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章 及时的挽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3本章字数:3308字

    挂断电话,楚依依就看着洛长邪,他居然还很安静的品尝着咖啡。

    直接站起身,收拾着自己的包包,对洛长邪说:“我现在无法跟你谈公事了,我要去郊外影视基地一趟,齐遇乐有事要我去看一看。”

    楚依依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那些无谓的解释,只是自然而然的就说出来了。

    哪知道洛长邪也突然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西装。

    虽然还是昨天的那一身,但是昨晚楚依依有帮他脱去外套,所以上面完全没有出现皱痕,没有影响到洛长邪帅气的脸蛋和高贵的气质。

    他看了一眼楚依依说:“我也去。”

    “我去工作,你去做什么?”

    他不是应该很忙吗?难道他公司要倒闭了?他一个总裁所以才会这样无所事事的跟着她?

    洛长邪自然不知道她心中的腹诽,只是漫不经心的说着:“去看看。”说完就朝外面走去,倒是楚依依看着洛长邪有点咂舌。

    去看看?

    又不是他的公司,他怎么可以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完全就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有木有。

    不过她到最后还是没有说过洛长邪,因为洛长邪没有给她任何反击的能力,她刚上车,洛长邪就又在副驾驶上坐着了,一副你快点开车的样子。

    她无奈只得妥协,反正他去一次,正巧回来和自己谈合同。

    在剧组等着的齐遇乐看到楚依依的车开来,刚想说好好的和楚依依问好,就看到洛长邪紧随其后的从车上下来,而且上下打量着他,让齐遇乐浑身不舒服。

    可能是洛长邪的气场太大了。

    洛长邪没有说要在那边等着的意思,直接跟着楚依依走了过来。

    齐遇乐看着洛长邪一直跟着楚依依,心里不免的担心,当楚依依走进他的时候,他就忍不住的拉着楚依依往一边走去:“他怎么会来这里?”

    楚依依自然知道齐遇乐口中的“他”是谁,便微微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洛长邪,然后就说:“我说我要来基地,他就说他要来,赶都赶不走。”

    她说得很无奈,感觉今天的洛长邪特别黏人,是她以前都没有见到过的洛长邪,让楚依依不得不再度怀疑,是不是他真的烧坏了脑子。

    还是说他被烧得六亲不认,只想跟着她?

    齐遇乐知道洛长邪不是那种无所事事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跟着楚依依来剧组,心里不免有点多心:“你们难道是打算重新在一起?”

    齐遇乐知道,如果他们重新在一起,安安绝对会是最高兴的那一个。

    就怕他们真的是为了孩子重新复合,也怕楚依依还喜欢着洛长邪,今后楚依依也一定会再度难过。

    男人都是有了一次抛弃,就能够做出第二次。

    楚依依却觉得齐遇乐完全是多想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想着和洛长邪复合。

    直接摆摆手说:“怎么可能,我和他除了是合作关系,就没有其他的关系,更别说有什么复合的机会。”

    别人不知道她当初怎么过来的,难道齐遇乐还不知道吗?

    他是每天都伴随着她的痛苦中走过来的,他给她讲过很多笑话,就是让她苦闷的脸上能有一丝笑容。所以她不想再回到以前的那还总生活,那种让她流着眼泪,吃着苦水的日子。

    而正巧打算走进她身边的洛长邪,刚好听见楚依依说得那句话。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拳头,不过他双手插进了西裤口袋里,所以很难让人发觉他手上的动作。

    可是脸上却露出一抹让人心疼的苦笑。

    洛长邪即使听到那些话,他也无法直接反驳,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反驳的能力。睁着眼睛赤果果的看着楚依依跟齐遇乐站在一起,有说有笑,他们一边说着一边朝前面走去。

    而他的脚步就像是加重了铅,根本就移不动。

    眼神却至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楚依依的身上,他的目光有些心疼,有些伤。

    就因为楚依依那一句:我和他除了是合作关系,就没有其他的关系,更别说有什么复合的机会。

    就是那么一句,洛长邪就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不经打击,以前那个抗打击的洛长邪去哪里了?

    眼神一直目送着他们慢慢的离开自己的眼前,他们也不在乎后面的洛长邪是不是有跟随而来。

    而楚依依真的没有注意到洛长邪,一直和齐遇乐在说事情。

    更没有想到,让洛长邪停止脚步的是自己那句简单的澄清,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洛长邪会听见,只以为他还在离自己有点距离的地方。

    她没有回头看洛长邪,齐遇乐说要带她去看看影视基地。她自然是跟着齐遇乐就走了。

    只是她脸上的每一个笑容对于洛长邪来说都是那么的刺眼,有种让他感觉快要看不下去感觉,可是他却无法转身就走,而是带着自己心痛的感觉继续看下去。

    那种得不到也要好好的守护她,就是现在洛长邪的想法。

    过去的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为了一个女人会变成这样黏人,也从没有想到有一天他就算是心痛也想要陪伴在她身边,更没有想过自己即使是那么的心痛,那么的得不到,却没有想过要用非常手段去得到楚依依。

    如果是按照他以前的性格,只要自己看中的绝对不会任其自由,只要能够得到,不管对方的想法。

    当然那样的手段他没有用在女人身上过,因为他一直觉得女人都是麻烦的物种,而且她们见到他,就有种想要吃掉他的感觉,更让洛长邪感觉厌烦。

    但是面对楚依依他有想过用那样的方法,但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那么做。不然那时候得到的不是楚依依的心,而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他要的也不是一个躯壳。

    他离楚依依慢慢有点距离了,前面说些什么他也根本不知道,只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真好,什么时候他可以那样和楚依依说话就好了。

    就仅仅是说话而已,他奢求的不多、

    齐遇乐和楚依依停止了脚步,齐遇乐指了一下前面的场地:“我们大概就是这里使用得最多,不过到时候有吊威亚那些,如果合适你可以来探班的。”

    之前楚依依一直说好喜欢看那些明星吊威亚,感觉高大上。

    不过他之前都是在外地拍摄,很少到安平市拍摄,这会儿有机会就想着让楚依依来看看。

    楚依依现在对那些吊威亚没什么兴趣了,主要是现在她根本就没有多的精力和时间来探班,自己公司的事情都每天忙得她头昏眼花的。

    “我就不来了,你那么有名,你难道忘记之前我们就有过绯闻吗?如果我再来探班,不知道那些探班记者会怎么样的报道。”

    其实楚依依说得很随意,根本就没有把上次的事情当一回事儿。

    只不过齐遇乐脸上的笑容却慢慢的消失,还带着一点自责;“对不起,上次是我没有做好保护安全,不过下次我一定做好这些事情。”

    楚依依拍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们的样子:“别总是对不起对不起的说,说得好像你做了多大的事情而背叛我。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过如果童倩和安安来,你就帮忙照料一下,他们俩对这些事情也比较感兴趣。我主要是还有工作要忙,如果你等我忙完,估计电影都拍摄得差不多了。”

    她的脸上挂着一抹笑意,让齐遇乐郁闷的心情慢慢的开始好转。

    他刚刚就是太柔情了,才会让自己想到以前的事情。

    现在看到楚依依一脸放松的样子,比他都还要看得开,自己又何必拉着那件事情一直不放。楚依依说了她不在乎,反正被说两句也不会被掉肉。

    齐遇乐想通之后,同样用着微笑看着楚依依:“当然,他们来只要给我打个电话,我让人亲自去接他们,不过最近安安好吗?”

    “好着呢!整天上串下跳的让我都对他头疼了,你说他不对吧!他一句话就反驳得让人无语,发现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她真的觉得有时候儿子太聪明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安安一向都是聪明的孩子,所以你这当妈/的就辛苦一点了。”凭着良心说话,齐遇乐也觉得安安实在跟洛长邪太像了,说不定以后和洛长邪一样是一个商业奇才。

    “唉!只要他好一切都好。”楚依依虽然微微的叹着气,但是心里却是很甜蜜。

    想着自己的儿子,脸上就不由得挂上了笑容

    不过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靠近楚依依。

    因为这个影视基地的一部分区域还在进行维修,而齐遇乐带着楚依依来的地方就正巧在修建,到处都堆放了好多的脚手架,结果上面就一个没有稳住,掉下来了一根钢筋。

    楚依依根本就不知道,而不远处一直看着楚依依的洛长邪却注意到了。他心脏一抽,眉头紧促,没有一点犹豫直接冲到楚依依的面前,用力一推救下了楚依依。

    说时迟,那时快。如果他真的再晚一步,现在大概就是楚依依受伤了。而且他几乎是爆发洪荒之力,相隔那么远,几乎都觉得他是不可能跑过来救下楚依依的。

    可他却成功救下了楚依依,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幸运的逃离危险地带,那个钢筋最后狠狠的砸在了洛长邪的身上。

    楚依依本来还觉得自己好好讲着话,洛长邪怎么会突然跑过来推开自己。

    而当她急忙站起身的时候,看着周边的一场混乱,楼上的工人们都纷纷从上面跑了下来。

    齐遇乐拉着楚依依,担心的问着:“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楚依依摇摇头,洛长邪突然的推开,把她吓了一大跳,一时都没有缓过神来。

    看了一下周边打电话的人,都在说120,或者抢救什么的,她的脑海里一片混乱,还有点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