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章 曾经的过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4本章字数:3143字

    楚依依不断的深呼吸,勉强自己镇定下来,然后看着齐遇乐:“你去参加那个活动吧!我这边没有事情,我不会怎么样,而且这不是还有安安他们陪伴我吗?”

    齐遇乐看了一下她身边的安安和童倩,犹豫了一下,便点点头答应:“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就在本市参加活动而已。”

    “嗯,知道了,我一定会到,你就去安心的上班吧!如果洛长邪醒来了我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楚依依脸上带着勉强的微笑,现在她的状态比上午来的时候要好得多了。

    齐遇乐点点头说:“好,那我就先走了。再见安安,童倩。”

    “再见。”

    “再见,齐叔叔。”安安和童倩不约而同的对着他说再见。

    随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便抬步离去。

    楚依依目送走齐遇乐,便继续看着手术室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熄灭。

    这是一场意外,发生得太过于突然,大家都毫无准备。

    而她没有理由拉着齐遇乐陪着自己一起等待洛长邪的手术时间。而且齐遇乐和洛长邪也根本没有关系。

    洛长邪是因为就她才会躺在这里,她才应该好好的守护着洛长邪。

    她的眼神一直看着里面,有种望眼欲穿的敢觉,似乎如果洛长邪再不出来,她就要操着兵器杀进去的感觉。

    安安温暖的小手握着她,一个肯定的眼神告诉她爸爸会没有事情的。让她的心中莫名的找到一股温暖的感觉,让自己慢慢的变得心安。

    大概在齐遇乐走了半个多小时后,一直守在手术室外头的楚依依中看到抢救室那三个字的等熄灭掉了。她带着不安和期待的心旱灾门口。

    告诉自己不要太紧张,不要自己吓自己。反正马上医生就出来,所有的事情都会知道了。

    站在门口等待医生出来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却让她感觉是等了好几个小时,她不断呼吸,不断自我调节,重重的叹着气:“没事儿,没事儿。”

    看到医生出来的那一刻,她没有一点停留的时间,急忙拉着医生询问:“请问一下,他还好吗?”

    她感觉自己问出口就有种后悔和害怕的感觉,后悔自己不该问,害怕自己听到不该听的话。

    医生自然能看出她眼神里的担心,摘下口罩,给了楚依依一个笑容:“你不要那么担心,病人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只需要好生的静养和休息就好。”

    洛长邪悲伤的伤口被划破得有点严重,而且还残留了很多锈迹,他们处理起来才有点慢。还检查到头上有被砸伤,因为触及头部,所以检查得比较仔细。

    好在头上没有什么大概,只是轻微的挂上就是。

    所以后面处理完背上的伤口,检查了洛长邪的血脉跳动,一切都还正常。

    楚依依终于听到让自己心情愉快的话,虽然之前齐遇乐说过一样的话,但是跟现在的感觉不一样。

    医生说得话,那就是定心丸,让她不会再多想。

    心中那口紧张的气,也终于被自己叹息而出。

    看着洛长邪被推出来,脸色比进医院的时候脸色都还要苍白,闭着双眼,安静的躺在推车上。

    她上去拉着洛长邪的手,有些冰冷,同样没有血色。还是第一次见到洛长邪这样,让她心里很是害怕,不过刚刚医生的话就是给她打了一阵镇定剂,让她心里舒坦许多了。

    倒是一边的童倩拉着她说:“你被那么紧张兮兮的,等一下安安还要跟着你瞎紧张。”

    楚依依点点头看着一边的安安一样看着洛长邪,眼里还泛着泪水,只不过他比楚依依想象中还要坚强,没有哭泣出来。

    随着护士推着洛长邪朝病房里面走去,楚依依她们也跟随而去。

    等洛长邪转移到的病房里,楚依依才算是彻底松下那口气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七点钟了,才回过头看着童倩说:“你带安安去吃饭吧!晚上就麻烦你帮我带他去睡觉,明早送一下。”

    童倩看了一眼现在洛家的人都没有来,洛长邪一个人在医院,楚依依的确是不太放心。

    “嗯,好。但是你也要叫医院的饭,中午你也没怎么吃,晚上多多少少一定要吃一点。不然洛长邪在钢筋下面救了你,却让你在这里陪着他累垮了身体,估计也不是他想要见到的吧!”

    “嗯,我会的。”她中午没有好好的吃东西,可是到现在她还是感觉不到一点饥饿感。

    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洛长邪的身上,哪里还想着吃饭。

    她蹲下/身/子安抚着安安说:“宝贝,你和阿姨一起回去吃饭,妈妈要在这里看着爸爸。晚上听阿姨的话,好好的睡觉。好吗?”

    安安点点头说:“是不是爸爸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

    “嗯,爸爸没有事情了。只需要好好的休息。”楚依依脸上挂着笑容,想让安安完全可以放心。

    安安也总算点头了:“好,那妈妈再见。如果爸爸醒了你要给我一下哦!”

    “嗯。一定的,宝贝,再见吧!”看着童倩和安安离开了病房,她才回过身看着床/上的洛长邪。

    而在医院里呆了这么久,可是洛家的人一个都没有来。不是中午的时候洛晨风就已经知道了吗?为什么现在还不来看望洛长邪。

    她心中很好奇。

    毕竟洛长邪在洛家的地位还是比较高的,而且还是公司的主事者,没有洛长邪洛氏集团就很有可能大不如从前,可是他们却都没有来看望洛长邪。

    她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拿出电话给那边的洛晨风打了一个电话,想要问他通知了洛家人没有,是不是洛家的其他人都不知道洛长邪发生了意外。

    只是电话打了好几通都没有被人接起,后面就是彻底打不通了。

    她不知道洛晨风玩儿什么把戏,只是好把电话挂断。

    想到之前童倩安慰的话,她还是点了一份外卖。她也觉得如果洛长邪还没有醒来,而自己就已经累垮在病房,那就是完全浪费了洛长邪那么用心的营救她。

    只是当外卖送来的时候,她简单的吃了几口依旧觉得有点勉强。

    那种食之无味的感觉都比现在还要好,现在她吃着饭菜完全感觉是苦涩的,苦涩到她根本就吃不下去。

    看了一眼床/上依旧一动不动的男人,她最后决定还是放下自己的筷子,看着洛长邪。

    洛长邪被打了麻醉药,一直都在沉睡中,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有多久没有这样认真的看过洛长邪了。

    昨天晚上他虽然发着高烧睡在她家里,但是也没有现在这样仔细的看着。

    他的容颜在这三年来就没有一点变化,仿佛岁月不曾从他的人生中走过。别人过得是天天月月,他过得是白天与黑夜,不会有今天明天的说法。

    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抚/摸上洛长邪的脸蛋,她好久都没有这样摸过洛长邪了。上次的触/摸感觉还是在三年前没有离婚的时候,那时候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摸着他的脸蛋。

    随意在他的怀里撒娇着,对着他说自己是有多么的幸福,对着他说自己是有多么的快乐。

    即使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没有忘记那种感觉,受伤传来的那种熟悉,还是能让她的心中泛起涟漪。他脸上的棱角分明,每一处的细节都是当年楚依依很熟悉的。

    就算是闭着双眼,她也能摸出哪一个是洛长邪的脸。

    那时候的她还跟洛长邪开玩笑说,如果有一天她成为瞎子,也不会把洛长邪给搞丢。因为她能知道哪一个是洛长邪,也清楚的记得当时洛长邪说,不用你把我搞丢,因为我会牵着你的手看遍整个世界。

    她们之间的整个世界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她想到曾经的洛长邪和自己牵手走到校园里,他们的身边走过多少对情侣,但是没有一对能够做到洛长邪和她一样腻歪。

    那时候的她明明感受到了洛长邪浓浓的爱意,为什么到最后他们之间会分手。

    她还记得在江边的时候,洛长邪给她说要永远的爱她,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她哭泣的点点头说自己现在就已经很幸福了。

    洛长邪劝她不要哭泣,说如果哭泣就是最丑的女人,而且怀着宝贝不应该哭泣。

    那时候的她还真的听了洛长邪的话,选择不哭。

    只是后面她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让她把眼泪留到后面去哭泣。拿到离婚协议书的那晚,她哭得撕心裂肺,早就忘记肚子里还有安安的存在。

    离婚之后她也没有好过依旧哭得死去活来。好在后面有妈妈/的陪伴,有齐遇乐和童倩的安慰,又生活在异国风情之下,她慢慢的走出了那段伤心的感情。

    而她心中的那段伤去却不能去触/碰,成为她内心最深处的伤痕。

    楚依依不知道为什么洛长邪现在要救自己,但现在的她对洛长邪的确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因为昨晚照顾洛长邪就没有睡好,今夜有一直守着洛长邪,一直未眠。就静静的看着洛长邪的侧颜,困意慢慢的袭来。

    随着时间的溜走,双眼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慢慢的趴在洛长邪的身边睡了过去。

    闻着属于洛长邪的气息,她就算是很不舒服的趴在他的身边睡觉,她一样感觉莫名的心安。

    一觉感觉睡了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