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 情感缺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3本章字数:3178字

    楚依依这般冷漠,完全是不把洛长邪的病情看在眼中,叶离原心中自然是对楚依依有特别的看法了。

    不过,今天他就是特意来找她说这个病情,自然不会转身就走。

    洛长邪是他的好友,他不忍心看着洛长邪那么的痛苦,而且还是为了楚依依这个女人。

    “我不管你想不想知道,但是我一定要给你说洛长邪的病。他有情感缺失,而且很严重。”

    叶离原说着,就想到洛长邪为了能够记起过去的事情,一个人在一边痛苦的回忆着,而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的确楚依依对于那个什么情感缺失的病情一概不知,可以说她以前根本就没有碰见过,现在说过给她听,她都是晕乎转向的,自己想要重复一遍都觉得有点绕口。

    “那是什么?”为什么她从来不知道洛长邪有病?

    “一种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一种让他体验不到人类的七情六欲的病情。”叶离原看着楚依依晕不懂的表情,耐心的解释着。

    不是他一直都这么有耐心,而是说给楚依依听想让她了解洛长邪的病情,所以他才会有这么好的耐心。

    而楚依依却有点诧异。

    体验不到人类的七情六欲,那跟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但是她之前可是清楚的在洛长邪的脸上看到痛苦的表情,在眼神里看到温柔的目光。难道那不是七情六欲?还是说眼前这个男人的语言能力没有学好,根本就不知道七情六欲是什么。

    想到这里,楚依依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你就别忽悠我了,我会不知道他?他以前和我在一起那可是把我宠到极致,情话也是没少说过,现在你来跟我说,这样的一个男人没有七情六欲,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胡说八道,是为了现在的洛长邪而辩解,她是不会相信的。洛长邪要什么病例会没有?估计就算住院手续或者病危通知单都能弄到。

    她才不要再次落入洛长邪的手中。

    或许之前的洛长邪对待外面的人是没有感情,可以说是冷漠到了顶端。可唯独对她,可以温柔的做到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似的,他的柔情似水到现在楚依依都还清楚的记得。

    现在这个叫叶离原的人居然给她说洛长邪不懂七情六欲,这不是逗她吗?

    那个人不懂七情六欲,大概就没有人懂了。

    叶离原知道之前的洛长邪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所以爱人的能力还算是有,但是爱着很困难。

    “洛长邪是之前很爱你,但是那是因为他手术之前是那样,他那时候还没有那么严重,所以能宠你,爱你。但是经过手术之后的洛长邪和原来就是两个人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到后来根本就不理你了。”

    楚依依觉得信息量好大,她有点难以消化。

    叶离原也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发愣消化,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说:“我知道你有点难以相信,因为你觉得洛长邪和你分开就是不爱你了。

    但是如果我给你说,洛长邪曾经差点因为那所谓的爱情被逼到精神崩溃,你就不应该那么的想洛长邪了。”

    精神崩溃,这是楚依依在叶离原口中找到的唯一关键词,说实话,她听着是有一点心疼。不知道要在什么绝境下,一个人的精神会遭到崩溃。

    楚依依张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出来话,只能看着叶离原。

    叶离原知道她的意思,便慢慢的开口继续说道:

    “三年多以前,洛长邪决定去国外做手术,想要让那个自己恢复正常的人。

    当时作为朋友,作为他的家人都觉得非常的高兴。因为洛长邪之前都不答应做,不过因为你,他决定要让自己找回可以好好爱人的能力。

    只是天公不作美,他的手术失败了,而且是很失败。那时的洛长邪根本是不近人情,就连他的母亲他都要让她退避三舍。

    但是他的脑海里残留着对你感情的记忆,他即便知道你,但是却对你根本就爱不上,那种感觉,我们外人是根本就体验不到。

    他的内心在自我折磨,折磨得他甚至想要自残,那种明明爱一个人却只能冷漠对待她的感觉,让他整个人濒临崩溃。

    你不知道当时他的母亲是有多么的害怕,害怕有一天洛长邪就那样的离去了。

    那时候几乎每天派人二十四小时的看守,洛长邪这辈子也是唯一一次那样被人当成囚犯一样整天关在家里。”

    叶离原说到一半,自己心中都有种难以表达的心疼。

    他还深刻的记得洛长邪手术失败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脸色苍白如纸,不肯说一句话,而且对待他都是冰凉如水,不过作为医生,他自然了解。

    楚依依的手则是在桌子底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明明不想在乎,却每听到关于洛长邪自残的事儿就感觉自己一阵心疼,因为她很难想像那么一个骄傲的人会自残。

    她脸上的表情即便是很薄弱,叶离原也是看在眼里,慢慢的说:“他们家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找到我,让我给他催眠。不过如果你看到那样的洛长邪,你也会选择让他忘记你。

    我看到洛长邪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催眠。我催眠了有关你在他生命中半年的记忆。从此你就像没有经历过他生命中一样。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洛长邪,我估计现在都不会说这些话,因为你毕竟早已经和他没有关系。

    但是我封锁了他的记忆,却封锁不了他的感觉。你的靠近让他依旧变回原来的样子,痛苦的说不出来话。这也是我为什么今天来找你。”

    叶离原除了对病人说过那么多的话,大概就只有至亲好友,对待一个陌生人,这是第一次,因为他实在是看不下去洛长邪的那种痛苦了。

    为了想起楚依依,他几乎想要冒险来打开记忆。

    可是想起来了,换来的依旧是他痛苦。因为毕竟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回爱人的记忆。

    洛长邪就算和楚依依呆在一起,依旧是那种冰冷,没有很多话可以讲,或许楚依依能感觉到洛长邪的感觉。

    那种想要靠近,却不敢靠近,那种不敢靠近,却又拦不住自己内心的汹涌。洛长邪就是活得那么的辛苦,就是为了眼前的这个楚依依。

    楚依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然后什么都想不起来。

    和叶离原分开之后,她就感觉自己整个浑浑噩噩的。外面的天空是一片漆黑,她拒绝了叶离原的车送,自己打车回家。

    只是回到家里她都没有彻底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童倩看到她一脸不开心的样子,便拉着她询问:“刚刚那个男人是谁啊?想要追你?”

    “胡说什么呢!只是工作上的事情,我现在只想着安安,怎么会想到感情那事。”

    楚依依不想让童倩知道关于叶离原说得那些事情,她自己都不能好好的理一理,就不烦别人了。

    童倩听到她的回答有些失望:“唉!我还说如果是想追求你的,你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据我看,那个男人目测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家世背景好不好。”

    “别胡说,等下安安还真以为我要给他找爸爸呢!对了,吃饭了没有?”她急忙转移话题,不想再和童倩说那些话题。

    童倩的回答当然是吃了,不过看楚依依这回来得不早不迟的,便问:“你吃了没?要不再给你做点?”

    知道楚依依这段日子很累,所以没有打算让她自己动手做。

    楚依依摇摇头:“我不吃了。”

    她本来自己之前还有一点饥饿的感觉,可是现在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就觉得心口堵得有点闷,脑海里不断的闪出叶离原说洛长邪自残的画面。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一定很恐怖吧!

    他一定是很痛苦才会那样自残,可是楚依依又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么血腥的场面了。

    等童倩走了,楚依依把安安带着去睡觉,看到沉睡中的儿子,那种睡颜都和洛长邪如出一辙。

    洛长邪的基因是这么的强大。

    呆愣的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儿子,想着外面傍晚那个男人说得字字句句,他后面说得每一个字楚依依都清楚的记得,几乎可以倒背如流。

    还从不来不知道自己居然有那种过耳不忘的本事,只是她很清楚,因为那些事情是关于洛长邪的,她才会如此清楚的记得。她的脑海里很乱,不知道从哪里才能找到出口。

    她很清楚当年洛长邪是如何冰冷的伤害了她,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国外想要见他一面都没有机会。

    他的冷酷无情伤害了她,让她当年是撕心裂肺的痛。

    但是如果真的如那个男人所说,洛长邪做得那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本意,而是迫于无奈呢?

    她自己到最后会不会原谅洛长邪?

    这一个答案在她的心中一直围绕着,主要是这段时间洛长邪的行为让他有点感动、有点胆怯,但更多的是害怕,害怕再一次走上那条老路,害怕自己又一次被伤害。

    她更害怕自己答应了洛长邪,给了安安一个最美好未来的幻想,可是到最后却带着他走进了灰色的空间。

    这一切都不是她不敢去触碰的,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心痛的带着安安过日子,也不要胆颤心惊的和洛长邪复合。

    那个赌,她不敢赌,因为怕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