上去仓库抓捕他们的警察那么多,总有人知道原来的事实,然后流传出去了。

    随之他们上流社会的人也开始流传洛晨风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是谁多嘴了,居然给老爷子他们打电话说,导致那边的老爷子直接打电话回来。

    洛正杰看到是老爷子的电话,直接把分机甩到洛晨风的怀里:“自己给老爷子去解释,最好是把他们给说服,不然,以后我们在洛家的地位会更加的惨淡。如果还想要得到他的重用,自己想方法完美的解决。”

    洛晨风知道他爸爸的意思,他拿着电话也是有点紧张。

    毕竟本来老爷子就更器重洛长邪,没有想到现在自己闹出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能怪罪老爷子打电话老询问。

    颤悠悠的拿着电话接通,嘴巴还是很甜的说着:“爷爷,你好啊!”

    “你觉得我会好吗?那件事是怎么回事?”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就在商场上,与生俱来就有一股王者风范的气势。

    所以现在说话的语气,即便是洛晨风隔着电话里说的,却依旧能感觉他的气场很大,让洛晨风不由的缩缩脖子。

    “爷爷,我真的没有要绑架楚依依,是她算计我。”

    洛晨风知道老爷子他们一向对楚依依就是有成见,所以现在说楚依依的坏话,他们多多少少还是能够挺进心去。

    “楚依依?为什么你绑架她,成了她算计你?”

    洛老爷子果然在那边有点沉思,没有刚刚那般的重的语气,似乎还是想给洛晨风解释的机会。

    “爷爷,我不是早就给你说了,这个女人的心计深不可测吗?这次我算是见识到了。”

    洛晨风想着只要能够就到自己的前程,牺牲一点楚依依的名誉又算什么。

    那边洛老爷子没有说话,就是在等着洛晨风后面的话。

    他一向是讨好别人,能够知道别人眼色的人,所以那边的沉默,洛晨风自然知道什么意思了,急忙抱着电话继续解释着。

    “之前和他们楚家订婚过,虽然解除了婚约,但是一直和楚天国有联系。他们公司几次濒临倒闭都是我在帮助他们,这次我是没有能力帮助他了,他就去求楚依依。

    那个楚依依见到自己的父亲那么求,她都无动于衷,后面开出一个条件才肯帮助她。因为她一直都很讨厌我,所以就和她父亲算计着怎么让我去坐牢。

    楚天国故意让我知道,他要绑架楚依依,我想着楚依依虽然和我不好,但是我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绑架而无动于衷,我就准备去救她。

    哪知道那一切都是陷阱。她带着警察去,我到的时候,他们就说是我主使。

    幸好我聪明了一次,留了后手,所以他们没有证据,我才脱离的险境。但是她居然就看着他父亲坐牢,都不帮忙一下。”

    洛晨风把一切都说得那么的完美,完美到感觉自己就是救世主,楚依依才是那个最坏的人。

    最让他有成就感的是,年轻时那么精明能干的洛老爷子居然相信了洛晨风的话,心里对楚依依更是看不上,更是讨厌。

    还说以后让洛晨风少去沾惹楚依依。

    坐在一边的洛正杰听到儿子那么说,才满意的点点头,不过走上楼之前还是很严肃的说:“你以后给我少出去惹点事情,现在洛家还不是我们当家作主,我们现在只有洛家国内的财产,安分一点,别出去给我丢人现眼。”

    洛晨风自然是知道父亲不过是担心他们将来继承财产的权力,因为洛老爷子最不喜欢偷鸡摸狗的事情了,更讨厌家人做那些事情。

    而洛晨风又怎么可能乖乖的在家里坐着。

    这几天被人看的紧,没出门,他都感觉自己快要发霉了。现在得到了允许,他自然是不会乖乖的在家里。

    不过洛正杰明确的说了,让他不能再去招惹楚依依。但是他还是不会听,偷偷的跑去看了楚依依,那个让他进警察局的女人。

    楚依依今天代表公司在报告厅公开演讲,虽然台下坐了很多人,都是商场上的人,但是她却没有一点胆怯。

    站在台上她说话流利自如,字字精髓不拖拉,举动大方不显得紧张。

    洛晨风就那样看傻了。

    看着那个在人海之中极其闪耀的女人,洛晨风的心毅然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即便他怎么安抚自己的小心脏,但就是感觉心动是那么的明显。

    现在这个光芒四射的女人,让他怎么也不能放手。

    当初楚依依和他订婚,就应该是他的女人,现在时隔这么多年,不管中间是不是跟了洛长邪,还是有过齐遇乐,或者是其他没有看见过的男人。

    但是楚依依到最后一定要是他的女人,从最开始就应该是。

    他对楚依依执迷不悟的心,始终都没有放弃。

    他下定决定不论如何都要让楚依依重新成为自己的女人,他要让洛长邪看着楚依依站在他身边。

    楚依依那么优秀的女人,也只能在他身边站着。

    看着台上的女人,一直保持着微笑,身着黑色的工作套装,把她完美的身材包裹出来,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她的演讲结束,迎来一大群人的鼓掌,都在夸赞她做得非常的棒。作为一个女人,楚依依是做到了。

    还有很多人居然说要和楚依依吃饭,让一边的洛晨风极为吃醋。现在却不敢上去拉着楚依依就走。

    安平市的天气慢慢转冷了。

    公路两边的树叶开始慢慢的凋零,人行道上全是枯黄的树叶铺满大地,感觉整个安平市的道路上被铺上一层金黄色的油漆。

    有人说冬天是凄凉,是暗淡的灰色,但是在安平市看来依旧还是一片彩色。一片冷色调的油画,栩栩如生。

    冷冽的寒风呼呼吹啸,这是它今年第一次的到来,迎接冬季,说什么都要努力一下,吹得人们都不敢出屋子了。

    可是再冷的风都冷不过洛长邪那自身散发的冰冷气息。

    原本天气就已经够寒冷了,现在洛长邪走在他们的身边,就又感觉少了几度的温度,弄得身边的人都匆匆离去。

    洛长邪离开安平市已经有一两周了,只是没想到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居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而他远在国外谈生意,聊合作。根本就不知道这安平市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现在回到这安平市,估计都还蒙在鼓里。

    身边的助理看着洛长邪的表情很不好,他也想要和其他人一样逃离洛长邪的身边,让自己找一个平安的地方带着。

    生怕洛长邪在下一刻就爆发出来自己的不快,他会不小心遭殃

    “洛晨风现在哪里?”

    洛晨风居然胆儿肥了,居然趁他不再敢去动楚依依,他也不得不感叹,幸好楚依依福大命大,没有让那些人得逞。

    虽然自己的人调查了,那件事跟洛晨风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他出谋划策,与楚天国狼狈为奸,依旧是不可饶恕的。

    想到上次洛晨风就对楚依依有非分之想,想占为己有。这次又是绑架,说什么他也要找洛晨风算账。

    “他现在在公司。”一边的助理说话颤悠悠的,有点害怕洛长邪身上散发冰冷的感觉。

    洛长邪没有说话,直接上车坐到驾驶位,然后驱车到洛氏集团,留下还站在路边的助理。

    虽然是被扔在了这寒冷的大街上,但是他却心甘情愿被丢下。

    不由的感叹终于逃离了洛长邪的身边,不用害怕祸及央池了。

    洛长邪开车到了洛氏集团,还没有来得及把自己的车子锁好,直接下车把钥匙丢给了一边的保安。

    保安自然认识那是洛长邪,现在把车钥匙丢给他,不就是想让他帮忙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库锁好吗?

    他是一点也不敢怠慢,直接跑过去了。

    洛长邪走到洛晨风的办公司,一脚踹开他的办公室门,正悠哉玩着的手机因为突然的惊吓被掉到了地下。

    “小,小叔叔?”洛晨风没有想到洛长邪会来找他,而且洛长邪的脸色很不好,一脸的愤怒,眼神里更是充满的怒火,正在熊熊燃烧。

    洛长邪没有说话,直接冲过去揪着他的衣服说:“你胆子不小啊!楚依依是你能动的吗?”

    洛晨风被洛长邪拎着衣领有些难受,感觉呼吸都变得有点困难,让他的脸变得通红。

    他拉扯着洛长邪的手,艰难的吐出几个字说:“我,我,没有,没有,动楚依依。”

    洛长邪也看出了他的痛苦,知道自己的力道用得不小,他的衬衫正好勒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甩,把洛晨风猛力的倒在一边的地上。

    有些狼狈的急忙呼吸着,获得了自由。

    “绑架楚依依不算动?我早就给你说过别再动楚依依,她是我的人。”他嗜血的眼神似乎要把洛晨风给吃掉了。

    他明明只是想要找洛晨风的麻烦,可现在却变得那么的激动。

    大概是触碰到了关于楚依依的事情,他所有的沉着冷静都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