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章 怀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4本章字数:3034字

    听到他的话,洛长邪心里算是有点安慰,毕竟这几天没有见楚依依再来看自己,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现在知道她是因为繁忙而没有来看自己,总算让自己心里平衡许多了。

    不过想到一个女人这么拼命的上班,连孩子都不顾,是有多么的忙碌?

    “你/妈妈在忙些什么?”突然他想要知道关于楚依依的一切,这三年他所忘记的时间里,楚依依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是外公的身体不好,妈妈才会接下很多的事情忙碌。”安安只是无意间听过关于外公生病,妈妈就要努力上班的事情,具体的他还真的不懂。

    毕竟那是公司的事情,他一个小孩子自然不懂那些事情了。

    洛长邪点点头,没有继续说话。想到楚依依一个女人挑起那么重的担子,应该是很辛苦吧!

    想到她那瘦弱的身子,每天忙碌的穿梭在各种会议之中,还要处理各种各样的杂事儿。那种滋味他是能体会到的,不过他是男人,倒是还能扛住。

    想不到楚依依居然还有那么能干的能力,真让他刮目相看。

    洛长邪看着安安继续说着:“你/妈妈是不是经常这样?以前也是吗?”

    “不是,回国之后才是,以前妈妈很多时候都是照顾我,回来了以后这边就没有外公帮忙,所以妈妈才会变得很忙碌。”

    安安也很想念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妈妈有很多的时间陪伴自己。

    “那你知道你/妈妈那时候没有爸爸,是怎么过的日子吗?”洛长邪问完之后,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与好奇。

    对于之前的楚依依安安倒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之前有听童倩阿姨说过,不是专门说给他听的,而是她们说话,自己听到的。她们都把他当小孩子,才会那么毫无顾忌的说。

    “我不知道妈妈过得算不算好,但是听阿姨讲过妈妈常常哭,就是怀着我的时候。不过后来生下我之后,她就慢慢的变得好多了。

    还说以前妈妈/的成绩虽然也不算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努力上进。最让我好奇的是,妈妈总是在等我睡着之后就起床看着外面的夜空,我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因为有时候外面连一颗星星都没有,而且有时候还非常的冷,可是妈妈就是要站在外面。

    还有外婆让她给我找新爸爸,妈妈也不愿意。我还看到妈妈有时候看到一个东西就在哭泣,吃到某些食物也是呆愣好久。

    上班之后就更加努力了。”

    安安说得真的很简单,就是楚依依的一些日常生活,但是却让洛长邪听得有些心疼得厉害。

    洛长邪一时有点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自己的缩小版安安。那干净的笑容似乎就如楚依依一般。他脸上从来没有挂上这样的笑容,安安似乎就是把他和楚依依最美好的东西给继承了。

    特别是那双眼睛,虽然外观和自己的很相似,但是那眼眸里的清澈,只有楚依依的脸上才能看到。

    看着安安的小嘴巴张张合合,一时失神。

    是在为楚依依感到悲哀还是在为她们曾经的生活感到心痛,凡在就是一直说不出来话而已。就一直看着他。

    安安见到洛长邪一直看着自己,而且没有说一句话,他的问题也没有回答,很好奇的问着爸爸:“爸爸,你怎么了?我的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洛长邪看着他,嘴角上挂着一丝强颜欢笑,毕竟对待安安他还是想要缓和一点,不能让孩子感觉到什么一样的事情。

    “那你怎么不说话?”安安说完又上前两步,直接拉着洛长邪的大手。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在这寒冷的冬天,安安的小手上传来的温度。很柔软,很细嫩,属于孩子的温度和肌肤。

    看着自己的那只手,他嘴角轻轻的笑着说:“没有,我只是觉得以前的妈妈是很辛苦,我在想你们以前一起的生活而已。”

    安安只当是爸爸关心自己,握着洛长邪的手更加紧,不愿意放开。洛长邪知道知道小孩子的那点心思,没有多想反握着安安的手。

    看着爸爸的手握着自己,安安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然后看着父亲说着:“爸爸,我知道你一定会在乎妈妈/的,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我知道有一天你会回到我们身边的。”

    小孩子的话其实很多时候只要听一听就好,但是洛长邪就听进去了。更加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回到她们母子的身边,那种妻儿伴随在身边的日子更加让他满足。

    洛长邪点点头,没有说话。但是安安却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直接抱着洛长邪的手臂。

    不过他倒是没有因为自己兴奋过头就忘记时间了,他放开洛长邪的手说:“爸爸,我要走咯。我已经来这里好一会儿了。”

    看到安安放在自己的手,那种温暖的感觉就消失不见了,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还是点点头说:“好。”

    “我下次还会再来看你的,爸爸!”楚依依说完就背上自己的小书包走出来病房。

    安安的离去对于洛长邪来说就感觉有种做梦的感觉,似乎刚刚安安从来就没有来过。短短两分钟的离别之后,一切都变得好安静。

    瞬间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让他又感觉无所事事,继续沉思之前的事情。

    而安安背着小书包偷偷从病房里流出来,看到还坐在凉椅上的童倩大声的叫到说:“童倩阿姨,我们走吧!”

    童倩见到安安出来了,便放下手机,牵着安安的手离开了。

    而安安进去了多久病房,洛家二老就站在走廊尽头有多久。安安和他们还不认识,所以再一次擦肩而过,只是这一次他们没有直接看着安安,所以童倩倒是没有注意到他们。

    拉着安安的小手直接走到电梯里,然后慢慢的说着:“现在高兴了吗?”

    接下来的话,他们没有听见小孩子怎么回答的,因为就在安安思考片刻的时候,电梯门已经慢慢的关上了。

    只是他们看着电梯关闭的门,安静的沉思着。

    他们看到安安走进病房一直呆了半个多小时才慢慢的从里面出来。如果说孩子长得像洛长邪是一种偶然,那么他来看洛长邪就绝非是偶然。

    而且洛长邪却没有把孩子赶出来,看来是和孩子的关系还比较融洽。

    “老头子你怎么看?”洛老太太其实心里已经很清楚孩子百分之九十有可能是长邪的,只是:“你觉得孩子的妈妈应该是谁?”

    “能有谁,三年多以前那时候长邪正巧和楚依依在一起,为了那个女人什么都不顾,所以不可能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而这个小孩子看着正巧也是三岁多一点,这一切不是巧合,难道你还猜不出来吗?”

    老爷子也是刚刚才想到的,毕竟刚刚带着安安离开的那个女人和楚依依看着年龄都差不多,比洛长邪都要小好几岁。

    而且安安叫她阿姨,说不定就是楚依依让她帮忙带一下孩子,刚刚那个女人说不定就是楚依依的朋友。

    “所以,那个孩子是楚依依的?”老太太有点惊讶不已,“但是我们要怎么证实?”

    洛老爷子想了想:“直接打电话问一下晨风,当初他不是对楚依依的事情很清楚吗?一定会知道孩子的事情。”

    洛老太太也赞同他的说话,直接给洛晨风打电话过去,那边洛晨风如从前一般嘴甜,但是现在他们一心关心着孩子的事情,就草草的敷衍了一下,直奔主题。

    “晨风,就是想问你当初你小叔叔和那个楚依依在一起有多久?”洛老爷子说话气势依旧存在,让那边的洛晨风明显感觉有事情让他们知道似的。

    急忙转正色说:“他们在一起有半年的时间,怎么了吗?”

    那边的老爷子没有回答洛晨风的问题,而是直接说着:“楚依依是不是怀着你小叔叔的孩子?还为他生下孩子?”

    洛晨风心里一惊,没有想到老爷子她们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心里有点慌张,但如果自己不说实话,那边的老爷子只会继续追问的。

    “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年楚依依和小叔叔离婚之后,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在安平市消失整整三年,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所以生没生孩子,我不知道。”

    老爷子在洛晨风哪里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随便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老太太急忙的问:“怎么样?”

    “晨风说他都不是很清楚,因为楚依依消失过三年,不知道孩子是不是洛长邪的,也不知道孩子的母亲是不是楚依依。”

    “既然问不到结果我们就自己调查,我就不相信调查不出来。我就不信查不出孩子是不是长邪的。

    就算孩子是长邪和楚依依的,我们依旧不能让那个女人进我们洛家大门,我们只需要把孩子抢过来就好。”

    老太太心狠起来比老爷子都还要心狠。