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章 报告单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3本章字数:3277字

    整个餐厅都是粉红色和大红色玫瑰装扮着。

    外面主打是粉色,带着淡淡的玫瑰清香,即使是在这露天的场景依旧可以感觉到那种气味。室内的更加浓郁一些,因为是大红色的玫瑰。

    但是就是因为的它很浓郁装扮的并不是很多,却很精致。

    因为每一支玫瑰都是好看到极致,比她以前见到的玫瑰修饰得更漂亮。

    楚依依站在门口有些呆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她知道那是洛长邪专门为她准备的,可是她却没有胆量去接收那些玫瑰。

    大概是洛长邪以为楚依依见到这样的装扮会很高兴,只是他错了。

    楚依依见到这样的装扮不是高兴,只会让她的心中更加的心疼,更会想起以前洛长邪为她准备玫瑰花的场景。

    她的脸上有些愤怒,看着洛长邪:

    “你是不是一定要这样的戏弄我,一定要看到我为你神魂颠倒,而再被你抛弃之后痛彻心扉的模样?是不是那个样子的我,你看到了会很有成就感?觉得我楚依依非爱上你不可?”

    不知道洛长邪是什么想法,只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洛长邪张张嘴,想要开口解释,但是楚依依却没有给他时间说话,就接着说了:“我早就说过了,我楚依依不会再爱上你了,你就死心吧!”

    楚依依说完转身就走了,她是用了很大的决定表明自己的态度。其实她刚刚真的有那么一瞬间的感动,就差点一塌糊涂了,幸好理智战胜了她的糊涂。

    看着她消失在餐厅的背影,洛长邪没有想过去追回楚依依,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去追她。

    说她不是那样的想的?

    他自己都觉得就那样说是多么的无力,楚依依又怎么会相信自己的话,最关键的是现在自己即使是很在乎楚依依,但是却少了爱人的能力。

    如果说自己不打算伤害她,却给不了她需要的爱,那跟继续伤害她又有什么区别?

    独自留在餐厅的洛长邪有些失魂落魄,心中其实才意识到,昨天洛晨风对着他说得那些话,其实都是真的。

    当初自己真的是把她们母子抛弃了。

    现在他就是想要悔改,想要随着补偿她们母子,想要再次夺回楚依依的心似乎比以前难的多,不是当初那样说一说,做一做就好,还要先把她那颗受伤的心给治愈好。

    楚依依现在的心脏就如一个碎了的玻璃球,只有放入热量中继续加热溶化,然后重新铸造一个容器,把那个溶化后的玻璃水放进那个容器,它才可能再次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只是那时候的心脏还是很脆弱,它要呆在容器里,暖暖的包围着它。

    而洛长邪就是想要找一个最好的容器,去装那个受伤的玻璃心,不然没有好的办法,楚依依永远都不可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而他们永远都回不到最初的开始。

    但是一切都是说着容易,做着难,他要到哪里去找一个温暖的容器装下楚依依。

    现在他自己不能爱人的能力都没有解决,等他学会如何去爱人之后,才有能力对着楚依依说爱。

    他呆在餐厅里,还是一个人把点的餐,食之无味的吃完了。因为那是他特意让人准备的餐点,为楚依依准备的。

    既然她没有机会吃,那他帮楚依依吃,替她感受一下午餐的美味,好似就是楚依依也一样吃过。

    楚依依走出餐厅,站在楼下面,等待出租车的到来。

    即便是现在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每个人,却没有一丝温暖照进她的心中,也没有一个人能安慰她现在心中混乱的想法,即便她现在正努力的清理的自己想法。

    只是谁都不知道楚依依现在是有多么的难过。

    她压抑了一上午的情绪,在中午洛长邪那番举动的波动下,她变得更加的疲惫不堪。

    下午她没有去上班,连中午饭都没有吃,回到家就到这休息一下。

    虽然这几天加班她没有休息好,但是都敌不过洛长邪一个温暖的眼神,就那一个眼神就让楚依依感觉自己是好几天没有睡觉的样子了。

    调好了闹钟,楚依依就倒头大睡,把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没一会儿,楚依依就陷入了睡眠。

    外面的光线慢慢的照进她的卧室,照到了她的床边,却找不到她身上。

    一下午的睡眠让她感觉睡得恍恍惚惚的,因为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梦魇中度过,总是能梦见洛长邪。

    再次醒来的时候闹钟也已经响起来了。

    看了看时间,觉得是该去接安安放学的时候了。

    安安在回家的路上给她讲了好多有趣的事情,说他们幼儿园又来了一个新同学,是一个女生,长得挺可爱的。还说班上的好多小男生都喜欢和那个小女生玩儿。

    楚依依问儿子喜不喜欢。但是他却跟小大人一样说不喜欢。因为自己一个人玩儿更好,那些人都很笨。

    楚依依无奈摇摇头,安安这么有自信的表现,完全就是继承了他爸。

    回到家的时候,楚依依还没有来得及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男人,不过她想了想,自己的确不认识,但他的确就是站在她家的门前。

    男人走过来,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安安,嘴上挂着笑容的说:“你好,我是叶离原,是洛长邪的朋友。”

    洛长邪的朋友?为什么来找她?

    虽然她不怎么待见洛长邪了,但是对待他的朋友,她还是有礼貌的说着:“你好,不过不知道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希望能够和你谈一谈。”叶离原也没有拐弯抹角寒暄一大篇长话,直接说了自己的目的。

    楚依依看了他一眼不想理会,毕竟自己跟洛长邪都没有什么话可以说,更别说和他有什么话可以谈的。

    她侧过叶离原的身子,带着安安准备打开门回家。

    叶离原毕竟是心理医生,自然知道楚依依现在是不想理会自己。

    他稳了稳自己的嗓音,趁楚依依还没有打开门直接开口的说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洛长邪当年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变化吗?”

    楚依依开门的动作停在半空中,不知道怎么开门了。

    的确,她是很好奇。

    当初自己被洛长邪抛弃的时候,以为自己是被洛长邪玩儿够了,所以才想着抛弃自己,但是后来再次遇见洛长邪,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陌生。

    那种感觉从未认识自己的陌生感。

    从那一刻她就在深深的怀疑洛长邪到底是怎么了?

    毕竟在出国前和出国后变化实在太大了,又加上这段时间他的反常,让楚依依更加疑惑。

    不过她到最后都是归因于洛长邪还想继续玩儿她。

    她犹豫了片刻之后点头说:“好,不过你要等我一下,毕竟我要找人把孩子给我看好了。”

    “好。我现在下楼等你。”叶离原说完就朝楼下走去了。

    楚依依则是等着童倩来了,自己才下楼找到的叶离原。

    叶离原带她去了一家比较隐秘的咖啡馆,但是环境优雅独特。虽然这里很隐蔽,但是还有有其他客人,看来都是来享受这里的气氛。

    不过现在的楚依依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享受这里的气氛,就是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洛长邪好朋友的男人。

    叶离原的举止贪图很有贵族气息,等点完咖啡,等服务员送完咖啡,他才慢慢的递上自己的名片。

    “这是我的职业,我是一名精神科的医生。就是你们说在精神病上班的医生,或者可以说好听点是心理医生。”

    楚依依拿过他的名片看了一眼,没有觉得有什么:“那样怎样?我相信叶先生应该不是来和我讨论你的职业吧!”

    “如果我说,我给洛长邪治疗过病呢?”他的话反问着,但是却是让楚依依心头一惊。

    洛长邪看过心理医生?

    是为什么看?

    但是这个医生现在来找她说洛长邪的病情又是因为什么?她就感觉自己的脑袋现在一团乱,根究就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又想到洛长邪的事情。

    他怎么样了,跟自己都没有关系。

    “那又怎样,洛长邪和我在三年前就没有关系了,你现在把他的病情给我说了,难道不算是透露了病人的个人隐私?不知道这样是犯法的吗?”

    楚依依没有一点犹豫,想着自己就不应该答应叶离原的邀请。

    都怪自己一时好奇,才会让自己现在和他面对面的说话,让自己多想。

    她的态度倒是让叶离原有点诧异,还以为她会是洛家口中的那个样,一个爱财的女人,想必应该会抓着洛长邪吧!

    不过就是因为她现在冷漠,所以才觉得她对洛长邪一定没有真实的情感。

    “如果是为了长邪,透露隐私也不算什么。”

    叶离原似乎是铁了心要告诉洛长邪现在的状况,说着递了一张洛长邪当年的诊断报告给楚依依。

    楚依依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也没有打算接过手来继续看,而是问道:“什么意思?”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叶离原想让楚依依自己看。

    楚依依看了一眼那个上面的报告单,第一眼就看到上面是洛长邪的名字,她的心脏顿时抽了一下,只是她不敢继续往下面看去。

    但是上面的什么缺失情感之类的专业术语她是看得懵懵懂懂。

    当年洛长邪没有告诉过楚依依的自己的情况,所以现在的楚依依看着那张报告单,有种想要知道得更多,却又害怕自己看到不该看的,自己的心里又要胡思乱想。

    楚依依最后直接把那张报告单忽视了。

    “我不想看,因为我已经说过了洛长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为什么还要去看那些毫无意义的报告单?他又不是我的谁?”

    其实她心里是很气愤叶离原让她看那份报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